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抬手不空郝必醉正色说道:“贾老大,按你们这四块料的所作所为,百死不足以蔽其罪。今天我抬手不空所以能放你们四瘟神一马,因为今天是人家钻天鹞子江剑臣只率领门下的一徒一孙前来挑斗整个峨嵋派。你们这四个死了狗都不肯吃的臭瘟神来搅他的什么局?咱们撂下远的先说近的:真想出头替司徒教主垫个前场,就一个顶一个和江剑臣对着来,我郝必醉佩服你们四瘟神有种。用刚才那种不要脸的孬种手段来掺和,我抬手不空就宰人!再说远的,就按你们老三杀手金马临走时所讲的那句:有帐明年今日接着算。同意我郝必醉的话,马上走人;不同意我的话,钻天鹞子江剑臣正等着。限你们两口子立即做出决定!”

贾善仁可不是憨蛋,早看出峨嵋派局势不妙,自己夫妻二人能暂时保全性命,不难东山再起,不容脸色阴晴不定的黑心姥姥开口说话,就毅然一跺脚,从牙缝中崩出“明年今天见”五个干巴巴的字,偕同黑心姥姥郝连秀一起走了。

几句话就逼走了贾善仁和黑心姥姥这一对黑煞瘟神。

江剑臣也觉得肩头一轻,在峨嵋掌教司徒平的左右,已没有真正能消耗自己内力的人物。峨嵋三尊,自有三师叔沈公达和青城三豹去对付,自己就能集中所有的功力,和至今难测高深的司徒平暂分雌雄了。

形势的急转直下,峨嵋掌教司徒平只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做梦也想不到能出现目前的这种不利局面:妻子冷酷心私下拉拢的江湖五毒和龙隐二丑,烟消云散;无情剑的贴身心腹峨嵋五龙,荡然无存,峨嵋三狮惨死在武凤楼的五凤朝阳刀下;阴阳教主葛伴月让小神童曹玉和云海芙蓉马小倩捣毁了长安老窑;自己倚为最大靠山的八根台柱,先是贺兰双鹰去向不明,闪电三枪韩师叔一蹶不振,一苇渡江申士业惨败在钻天鹞子江剑臣之手;连最能助自己一臂之力的黑煞四瘟神,也甩手而去。他想到这里,心头火起,刚想忽然起立,点手向江剑臣叫阵时,一宗意想不到的、几乎能让钻天鹞子江剑臣无地容身的岔事,在这剑拔弩张,风雨欲来的吃紧时刻出现了。

一生光明磊落、号称为朋友两肋插刀的黑马铁鞭武财神单凤起忽地站起来,左手一按桌子面,一式“雁落乎沙”正好蹿落在钻天鹞子江剑臣的面前。

钻天鹞子江剑臣年刚而立,从前拜领恩师遗训,独自在安徽黄山与乾坤八掌炉中仙陶旺为邻,苦练先天无极派的三种神功,三年前奉掌门师兄萧剑秋之命去魏阉青阳宫中卧底,很少在江湖道上露面。他还真没见过这位赫赫有名的、威震秦川八百里的黑马铁鞭武财神单凤起。见他年迈苍苍,怒气冲冲,须眉皆张地冲自己逼来,心中还以为是出头前来替司徒平垫场子的一般武林前辈。

单凤起恨声问道:“你就是五岳三鸟中的江剑臣?”

江剑臣坦然答道:“不错!”

单凤起牙关一错再问道:“听说贵派现任掌门武凤楼是你们五岳三鸟合收的唯一嫡传弟子,确有此事?”

江剑臣虽然一愣,还是答道:“不错!”

单凤起桀桀一笑,脸色铁青地再问道:“如此说来,铁笛仙曹鹏的孙子曹玉也算你的嫡传徒孙了?”

小神童曹玉聪明敏捷,先见峨嵋派的客位上有铁笔撑天仇金龙和瘸阎罗单飞师兄弟二人在座,又一眼看出问话的这个老人和瘸阎罗单飞的长相有几分相似,再见他怒气冲天地提到自己,顿时就醒悟出此人必是瘸阎罗单飞的二叔黑马铁鞭武财神单凤起。自己在中岳黄盖峰上只图口头上的一时快活,当着不少江湖人物胡嚼乱吣,说自己是黑马铁鞭武财神单凤起的小把弟。现在一眼看清人家单凤起都年近八旬了,这不是胡嚼乱吣骂大街嘛!此事真要被他当众端出来,准会逼得三师祖无地自容,说不定在一怒之下,能立即把自己的一身功力给废了,甚至逐出师门。

想到这里,一贯舌尖嘴巧、缺德刁钻的小神童吓呆了。

对这件事,江剑臣可是丝毫不知。当时在场的知情人,有武凤楼和马小倩。如今,武凤楼易容改装,当上了东方绮珠的侍卫亲随,怎么能过来向三师叔暗禀此事!马小倩生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别说她想不起这件事,就是真想起来,说不定还认为很好玩呢。

江剑臣平素还最为疼爱曹玉,一听这黑面银发老人提起他,不仅答应了一声“不错”,脸上还出现了一丝笑意。三问三答之后,事情砸锅了。只见黑马铁鞭武财神单凤起突然大衫一撩,双膝一屈,噗咚一声,直蹶蹶地跪在江剑臣的面前,口称:“孙儿单凤起,给江三爷爷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