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如今虽然只让八变神偷任平吾用手指尖扫了一下,二丑邵友也身躯一软,血盆大嘴一张,不由自主地笑出了三声。

女魔王玉腕一展,想用手中的紫电剑结果二丑邵友的性命,也好替自己的丈夫江剑臣剪除一个劲敌。

突然,夜空中一声长笑,声如午夜枭鸟,让人入耳惊心。紧跟着一条矮胖的身影,从西面石室顶上电射而下。

人在半空,一片丝丝的破空之声,分别向八变神偷和女魔王二人射去。

不容侯国英用剑去磕,八变神偷早一把挽起了她的手臂,爷儿俩双双飘向了一丈开外,才险险地躲开了大丑夏仁的一筒梅花追魂针。

原来龙隐二丑不光本身内外武功俱已炉火纯清,登峰造极,最令人头疼畏惧的还是他们师兄弟二人的两种暗器,狠辣歹毒。

大丑夏仁擅打梅花追魂针,一筒五槽,每槽五支,共计二十五支梅花针。上淬奇毒,每槽打出的面积,可达一丈见方,阴毒无比,让人躲不胜躲,防不胜防。

最令人头疼的是二丑的乌云喷火筒,足有碗口粗细,喷射出来的黑烟火焰,达两丈见方。幸好八变神偷任平吾深知底细,一上来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居高临下地连连出击,让二丑邵友无暇去取悬在腰中的乌云喷火筒,才被任平吾一指扫中了笑腰穴,丢了大丑。

八变神偷任平吾笑着骂道:“你们两个不要脸的老家伙,真他妈的黑碗蒜臼子——一座破窑烧出来的货,没有一个值钱的。不服气,和神偷爷爷一顶一地对着较量,各凭一身所学,来决定胜败存亡。使用这种阴毒暗器,胜了都他妈的不光彩。”

龙隐大丑怪眼一翻怒道:“谁碰见你八变神偷老小子,算谁不走运。你要不是点中了我家老二的笑腰穴,我夏仁岂能对你痛下杀手,打出来一槽梅花追魂针!”

八变神偷哈哈大笑说:“你夏大丑天生的混蛋一个。二人过招,各凭平生所学,不怪你那笨蛋二弟经师不到,学艺不精,反倒怪老子点中了他的笑腰穴。难道他姓邵的是站在那里不动,让我八变神偷点的吗?”

一向不善于辞令的夏仁一下子卡壳了。

八变神偷正色说道:“我们都是六七十岁的糟老头子了,行将就木,风烛残年,纵然雄心万丈,在江湖道上也没有几天蹦的了。今天荒山相逢,也算有缘,何不各展自己平生所学,山上滚石头——实打实地较量一下,胜败也能让人口服心服。你说好也不好?”

大丑夏仁哪知是计,腰杆一挺说道:“好!只要你八变神偷不使奸耍赖,俺哥俩准和你老偷儿一对一地来几手真格的。你任平吾就痛快地划出道儿吧!”

八变神偷任平吾脱口夸赞了一声:“好!还是你夏老大够朋友,有骨气!咱们赌一个万里江山一点红如何?”

大丑夏仁接口问道:“什么是万里江山一点红?”

八变神偷正色说道:“凡在江湖道上跑的朋友都知道,龙隐二丑每逢和人动手,对手一个人,你们师兄弟也一齐上,十个八个,甚至千军万马,你们还是哥俩一齐上。这话不假吧?”

夏仁点头,表示不假。

八变神偷接着说道:“咱们今天一阵见胜负。我八变神偷从十八岁离开师门,就单枪匹马,一直闯荡到今天,向来没有一个帮手,真正的孤家寡人一个。”

夏仁再次点头道:“这也不假!”

任平吾说:“咱们今天还是各按各的老规矩。任平吾我是一对铁掌两条腿,让你们哥儿俩一拥齐上,各自施展师门绝技,不准使用暗器,一较高低。只是有一条,必须得事先说明。”

邵友刚才被八变神偷扫中了笑腰穴,当众狂笑三声,丢了大人。要不是大哥夏仁适巧赶回,说不定还会丢掉一条老命。一听任平吾允许他们二人两打一,心中一阵高兴,插口答道:“有话快讲!有屁快放!”

八变神偷任平吾说:“咱们以一百招为限,只要任老子能支撑到一百招不败,你们龙隐二丑从今以后,就得向我八变神偷俯首贴耳,拱手称臣。”

肯占小便宜的二丑邵友一听自己弟兄二人败了,只是向八变神偷俯首贴耳、拱手称臣,大不了认败服输,递一张降书降表,一点也不会觉得疼痒。心中一松问道:“你要是支撑不到一百招呢?”

八变神偷知道要想钓大鱼非得用肥大的鱼饵不可,接口答道:“我要支撑不到一百招,我甘愿任凭你们二人处置!”

女魔王早看出任大叔是在戏弄龙隐二丑,趁着八变神偷说出“任凭处置”后,故意大嚷大叫道:“师父,那可不行,咱们太吃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