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号别墅25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二十五章

地方本来就小,还要在屋子里做饭吃。更让人震惊的是一个小伙刚结婚没地方住,夫妻俩就在高低床的低床上挂个帘子住。夏天的天气本来就热得受不了,为了阻隔同室的视线挂个帘子,像在蒸笼里一样。

这天夜里的市委常委会一直开到了凌晨1点钟,还没有要散的迹象。于江波说啥也不会想到,为钟祥元的这么一丁点儿小事,程忠杰竟然会当着全体常委的面顶撞他。在程忠杰看来,烈士的遗体已经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变成了一抔黄土。人都为金州的“引黄入新”工程牺牲快三年了,为了一个所谓的作风问题,把一个死了的人无休止地审查了两年多,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不正常的事。任小凡怎么了?不就是因为任小凡曾经是个坐台小姐吗?不就是钟祥元在上引水工程工地前——不,在担任“引黄入新”工程副总指挥前和这个叫任小凡的女人同居过吗?……就这么档子事,反复审查了多少遍,到今天了还不罢休,这还有完没完?

这官场上的所谓“顶撞”,只不过就是持不同意见罢了,何况程忠杰市长在“顶撞”于江波书记时,语气是平和的,语言是避重就轻的。

“于书记,”程忠杰仍然是心平气和的声调:“你常常对我们说,拿着人民的、吃着人民的,能为人民办事,就是称职的好干部。我们扪心想一想,钟祥元难道不是一个好干部?”

“好干部?”于江波的口气已经相当的冲了:“好干部还包养情妇?纪委、检察院的同志难道就没有在工作?他们已经辛辛苦苦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案子查了两年多。事实证明,刘洁告状要收任小凡的房产是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一点本身没有错。可是从这件事上暴露出的问题已经很大很大了,作为党的领导干部首先要廉洁奉公,你能说钟祥元包养情妇是廉洁的吗?如果说,我们把这样一个人批准为烈士,大家想想看……”

程忠杰仍然是不慌不忙的样子,他今晚的态度和于江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一直是慢悠悠地讲话。这时候,他又一次打断了于江波的讲话:“我早已经想过了,钟祥元的功大于过。”

“你……你今晚咋就这么犟呢?”

“我犟吗?”程忠杰忧伤地说:“我在为牺牲了的钟祥元感到难过……”

是不是人官做大了,脾气也就随之大了起来,尤其是今天晚上,面对程忠杰的一次次“顶撞”,他再也忍不住了。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几乎是义愤填膺地说:“程忠杰同志,我再一次重申一下我的观点,钟祥元不能成为烈士!”

“我反对!”程忠杰的语气仍然是平和的,甚至表情还是和往常一样,几乎是满目春光的那一种,可言辞似乎又是很坚决的。

就是程忠杰的这种表情,真正地激怒了于江波。于江波真想向程忠杰大发一通脾气,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发脾气是懦夫的行为。发脾气只能证明你在政治上的不成熟,人格上的不完美。想到这里,他强压住怒火,重新坐在了座位上。

两位主要领导的意见不一致,往往会为难其他的同志。今晚的金州市委常委会上,就难坏了其他常委。他们支持于江波也不是,支持程忠杰也不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位几乎是同舟共济、亲如兄弟的领导今晚上会意见不一致。市委副书记、市纪委书记汪强见状,提出了他的看法。他说:“要不,我们下次会上再议。”

其实其他常委也正是这个意思,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同意汪强的意见。

“同志们!”程忠杰还是不依:“钟祥元的事迹不仅上了《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连中央领导都知道了,省委陈书记更是着急,他说在他退下来前,一定要给钟祥元一个公正的说法。”

于江波把手机从衣服口袋里掏了出来,按了几下键,大声说:“程市长,你听听这是什么?这几乎是三年前我们上任时那段顺口溜的接续。”

于江波顿了一下读道:“金州干部顶呱呱,独臂局长人人夸。造福百姓事、十件本不差,尚有不如意、定要深里挖:走私香烟军车拉,黑社会头子没法抓;楚辉挣钱学校花,下岗工人街上爬;政府的债务火车拉,教师的工资贷款发;烈士养二奶不违法,坐台小姐笑哈哈。”

于江波读完手机显示屏上的顺口溜后,望了望与会者。他发现市委常委、公安局长汪吉元的脸红了,不好意思地低着头。“程市长,你说什么叫公正的说法?”于江波的火气显然已经消下去了。他说:“否决了钟祥元的烈士称号,就不公正?让老百姓这么骂你?骂我们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