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其夫白午阳擅长使用子母磷火弹,凶恶异常;妻子九阴手赫珍珠拥有九阴毒砂,狠毒无比。夫妻二人师事边荒异叟罗盘古,各学成一身极为怪异的内力和武功。出师后,仗着武功高超,暗器歹毒,一向罕逢敌手,横行北方大漠二十年,无人敢惹。后被九千岁多尔衮卑词厚礼,聘为贴身侍卫。为恨多玉娇痴心苦恋武凤楼,叛国离家,逃进关内,这才密令漠北双凶潜入关内寻找。后来,虽然找到嵩山法王寺,却败在天山三公之首郑公道的掌下,并勒令他们夫妻全部交出子母磷火弹和九阴毒砂,才纵之逃回关外。想不到这两个败军之将再次进入关内,而且还是在这种时候和这种地方,跟小神童曹玉碰上了。

曹玉明知双方艺业悬殊太远,又知道漠北双凶与人动手的规矩,对方不管多少人,他们都是夫妻一同上,对付一个人也不例外。一咬牙,用三山得配的手法,首先攻向白午阳。

没成想这一招,竟将声威赫赫的白午阳攻退了两三步。

正在小神童一招得手、精神大震、认为漠北双凶也不过如此时,白午阳右手一招隔桌取物,看样子是抓向小神童喉结之下的天突穴,其实乃是虚招,志在虚晃对方的眼神。

面对金蛇手白午阳这样的高手,小神童哪敢掉以轻心!猛将身形一侧,冷焰断魂刀化为巧拨阴阳,打算斜削白午阳的手腕寸关尺。

陡听金蛇手用极为低微的声音说:“我奉多玉娇公主之命助你,赶快束手就擒。”

随着话音,左手一招银蛇倒卷,闪电般地抓向小神童持刀的右手腕。

在这种生死悠关的一刹间,最能衡量出一个人的大智大勇来。换了别人,身未挂彩,刀仍在握,在没弄清真相前,宁作困兽之斗,也绝不甘心束手就擒。曹玉却偏偏选择了后者。

原来,小神童从打漠北双凶一进洞,脑海中就萌生了一种奇异的想法。后来,从双凶夫妻的种种言谈举止中,好像悟出了些什么,明知道以双凶夫妻之力,真想生擒或杀戮自己,绝对用不了十招。反正逃不脱,何如走兵法上所说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呢!加上又看出阴冷霜也不会真杀自己,干脆咬牙豁出去,故意身形微滞,被白午阳刁住手腕,那口南刀桂守时遗赠他的冷焰断魂刀也坠落地上了。

九阴手赫珍珠迅如飘风地先捡起冷焰断魂刀,再出指戟点曹玉的软麻穴,并顺手将冷焰断魂刀插回鞘内。

曹玉的心中更为有数了。恨曹玉入骨的阴世义,将追魂刀一举,刚想去杀小神童曹玉,却被白午阳的右手抓住了。

阴世义怪眼一翻发怒道:“好不容易抓住曹玉这小子,白大叔为何不许我屠了他?别忘了,咱们如今是在大明朝的地盘上!”

金蛇手白午阳甩腕震退阴世义,从鼻孔中冷哼一声,阴然说:“我问你,九千岁派我们大举入关干什么?”

阴世义毫不思索地答复道:“志在除去武凤楼!”

白午阳脸色更为阴沉地再问:“武凤楼的眼里,曹玉和五凤朝阳宝刀谁重要?”追魂刀阴世义迟疑了一下,答复道:“当然是曹玉更重要。”

白午阳精芒怒现地喝斥道:“你既知人比宝刀更重要,更何况宝刀至今未到手,你为何抽刀就想杀曹玉?莫不是成心想破坏九千岁的大事?”

这顶大帽子一扣,吓得追魂刀阴世义两手一软,再不敢做声了。

一见二哥吃瘪,丧门剑阴世礼话里有话地笑着说:“如果晚辈没有记错,咱们规定见面的时间,大概不是现在吧?”

金蛇手把小神童向地上一掷,冷笑说:“规定时间是酉未,可现在已过子时,你是想查查白某人在这三个时辰中干的啥,对不对?”

阴世礼虽有此意,一旦被对方明着说出,他反倒不好意思开口了。

白午阳两道浓眉一竖,使用极为不屑的口吻冷冷道:“三个时辰是不短,也能干不少的坏勾当。可我们夫妻只领着一个朋友转一圈,就足足费去了仨时辰。”

刚被金蛇手狠克了一顿的阴世义,这回算是逮着理了,只听他不阴不阳地问:“凭二位手下的纯功夫,谁能牵动二位转悠仨时辰。”

这小子一发火,干脆连前辈两字也豁免了,脸上还透着一百二十个不尊敬。

身子虽不能动弹,神智却照样清醒的曹玉,高兴地心中暗想:你们仅管狗咬狗地窝里反吧,对小爷我可是有利的。

站在一旁的满天星突然插口道:“也真亏了漠北双侠这一转,否则躺在地上的,绝对不止舍弟一个人!”

仍不服气的阴世礼脱口问道:“谁敢向咱们眼里插棒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