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等下去,值得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伪不婚主义者Tina小姐最近发表了新言论:“朋友们,我已经是恐爱晚期,别再给我介绍对象了,本姑娘准备孤独终老。”

有人抢沙发板凳问她为什么,好多人发个抱抱的表情,当然也不缺点赞的。但是在朋友圈里反应最大的其实是她老妈,这两年老太太不知疲倦地为了把Tina成功嫁出去奔波劳碌,可这丫头竟然这么不提气,胆敢公开说自己要孤独终老,这是存心要气死她吗?

隔天老太太就火急火燎又给Tina拉郎配,给她安排了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家的儿子,据说家境不错,长得不赖,人品也不差。

Tina迫于她妈的压力硬着头皮去了,表现得好像一个女流氓,一脸大浓妆,穿着个T恤长裙厚底松糕鞋,背了个阳光下能闪瞎眼的MCM柳钉包,黢黑的指甲油一块儿有一块儿没有,头发乱蓬蓬的还染了两撮绿色的。她这造型一出场就给对方吓住了,说好的文质彬彬女设计师在哪儿?这货确定不是越南回来的杀马特?

中途对方吃到一半找个借口就走了。Tina长出一口气,坐等她妈咆哮着骂她的电话。晚上她不太愿意回家,约我和小孙出去喝咖啡。我们看着她这一套堪比Cosplay的造型,盯着她看了半天才敢确定这是我们的小伙伴。

Tina一副为难到死的表情:“我妈真的烦死了,我就是要等他,我就喜欢他,这辈子除了他我谁也不想要,她天天找这么多傻帽来跟我闹着玩儿干嘛呢啊?非要我跟她说明白吗?我是真的不爱跟她吵架。”

她口中的“他”是个军官,前年俩人相识以后没几天就确定了关系,但是由于他身份特殊,俩人注定是一年见不到两天的,而且他家境也一般,Tina知道她妈势利眼,知道了这事儿肯定会逼着她分手,所以一直没敢告诉她他的存在。再说她确实跟单身也差不多,平日里都是一个人,除了微信和QQ能跟他互动互动,她要不主动招供,绝对没人能发现她名花有主。

最主要就是Tina这个姑娘倔得很,她一直觉得她只要认定了就死咬着不松口,时间啊距离啊都是浮云,她不在乎,这两年她也一直是这么过来的,每天只要睡前收到一句“想你”,她就能高兴一整天,他时不时发来穿着军装的照片,她做梦都会甜醒了,她已经坚强到不需要陪伴和照顾。单身的时候她就一直也觉得自己能活得挺好的,能找到他是为了活得更好,软妹可能需要找个能遮风挡雨赚大票的,她只要有爱情就够了。

但现实太烦人了,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她没怎么着,她妈却坐不住了,隔三差五就给她介绍对象,她想宣布自己就是要军官先生,哪怕他回来了两个人日子没过好最后崩了,她也不会把人家怎么样,毕竟这个阶段她满脑子都是他,就是看不上其他人,她自己无能为力,可又根本怪不得他。

她也有几次想跟她妈说说,不过话到嘴边她又憋回去了,她妈要是知道她的情况,到时候指不定又作出什么事儿来。Tina最怕她妈唐僧念经一样在她耳朵边儿上叨叨。

于是她每逢相亲必出幺蛾子,这次是装不良少女,上次是自己给自己灌醉了吐人家一身,大上次是一开口就问人家开什么车住什么房月薪多少钱。她把自己装的要多讨厌有多讨厌,其实只是为了努力好好地等一个人。

我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坚定不移的样子,忽然觉得很感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明明就是一死心眼的坏蛋作女,她对军官的感情里面没准也有不少添油加醋的成分,因为他们相处的日子太短了,不可抑制的深沉全凭自己的念力,客观地说,这个人可以是军官,也可以是别人,只要她认定了一个,自己靠着自己给的养分就能树大根深。

这感情当然是真的,但它也虚得毫不掩饰,它“真”是因为他在她心里深处,是她生活里最重要的一部分,虽然他很少出现。它“虚”是因为她看到的只是她想看到的或者是他想让她看到的,并非所有真面目,如果以后朝夕相处,还能不能坚定不移地说这位就是这辈子的唯一,真的是未知数。

然而我虽然能站在客观的角度分析出一篇论文来反驳Tina的感情,但我必须坦白我被深深地打动了。

我尝过等人的滋味,说心里话我不觉得这滋味好受,当你不知道等待的尽头到底在哪里的时候,当你不确定你等的人和事最终会不会出现的时候,当你等了又等最后被告知白费工夫的时候,我都想过一头磕死自己。

现在女人都标榜说自己是汉子,工作里雷厉风行,感情里不拖泥带水,潇洒得不行,但我知道,不管多坚强的伪装背后,都需要安全感,等待这种劳心劳力的活,多辛苦先不说,不确定带来的安全感缺失就够折磨人的了。

Tina因为爱一个人,忍着难熬对抗着老妈,像贞德、像战士。

说她傻她当然傻,没为财没为利没图呵护,我觉得Tina傻得可怜,她爱一个遥远的念想居然那么投入专注,仿佛不惧任何后果,只要让她等让她爱就可以了。她爱上爱情,也为了理想的爱情忠贞。

她问我和小孙:“如果是你们,你们会怎么做?”

小孙性子直接,跟我和Tina是一个路子,她皱着眉说:“等,必须等。”

“没错,必须等。”我也同意等,我告诉Tina:“实在不行你跟你妈直说了吧。说:我有对象了,我就喜欢他,你让我跟谁结婚我也不愿意,就想跟他试试,不过他现在在服役,过两年才会回来,这期间我不考虑别人。”

“你们居然支持我?”也许是听过了太多泼冷水的话,Tina没料到有人支持她。

“对,因为能遇到一个你执意去等的人,已经很不容易、很不容易了。”

我们这辈子其实很少有机会遇到一个让我们如此深沉对待的人,自我保护太紧的时候,我们不会全然敞开,对方心门紧闭的时候,我们进不去自然也没办法倾覆全部,恰恰好是你爱我而我爱你,没用物质考量没用世俗评判,单单地为了一份爱,说是自以为是也好,说是痴男怨女也罢,总之爱上了,就狠狠爱,靠自己的执着想象靠对方的点滴温热越陷越深,把对对方的情感融入呼吸融入血液。

不多的,真的不多的,倘若遇到了,等待算得了什么?为了那个人耍花招扮脑残又算得了什么?

就连我这种急性子,那么不喜欢等待,要让我去多等十分钟公交车我都觉得心里长草,我还是觉得在这种情况下等下去不用后悔,不确定的事情才会去反复怀疑揣度,认准的人和事儿,说白了就是飞蛾扑火,化成灰也认了。我们等值得的人,从来不需要抱怨也不需要啰嗦。

爱分很多种,有些人有些爱,没有理智的炙热,可我要说,真的比旁的好看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