取暖06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六章

是谁杀死那孩子

秦七、黄九本来力敌项氏夫妇,已渐感不支,加上湛若飞,更是落尽下风。项笑影以疾节奏速度攻守的飘逸“氓山剑法”配合茹小意曼妙的身姿剑影,湛若飞的潇洒剑法,三人如同在音乐旋律之中,剑器交击声响处三条人影袅动,风姿百生、逼得黄九秦七缓不过一口气来。

湛若飞心中却想:现在虽然如琴瑟相和般的美好,但小意还是属她丈夫的,只要一杀了这两人,她就不再理会我了……他年少时一直倾慕小意师妹,小意一颦一笑,都留给他莫大的眷念,但是,师父师母却贪慕项忠的权势地位,把小意嫁作他人妇,无法向他表达罢了……所以他学成剑后,发誓要找到她,但项家己败落,满门遭锦衣卫杀戮,项氏夫妇也己失踪……他浪迹江湖,这许多年,一直企盼着上苍见怜,愿小意平安无事,他能有日见着她。从此两人过神仙也似的生活……却在数日前,终于在荒道上,天可怜见,让他遇到了小意。可是,小意不睬他,装得和他素不相识,开始他还以为小意师妹因项笑影前不好表达,所以厚着脸皮跟踪,一道行走……但是到今日这一战,他才知道,过去点点绮丽甜梦,往后种种凄伤孤影,他真希望这一战永远没完。

茹小意心中,却有些急,有些不安,她年少的时候,不是对师哥这般无情的,嫁去项家前,也确有几番舍不得的情丝暗明,但待嫁入项家,知道项笑影忠厚殷实,志节清奇,对她又好,她心中早已把曾系念寸肠的师哥忘却……尤其在这她与夫君天涯落难之际两人在一起,也不知尽历多少苦难,那些躲避追杀的黑夜心身相贴,还有自己所宠爱的孩子小石头……教她怎么可能再对湛师兄稍假颜色?……而他刚才大呼小叫自己做师妹,夫君不知听到了没有?若是听到了,会不会教他对自己生了疑心?……想到这里,她更心乱得可以。杀了这两人后,真不知怎样应付这三个人的场面。

茹小意很心乱,项笑影的心何尝不乱?他听闻那书生这般哀凄地唤他的妻,他一切都明了,但心中总想着:不会的吧,小意一直对自己这么好……但看湛若飞如此情痴,决计是假不了的,如果那书生真是无赖,小意又干吗向自己隐瞒?……听他们叫唤,便是相识在自己之前,是师兄妹了,他想想自己微凸的肚子,而今落魄江湖的身世,只是拖小意受苦了,而那姓湛的书生又如此情痴……他多想告诉小意,叫她不要顾虑自己,将小石头留给他吧,父子俩相依为命,小意要跟谁。就跟谁好了……可是当他想到小意如果选择离他而去时。心里就一阵痛楚,招式也变得没气力了,他忍不住瞥向茹小意,小意不敢看他,却看见湛若飞因为觉得是最后一次合壁联手了,所以他痴痴的看着小意,三人各有所思,秦七、黄九对视一眼,骤然双钩联手,全力攻向茹小意!

茹小意在羞涩愧乱中,不及招架,湛若飞、项笑影自是大惊,连忙抢身代为档架,但两人见着一齐急出手,又有些不自然起来。

这霎息间,黄九、秦七一往外走,一朝内闯!

黄九大叫道:“扯呼——”

秦七却叫道:“萧——”

她是冲向庙内,直扑那两个小孩,李布衣大喝一声:“不能放虎归山!这两人是内厂高手,若返回京城,项氏夫妇等胆敢杀禁军,不知会招来多少麻烦,还有不知多少无辜的人要受牵连!”

湛若飞、项笑影、茹小意三人俱是一怔。

李布衣飘起,身形如一面急旗,刷地截住黄九去路。

黄九猛遏身形,再朝侧扑去,湛、项、茹二柄剑,己一齐刺进了他的后心。

同时间。秦七五指一钩,尚未触及石头,泰伯一双掌,陡地劈在秦七天灵盖上!

秦七因不料及空着一直未出手老得似已挺不直腰的老人家,竟会是“鹰爪门”中的好手,因情急要抓住石头儿当人质,一招间便给泰伯劈倒。

湛、项、茹一起出手刺倒了黄九,便要赶来救石头儿,项笑影和茹小意护子心切,更是焦急,但一回身瞥见“泰伯”一抓震死秦七,整个人都似钉子给打到墙里去,嵌住不动了。

石头儿在他另一支手掌下。

湛若飞也没料到“泰伯”竟谙武功,但他对“泰伯”并不似项氏夫妇那么熟悉,所以反而没那么吃惊,他扑到半途,见秦六已死。便陡地降下,暮想起战斗已然过去,心中惆怅了起来。

就在“泰伯”出手击毙秦七的刹那.石头儿和阿珠,忽然失去控制一般,骤离“泰怕”,撞向湛若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