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辛不足哈哈大笑说:“老尼姑,你枉自有太乙女侠之名,也不睁开你的一双老眼看看,站在你面前的都是些什么人!还能有你施展的余地吗?”随着话声,又用两爪抓向了静虚师太。

老尼姑虽然出家多年,断绝了俗念,但面对辛不足这种穷凶极恶的黑道人物,也不能不勃然大怒了。一晃身躯。闪开了辛不足攻出的两抓,手中的拂尘甩出,一招“天女散花”罩向了辛不足的当顶。

一僧一俗,一柄拂尘对两只手爪,连拆了二三十招,竟然打成了平手。静虚大师有些暴躁难忍了,手底下一紧,将拂尘抖开,宛如一蓬暴雨,凌厉异常地撒向了小神魔辛不足的全身。

辛不足可不是一个泛泛之辈,他几乎已囊括了他老爹陆地神魔辛独的全部武功,并以生性阴狠、出手歹毒,在江湖道上博得了小神魔的外号,不然也绝对受不到阴阳教主葛伴月那般的礼遇。

静虚师太的散花三十六手几乎施展殆尽,丝毫也未占到小神魔辛不足一点上风,相反地有几次几乎让对方用天魔飞舞的手法抓伤。

曹玉哪肯让出家多年的静虚师太丧失了过去的威名!一声“请师太退后,让晚辈来打发他吧”,一抖判官双笔,“兵分两路”直戳辛不足的双目。

要说曹玉的这一手还真管用。因为堂堂的太乙女侠空门女尼怎么也不能两个打一个,无可奈何之下只好默默后退了。

小神魔和小追魂剑沙不仁一样地恨曹玉入骨,恨曹玉破坏了他俩垂涎红绿二仙子的好梦。所以和曹玉一对上手就招招阴险,式式狠毒。前后二十多招,曹玉若非仗有“移形换位”轻功,早就伤在了辛不足的手下。

到了这步田地,曹玉才暗暗后悔不及。他后悔不该瞒着云海芙蓉马小倩前来,否则有她和她那大小十口冷焰刀,准不能让辛不足讨了好去。

又撑过十招、小神童曹玉的肩头和后背上的衣服,被辛不足撕裂了两处,险象不断出现。

胜券在握的辛不足桀桀怪笑了。

突然一条淡淡的红影从三清殿旁侧暴闪而出,一下子楔进了二人的中间,前阻小神魔辛不足,后护小神童曹玉。

不用细辨,辛不足已看出是红衣仙子花正红到来,猛地将身躯后退了三步。沉声说道:“大小姐,你是阴阳教中二当家的,教主又是你的传艺恩师。全教上下徒众,哪一个不仰你的鼻息,哪一个不在你的面前俯首帖耳,唯命是从。现放着未来的一教之主不当,却跟着冤家对头私奔匿藏此处,岂不辜负了教主对你的一片疼爱之心。没别的,请大小姐跟我辛不足回去,辛某一定替你在教主面前美言几句,你照样受教主的宠信和疼爱。否则,属下我只好以下犯上,强行逼迫了。”

红衣仙子花正红冷然一笑说:“辛不足,亏你还有脸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要不是你与沙不仁、申不长进入阴阳教,阴阳教也不会向峨嵋派俯首称臣,更不会公开和先天无极派做对。你的狼子野心,我花正红再傻也不会看不透。凭你那两下子,去威吓别人也许可以,在我红衣仙子面前,绝对叫你讨不了好去。看在以往的份上,花正红可以网开一面,许你全身退走。若真的认为我们姊妹二人好欺负,我可就举手不留情了。”

原来小神魔仗着有老爹陆地神魔辛独这认座硬靠山,曾多次公开向阴阳教主葛伴月要求,从红绿二仙子之中挑一人为妻。葛伴月虽没有公开答应,也暗示过应允。后来辛不足又仗着多次有功,反而得寸进尺地点明要讨红衣仙子花正红为妻。所以才费尽了心血,探听出二人藏身在太乙山的消息。怕自己一人力单,不光邀集了峨嵋派的四棍八锤一条枪相助,还假借老爹的名义,请来了和陆地神魔辛独名字音同字不同的好友蛇王郎毒,决心把红绿二仙子掳回阴阳教,占之为妻。如今一见花正红为了援救小神童曹玉不惜现身冒险,心中大怒,嘬口一声唿哨,四棍八锤一条枪齐崭崭地扑出,各抢部位,将红衣仙子和小神童曹玉二人围在了当中。

要论单打独斗,别说四棍八锤一条枪等九人,就连陆地神魔辛老怪一手调理出来的儿子辛不足,也不见得能胜了红衣仙子。可是九个人一拥齐上,又是四条镔铁大棍,八柄紫金锤,一条点钢铁枪,除非像钻天鹞子江剑臣那样的独步武林人物,是破不了九个人联手的九宫八卦阵法的。红衣仙子不由得玉容惨淡了。

静虚师太实在看不下去他们这种厚颜无耻的无赖行径,手中的拂尘一甩,豁出老命扑向了辛不足,打算和他一死相拼。

忽然两扇庵门被人一下子推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子首先飞身而入,扬声大喝道:“先天无极派掌门人驾到!”喊完之后,将身子向旁侧一站,从小孩的身后从容地走进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玉面少年——他正是刚刚接任不久的先天无极派掌门人武凤楼。打前站的那个小孩,不用说自然是小捣蛋鬼秦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