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江剑臣突然冒出一句:“从不为人真要像你想象的那么傻,绝不会被人喊成无人味!”

司徒玄像被蝎子螫了一口似地问:“你见过从不为人吴仁谓?”

忽从另一棵古柏树后,踱出一个黑衣驼背的中年人,冲峨嵋太上掌门司徒玄笑着说:“我是答应过你司徒玄,也说过一定找江剑臣算帐。那得在你和他拼个鱼死网破之后,可不是现在。”

钻天鹞子冷然嘲笑说:“这就是你司徒玄的天机不可泄露。”

被逼无奈的司徒玄,居然也步他儿子司徒平的后尘,抬手就是一招“怒海扬波”,袭向了毫无防范的钻天鹞子江剑臣。

江剑臣也真不愧被誉为独步武林的第一人,肩不见动,身躯就横移三尺,轻而易举地闪避开司徒玄苦练四十年之久的达摩夺命剑。江剑臣的那口短刀,自从上次在峨嵋山九老洞的三皇台上被峨嵋掌教削断,就从未携带过兵刃。后来他的好友乾坤八掌炉中仙陶旺按照他原来的短刀尺寸,精心为他打造了一口好刀,由胡眉和迷儿二女轮流替他带着,以防不测。所以,现在又赤手空拳对付达摩一百单八剑。

瞧出机会难得,司徒玄焉肯放过!继那招“怒海扬波”后,连续使出“碧波万顷”、“日出东海”、“漫天风暴”三剑。

霎时之间,简直像滔天骇浪,雨骤风狂般地向江剑臣全身罩来。

早领教过峨嵋派这套压箱底剑法的江剑臣,比上次会斗司徒平时可更沉稳得多了。光凭移形换位轻功,甚至连一招都不还,就躲开了对方的凌厉三剑。

司徒玄一声狂啸,“滔天狂浪”、“海市蜃楼”、“拨海寻鲸”,又是一连三剑。

成心想把司徒玄逼上绝路的江剑臣,还是仅凭一身超绝轻功,轻点巧纵地躲闪退让,一点也没有还击的意思。

司徒玄要是真能保持冷静,瞧出江剑臣的武功,确比前一次更为精绝,拼着塌下面子交代几句场面话,以江剑臣的豁达大度,绝不会把他逼上绝路。坏就坏在司徒玄始终放不下峨嵋三尊的大架子,更不肯向比他年轻四十岁的江剑臣示弱。一发狠,又施展出“冰冻江河”、“雾锁群峰”、“寒梅吐蕊”三剑来。

气得胡眉娇喊一声:“主人接刀!”

江剑臣一面施展自己的“踏虚如实”轻功,闪避司徒玄的疾袭,一面向胡眉说:“到该用刀时我自会伸手向你要,不用替我担心!”

经此一来,羞得司徒玄老脸一红,以致在施展“长岭飞雪”、“环宇冰雹”这两招威力极大的达摩追魂八剑时,就明显地少了应有的霸气。

偏偏别有用心的吴仁谓,在一旁敲打说:“如果我没有记错,赫赫有名的追魂、夺命十五剑,只剩下最后‘古刹钟鸣’、‘金鼎三足’、‘佛光普照’三剑了!”

这几句话更刺激得司徒玄浑身一颤,眼前发黑。是呀,威震武林的达摩一百单八剑中的精华,竟让江剑臣一个后生晚辈,光凭一身轻功就轻轻巧巧地躲过了。从今以后,峨嵋派的所有继任掌教,有何面目再使用这达摩一百单八剑!一阵心血翻腾之后,竟自喷出来一口鲜血,蓦地停手了。

从打一开始,就认定非死不可的勾魂娘子,哪肯放过这一闪即逝的千载良机!甩手发出学自司徒安的七支丧门仃,完全射进司徒玄的要害部位,这老儿扑地栽倒在地。

司徒玄惨死,江剑臣也为之深深一叹,叹息身为峨嵋三尊的太上掌门司徒玄,竟惨死在他的二儿媳铁月娥之手,也是孽由自作了。

江剑臣挥手先让胡眉帮助铁月娥把司徒玄的尸体拖出孟林,找个地方掩埋了。然后才向从不为人吴仁谓正色说:“江某自信与阁下素无嫌隙,为何伙同司徒玄前来寻仇?”

从不为人吴仁谓耸肩阴笑说:“吴某拦江三爷清谈,说我找你寻仇,那是一点不假。伙同二字,似乎有些不妥!”

江剑臣脸色一沉说:“就算你不是伙同,那寻仇二字可是你亲口说出?”

吴仁谓点头承认道:“话是我说的不假,可我最终倒帮你杀了司徒玄。江三侠不会否认吧?”

事实确系吴仁谓出言刺激了司徒玄,那位峨嵋太上掌门才被勾魂娘子乘机用丧门钉击毙。江剑臣不解地问:“我实在想不出你为什么这样做!”

吴仁谓说:“因为我也要向峨嵋派寻仇!”

江剑臣更为不解地问:“为什么?”

吴仁谓说:“如果不是峨嵋派出得价码太高,黑道四瘟神绝不会为其收买,也就不会一齐惨死在你钻天鹞子江剑臣手下,我吴仁谓也不会落得人单势孤。你现在懂得我的意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