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遇袭遭俘虏 (2)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十七章遇袭遭俘虏

(2)

说话的是铁肩“那本是昔年武当弟子去面壁思过的地方现在他们的门规已不如昔日严厉那地方已有很久没有人去过这次你实在是运气。”

运气?见鬼的运气!

“但是你也不能完全感激运气带我们到那里去找你的总是木真人。”

这位少林高僧说得很含蓄意思却很明显。

他显然已不再怀疑木道人就是老刀把子否则他为什么要带我们去救你?”

别人的想法当然也一样这道理本就和“一加一等于二”同样简单。

所以木道人就变成了木真人。

但是陆小凤心里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木道人若杀了他灭口大家就算找不出证据心里也必定难免怀疑。

但是现在他救了陆小凤。

那不但证明他绝不是老刀把子而且还可以换得大家对他的感激和尊敬。

陆小凤只有承认这的确是他平生所知道的最狡黠缜密的计划木道人的确是他平生所遇见过的最可怕的对手。

这件事无疑也是他平生最大的挫折现在他已只有认输。

他心里虽然很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却不能说出来因为他就算说出来也没有人会相信。

他只问过一句话:“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已遇险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知道你绝不会无缘无故失踪的我们又在武当后山一个险坡下找到了那辆马车车上还留着你一件外衣衣襟已被撕破上面还有在泥土上挣扎过的痕迹。”

这几点已足够证明他已有了危险所以他连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暮色渐临外面忽然响起了清悦的钟声。

“今天是木真人正式即位的大典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去道贺的。”

看着一个本该受到惩罚的人反而获得了荣耀和权力中这种事当然不会让人觉得很好受的。

但他却还是不能不去。

他不愿逃避。

他要让木道人知道这次挫败的经验虽惨痛却并没有将他击倒。

就算他已非认输那里认输。

窗外风吹竹叶夜色忽然间就已笼罩大地。

大殿里灯火辉煌。

戴着紫金冠佩着七星剑的木真人在灯光下看来更显得尊严高贵。

昔日那游戏风尘落拓不羁的木道人根本已不存在了。

此刻站在这里的是武当的第十四代掌门教主木真人是绝不容任何人轻慢的。

陆小凤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然后他就整肃衣冠大步走上去长揖到地:“恭喜道长荣登大位陆小凤特来贺喜。”

木真人微笑扶住了他的臂道:“陆大侠千万不可多礼。”

陆小凤也在微笑道:“道长历尽艰难终于如愿以偿陆小凤却还是陆小凤不是陆大侠。”

他的态度虽恭谨客气言词中却带着尖针般的讥刺。

尤其是“如愿以偿”四个宇。

他忍不住还是要木真人知道他虽然败了却不是呆子

木真人道:“既然陆小凤还是陆小凤老道士也依旧还是老道士所以我们还是朋友是不是?”

他虽然在笑目光中也露出了尖针般的锋芒。

陆小凤忽然觉得有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从他手上传了过来。

就在这一瞬间尊贵荣华的武当掌门也不存在了又已变成了阴鸳高傲雄才大略的一代枭雄老刀把子仿佛故意要告诉陆小凤“我就算让你知道我是谁又何妨?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他双手扶在陆小凤肩肘间上托之势忽然变成了下压之力。

这一压很可能造成两种结果—双臂的骨头被压断或者是被压得跪下去。

陆小凤宁可断一百根骨头也不会在这个人面前下跪的。

幸好他的骨头也没有断他的两臂上也早已贯注了真力。

以力抗力力弱者败这其间已绝无取巧退让的余地。

制敌取胜的武功也有很多种有的以“气”胜有的以“力’胜有的以“势”胜有的以“巧”胜陆小凤的武功机变跳脱不可捉摸本来是属于最后一种。

可是现在他的真力已就正如箭在弦上人在虎背再想撤回已来不及了。

因为对方的力量实在太强他的真力一撤就难免要被压得粉身碎骨。

“卜”的一响他站着的石板已被压碎脸上也已沁出豆大的汗珠。

站在他们附近的人脸色已变却只有眼睁睁的看着。

两个人的力量已如针锋相对若有第三者插入力量只要有一点偏差就可能害了他们其中一个人也可能被他们反激的力量摧毁。

谁也不敢冒这种险。

其实陆小凤也不必冒这种险的在木真人力量将未的那一瞬间他已感觉到本来还有机会从容撤退。

可是他已退了一次他不愿再退。

现在他只觉呼吸渐重心跳加快甚至连眼珠都似已渐渐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