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一个开始的结束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又一块石头破空飞来,砸中一名士兵的额头。他惨呼一声,捂着脑袋躺倒在地。身边的几名同伴一下都迟疑地在距离司马懿几步的位置停下来。

“还愣着干什么?”杨修大怒,“他就一个人,石头就那么多!你们这么多人一拥而上,一刀就解决了。”

士兵们却没有继续向前,都看着张绣。这种有生命危险的事,只有他们的主官才有权让他们去做。这时司马懿在地上勉强抬起头,满是嘲讽地说道:

“张将军,你看人的眼光实在差劲。”

原本要开口下令的张绣听到这句话,一下子呆在了那里。他一手放在腰间,一手捋着胡须,眼神在杨修和司马懿之间游移不定。

这一句话直接击中了张绣最心虚的地方。曹操已经对他起了杀心,贾诩一直在利用他,那么眼前这个自称汉室的杨修,又凭什么可以完全信任呢?

他让自己杀司马懿,万一这又是一个阴谋呢?张绣已经对自己的判断失去了信心。

听杨修和那个看不见的人的对谈,好像这是一次汉室的内讧,那张绣就更不敢轻易参与了。他思考了半天,决定保持沉默。

杨修见张绣没动静,勃然大怒。他苦心拉拢了张绣这么久,想不到却被司马懿一句话给破坏了,这让杨修的怒意达到了巅峰。他提起长剑,转动身体挪了几步,朝着司马懿刺去。

他判断出了徐福的大致位置。从这个角度,徐福的石子弹不到剑刃,只能打到杨修的脊背。也就是说,除非徐福杀了杨修,否则不可能阻止他杀司马懿。

又是一声破空,石子的去势却略微偏了偏,砸中了杨修的右肩。杨修身形一晃,忍住剧痛一咬牙,剑已经刺了下去。司马懿情急之下脖颈急转,堪堪避过要害,但锋利的剑尖却把脖子侧面抹出一道伤口,血流如注。

司马懿疼得大叫了一声,身子弓起来。杨修在激动中没看清楚,以为已经得手,提起长剑呵呵大笑起来。周围的士兵都松了一口气,至少他们不必被逼着动手了。远远地,夜风中送来徐福一声长长的叹息。

张绣目睹了这一幕,脸上露出些许忧虑。杨修的表现不太正常,说好听点是过于亢奋,说难听点是快疯了。事实上,张绣从来没喜欢过这个一次又一次锋芒毕露又喜欢豪赌的家伙,他在西凉军中见过许多赌徒,都是胆大妄为之辈,结局无一例外都很悲惨。

张绣正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突然耳朵动了一下。一个熟悉的声音敲击着耳膜:这是马蹄的声音,只有一骑,由远及近,正高速朝这边冲来。

这个速度表明,骑手不是路过或者巡游的斥候,而是有着明确的目的。

是曹公的信使,还是袁绍发现了我军的行踪?张绣不确定,但他立刻下达了警戒的命令。杨修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也转头望去。

此时云彩已经散开,视野可以扩展到很远。他们看到一个身穿上玄下赤、头戴冕冠的人拼命抽打着坐骑,向着这边飞奔。张绣和杨修同时倒吸一口气,他们都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弓兵们看到有人接近,纷纷举起手里的弓箭瞄准;步兵也拿起长短戟,随时准备投掷。张绣和杨修同时大叫:“住手!”听到命令,士兵们放下武器,让开一条路。刘平毫无阻碍地到了他们面前,翻身下马。杨修迎了上去,刘平却推开他,扑上去将司马懿半抱起来。他伸手一摸,发现司马懿的脖颈处一片血红,肩膀一颤。

杨修走过去,把手按在刘平肩上。刘平猛然抬头,眼里爆出极重的杀机,让杨修不寒而栗。

“是谁杀了他?!”刘平厉声问道。

“陛下,此事……”

“我问,是谁杀了他?!”刘平的声音好似重锤,每一下都砸得杨修面如土色。刘平忽然看到杨修手里还沾着血迹的剑,不由得死死瞪着他,那目光像一支带着倒刺的箭,要钩出血肉来。

杨修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陛下,此事说来复杂。”

“你为什么要杀他?”刘平冷冷地问道,“陛下过于信任外人,恐对汉室不利。”

“对汉室不利?”刘平怒极反笑,“你知不知道,仲达救过多少次我的命?”

“此人有鹰视狼顾之相,此乃谋国之乱臣。臣是为陛下计,才不得以出手……”杨修说到一半,刘平突然飞起一脚,结结实实踹在他的小腹上,一下摔出七八步之远。

“放屁!”

杨修从地上爬起来,嘴角带着一丝血迹。他伸出大拇指擦了擦,一拂袍袖大声道:“陛下你到底在想什么?”

“是你到底在想什么?”刘平冷冷道,“我原以为仲达碰到你是最安全的,可你居然做出这等下作之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