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大家来到华祖庙,由侍女胡眉引导他们进入钻天鹞子江剑臣和女魔王侯国英二人所住的静室。

武凤楼、魏银屏、曹玉、叶兰香等四人一齐行过大礼后,女魔王侯国英单独把魏银屏拉进了内室。

武凤楼刚想把自己南下寻找魏银屏的一切经过,详细禀报给三师叔,静室门外,突然人影连闪,八变神偷任平吾和小神童曹玉的未婚妻子云海芙蓉马小倩,从外面进来了。

做贼心虚的小神童曹玉,正吓得心头一跳时,偏偏云海芙蓉马小倩把凤眼一瞪,向他冷冷地哼了一声说:“你好大的胆,简直是不想要命了!”

从一开始就怕死了云海芙蓉的小神童,认为自己此次南下寻师,先是在湖北君山恶鬼谷,阴差阳错地沾上一个血玫瑰洪如丹,几乎没让残缺玉女逼着和血玫瑰拜了天地;好不容易依赖师弟秦杰的帮助,才摆脱了纠缠,哪知又在长沙开福寺嘉宴堂外遭到铁骑红裳白小凤的纠缠,投怀送抱,贴脸偎倚,除去没有春风一度外,举凡男女之间的亲热动作,几乎完全让她做遍了。自己做出的这两件风流韵事,想必早传进蛮不讲理的马小倩耳内,不被她揭下两层皮,也得让她整治得死去活来。不提心怀鬼胎的小神童吓得要死,怕得要命,哪知云海芙蓉马小倩的俏丽面庞突然一变,由气愤一转而为关切地埋怨道:“开始我就主张不要过早地把冷焰断魂刀交还你,现在你倒好,只要一离开我的眼,天王老子是老二,你小神童曹玉倒成老大了。”

小神童曹玉一看云海芙蓉马小倩,不像是洞悉自己和血玫瑰、铁骑红裳二女发生纠缠的样子,心头一松。

果然云海芙蓉马小倩用一只纤手,轻搭在小神童曹玉的肩胛上,极为关切地说道:“你现在虽然有冷焰断魂刀在手,又学习了郝爷爷的‘天雷八式’和‘闭门谢客’刀招,毕竟内力还差得太远,竟敢先斗铁胆震九洲屠铁甲、一棍定三湘屠金刚、四如狂徒于岳州,再拚赤目蝎虎洪友亮于洞庭。虽说是为义父报仇心切,也不应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呀!幸得天可怜见,得有奇人相助;真要有了不测,叫我……”

说到这里,眼圈蓦地一红,再也说不下去了。

小神童一面暗暗责怪自己不该做贼心虚,硬是以怀疑之腹度云海芙蓉马小倩的关切之心。愧恨之余,不禁大为感动,低低地说了一声:“我以后小心就是。”

别看这平平常常的七个字,听进了有情人的耳中,可就大不相同了。喜得马小倩秀眉一扬,改用纤手握住了小神童的手腕,兴冲冲地说:“傻呆在这里干啥,赶快随我到庙后去,我已把爷爷传给我的‘龙蛇八剑’改创成‘龙蛇八刀’,还有神偷爷爷刚刚教给我的‘鱼龙十八变’身法,一齐传给你。”

八变神偷任平吾哈哈大笑说:“倩丫头,你可真会现贩现卖呀!”一句话说得江剑臣、武凤楼叔侄二人也不禁好笑。

云海芙蓉马小倩先瞪眼后跺脚说:“谁的本领只要让我学了去,就得算是我马小倩的。我想传谁就传谁,你还真得干瞪眼没法子。”钻天鹞子江剑臣看着好笑,情不自禁地插口道:“倩丫头,冲你这一竿子专好打八家的坏脾气,今后谁还愿意教给你。”

云海芙蓉马小倩把两只凤眼一瞪,娇横而又不讲理地说:“那可不能在于你们愿不愿意教,而是在于我愿不愿学。我只要瞄上谁的秘传绝艺好,他准是想要不教都不行,包括你这位天下第一的好姑爹。”

她歪搅胡缠一阵后,拉着小神童曹玉就走。

俗话说:时运来了,城墙都挡它不住;人要是该着倒霉,称二斤咸盐都生蛆。

云海芙蓉马小倩兴高彩烈地挽着小神童曹玉的一条手臂,并肩刚刚跨出后院的小角门,耳畔突然传来一个少女的惊呼声。

心神不定的小神童循着叫声,不看则已,一看之下,简直像万丈高楼失脚,直吓得脸色一白,豆粒大的汗珠子,顿时顺着两边的鬓角滚滚而下。

原来失声惊呼的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早被鬼母阴寒月视为儿媳妇的血玫瑰洪如丹。和她一同来此的,不光有替曹玉居中作媒的潇湘神丐任满堂,还有和钻天鹞子订交不久的八极怪叟段常仁。怎不把小神童吓得目瞪口呆,当顶直冒凉气。

读者诸君,你道血玫瑰洪如丹怎会突然来到这西楚故都徐州,又怎会和八极怪叟段常仁结伴来此?这内中却大有缘故——原来血玫瑰洪如丹的痴心苦恋小神童,既不逊于侯国英之痴心江剑臣,也不亚于魏银屏的苦恋武凤楼;更万想不到小神童对她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