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绝色才女陷身魔窟终成英雄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十一章

绝色才女陷身魔窟终成英雄

一辆黑牌汽车开到了上海极司菲尔路,停在76号的这座花园洋房大门前。这座房子表面上看上去是那样平静:没有军警把门,没有长枪警戒。然而,这就是整个上海,甚至国民党军统、中统也谈闻色变,望而生畏的汪伪特工总部——76号魔窟!

车门打开,走出来的是当时被称为文坛“四大才女”之一的女作家、诗人关露。她乘坐的汽车刚停在76号大门前,76号的大门徐徐为她打开。此后,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关露成了76号的常客,能自由出入让人望而却步的地方,而且还和汪伪特务头子李士群混得很熟。那么,这个关露到底扮演的是个什么角色?她为什么要经常出入于魔窟之中呢?

少年坎坷性格叛逆

关露,原名胡寿楣,又名胡楣,笔名关露、芳君、梦茵等。原籍河北宣化县,1907年7月14日出生于山西右玉县。她的父亲是个举人,在山西当个七品芝麻官,自命为“上流人物”,有些专横跋扈。母亲早年受过新式教育,具有强烈的女性独立意识,因不愿屈从专制的丈夫而引起了彼此之间无休止的争吵。母亲以自身的痛苦经历常常教育年幼的关露:“一个女人一定要能够自谋生活,学点本领,否则将一辈子受气,难以抬头做人。”

关露8岁时,父亲在山西做官的地方患上了中风偏瘫,死在卸任返回太原的途中。母亲靠典当父亲生前衣物并拿出关露和她妹妹胡绣枫的压岁钱凑数,才勉强安葬了父亲。此时,家中一贫如洗。家里除了关露,还有一个比她小的妹妹胡绣枫,母亲靠绣花和替衙门抄写公文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后来,在父亲生前同事的帮助下,母亲去了两所小学校教书,家中的生活才稍稍安定。但是,繁忙的工作和沉重的生活负担,压得母亲喘不过气来,母亲心力交瘁,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在同事常老师的建议下,母亲变卖所有家当,带着全家到了常老师的老家长沙乡下,买了一块稻田出租,租了一座有菜园的房子,过上了平稳的生活。在母亲的教育和熏陶下,关露阅读了“四书”、“五经”和大量古诗词,打下了较深的文字功义底。为她以后喜欢上文学,奠定了基础。

关露15岁时母亲病亡,原本破落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不得已,关露与妹妹胡绣枫到南京跟外祖母和二姨母生活。二姨母也是早年丧夫,又无子女,是个孤苦无依的人,没有固定职业,只能依靠祖上分下来的几间旧屋,除自住外,拿两间出租,每月收几元房租,再加上给鞋店绣花,取得微薄的收入勉强维持四个人的生活。那时候,外祖母和二姨母的思想都很封建,建议关露找个家道富裕的丈夫,早点结婚,过一辈子幸福生活。加上关露长得白净漂亮,又有知识有学问,气质风度显得分外高雅不俗、文雅可爱。提亲的做媒的人络绎不绝,但是,不管谁提亲,关露都不动心,一概拒绝。

关露谨记母亲的教导:女人要读书,要独立。她孜孜不倦地求学,到处寻师访友,曾到青年会去补习英文,又通过朋友的介绍认识当时名画家梁公约先生,由于梁公约的帮助,曾免费进入南京美术专门学校学习。

有一次,关露大姨母的儿子,为关露介绍了一个北京银行的经理,关露也是一口回绝。关露的“不通情理”惹恼了外婆和二姨母,表哥也十分生气恼火,觉得关露不识抬举不懂人事!于是外婆、大姨母他们决定强制关露与这个北京银行经理结婚。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面对那么多要用封建包办婚姻枷锁捆绑她的人,面对那么强大的封建礼教的“爱心”,关露要想掌握自己,掌握未来,便只有逃跑!只有逃婚!于是,她背着家人来到上海闯世界。

在上海,一个偶然的机会,关露经人介绍认识了进步人士刘道衡。

刘道衡早年加入过“中国同盟会”,积极参加辛亥革命,与孙中山关系很好。刘道衡的哥哥被军阀杀害后,蒋介石给刘道衡官做,他拒绝了蒋介石的施舍。看到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完全背离了孙中山的革命精神,生性耿直的刘道衡对国民党的态度从期望到失望,再从失望转到绝望,于是断然脱离国民党,携妻带女,隐居上海。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刘道衡从朋友那里借贷500元大洋,在交易所开了户头,靠炒股维持生计。刘道衡生活虽然并不富裕,但是一直喜欢接近和帮助青年人。他知道关露的家庭变故,得知她要远走去河北怀安谋事做后,便动了恻隐之心。刘道衡告诉关露,北方正在交火,兵荒马乱,一个女孩子家独身去千里之外的陌生异乡求职,这一路上的安危,难以预料的。于是,刘道衡和妻子阎佩芬商量,全力资助关露进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