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心细如发的龙宫秀士,早从小神童曹玉的脸庞上看出,胸无城府的分水夜叉胡彬,已把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少谷主曹玉。

果然,落座之后,小神童曹玉就开门见山地向龙宫秀士纪百策说道:“纪叔父既是恶鬼谷的总管,又是义父当年的好友,大半生心血都耗费在恶鬼谷的事业上,自然为本谷的安危而担心。但你老人家却忘记了一条最普通的道理,那就是:凡是生了恶疮疖,就没有不出脓的,更何况一山难容二虎。所以说,义父和屠铁甲之争,终不可免。何不乘义父、义母寿体康健、功力未退的时机,作一了断呢?”

龙宫秀士纪百策正想说曹玉:你的话虽有道理,但你也忘记了一条最浅显的道理,那就是:寡不敌众,弱不敌强。不料就在这个当儿,大厅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粗豪的声音道:“你纪老三虽然自命算无遗策,毕竟难脱秀才胆小怕事之嫌。还是我的乖儿子有出息,有见解!”

一听声音,整个大厅内的人都知道是鬼王夫妇得报赶来了。

小神童曹玉自幼父母双亡,几乎视鬼王夫妇如亲生爹娘。不等鬼王、鬼母并肩走入,早就膝行向前迎了上去。

调皮捣蛋的小秦杰,也屈下双膝一跪。

一见爱子比从前高大了许多,鬼母阴寒月高兴得流出泪水,竟忘了拉起跪在地上的小神童。

鬼王司谷寒虽然一向惧内,这次竟向老妻阴寒月瞪眼吼叫道:“妇道人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成天哭喊着疼儿子,可儿子跪在地上都不知道拉起来。”

出奇的是,面对鬼王司谷寒的瞪眼吼叫,阴寒月竟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还极为听话地把小神童拉了起来。

连副谷主冷面钩客都觉得奇怪。

鬼王拉起秦杰后,异常亲切地称赞道:“听说你小子的胆量比我们乖儿子还要大。看起来,天下有出息的小娃娃,都出在先天无极派一门。”

小捣蛋秦杰绷着脸儿说道:“依小侄看来,天下有出息的还得数你老人家。”

鬼王司谷寒一怔问道:“何以见得?”

小捣蛋秦杰正儿巴经地答道:“事情明摆着,连我和大师哥这两个有息的,见了您老人家都忙不迭地跪下磕头,你老人家岂不是更有出息!”

鬼王司谷寒先是哈哈大笑,后来可能品出滋味不对,瞪了秦杰一眼道:“你小子胆敢开老子的玩笑,看老子不揍扁你。”

小秦杰嘻嘻一笑说:“笑一笑,十年少。小侄一照面就给伯父添寿十年。你老人家不光不承情,还要揍扁我,太不仗义了。”

鬼王笑骂了一句:“怪不得连八变神偷老前辈都说你小子是人人躲……”

一名恶鬼谷鬼卒进来报道:“三湘七泽总瓢把子铁胆震九洲屠铁甲前来拜见!”

鬼王司谷寒大手一挥口谕道:“传我的话,让屠铁甲进来见我,我要亲手掏出他屠铁甲的苦胆瞧瞧,是小得像鸡蛋黄还是大得像大鸭蛋。”

龙宫秀士忽地站起,重新吩咐道:“江湖之上,礼不可废,快请屠老当家的相见。”紧接着站起身来,随在那名鬼卒的身后迎了出去。

工夫不大,大厅门外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说:“小弟御下不严,冒犯了大哥、大嫂的虎威。接报之后,就慌忙赶来向大哥大嫂赔礼,并枭肇事者李亚魁之首以谢罪!”

铁胆震九洲屠铁甲的这种举动,别说龙宫秀士纪百策开始没有料到,就连经过缺德十八手李鸣长期教导的小神童和小捣蛋,也始料之所不及。由此可以看出,这个三湘七泽的总瓢把子更不能低估了。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以铁胆震九洲屠铁甲的身分和地位,不仅亲身前来赔礼,并还枭了李亚魁的人头首级来谢罪。别说胸襟宽阔的老鬼王不好意思再行翻脸挑衅,即使另换个心胸狭窄的人,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

屠铁甲先瞟了一眼大厅内的地势,然后抬腿一脚,将自己的掌门大弟子独眼乌龙李占魁踢了个一溜翻滚,滚到了鬼王夫妻膝前,并厉声喝骂道:“为收你这个不成材的蠢东西,几乎损坏了我和鬼王哥哥二十年的肝胆友谊。快去央求你伯父、伯母饶恕。”

向来都比一般人多出两个心眼的小秦杰,一眼就看出了危机。身未弹起,就大喊了一声:“小心暗算!”

尽管秦杰眼明手快,发现得早,也还是迟了半步。因为独眼乌龙李占魁距离鬼王司谷寒比秦杰近得太多了。以致当秦杰那句“小心暗算”四个字,只喊出一个“小”字时,独眼乌龙早从自己的袖管中用出一口雪亮的七寸匕首,奇准地投入了鬼王司谷寒肚脐之下的关元穴。就让是华陀再世、扁鹊复生,老鬼王也回生无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