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小神童知她遭到爷爷终南樵隐的训斥后,更将怨恨记在了自己的身上。反正有很多人在座,也不怕她再给自己小鞋穿。率领秦杰和刘祺从六指追魂、千里独行开始行礼,一直到给师父武凤楼行完礼时,又一次用上了软刀子,将自己小哥儿仨来到古都长安后的一切经过,一五一十详尽地述说了一遍,还专门提到红绿二位仙子出污泥而不染,费尽苦心替自己隐瞒了身分,使自己才能进入阴阳教的窝巢天禄阁,见到了阴阳教主葛伴月,等等。

马小倩更气得坐不住了,狠瞪了小神童曹玉一眼,一个人独自离开了东厢房,刚刚来到祠堂的大门以内,偏偏碰上了四个貌相极为清奇的中年人正安然举步跨了进来。

两下一照面,对方八道凌厉目光一齐投射到马小倩身上。

正在气头上的马小倩岂能容许几个面生人对她这等放肆,甩手一掌,朝走在最前面的那个豹头环眼的中年人太阳穴拍去。

奇迹出现了:两下相距得这么近,马小倩又是冷不防的拍出,按道理来说,这一掌非得打上不可。哪知眼前的人影一花,豹头环眼的中年人早已闪进了祠堂院内。

马小倩心中更气,玉掌一翻而回,又向第二个狮面短身的中年人右腮扇去,出手更为凌厉迅疾,而且还贯上了真力。

狮面短身的中年人,身躯一斜,异常轻灵地蹿纵出去,既闪开了马小倩的第二掌,也进入了院内。

骑虎难下的云海芙蓉马小倩冷哼一声,双手拢指成抓,第三次向后面并肩走来的二人面门上抓去,招式比以上两次更辣更狠。该着云海芙蓉马小倩气上加气,走在最后面的二人一个是白面微须,另一个是虎面短髯,技艺更为精绝,分别用左、右肩头一引,宛如兵分两路地也飘向了祠堂院内。

马小倩俏脸泛紫了,想反手去抽肩后的大弯刀。

东厢房门口响起了六指追魂久子伦的朗朗笑声,道:“以登峰造极的峨嵋轻功幻波步,来逼一个黄毛丫头,四杰弟兄未免小题大做了。快请到厢房待茶。”

听了大师伯六指追魂的这一番话,云海芙蓉马小倩才知道自己出手去打的四个人,竟是峨嵋掌教司徒平倚为左右手的峨嵋四杰:擒龙手桑子田,恶虎抓章子连,袭狮爪蒋子阡,飞豹掌程子陌。也知道只要这四个寸步不离掌教司徒平左右的人一打闪,苦行者司徒平保险已来到了长安城内。这一次的乱子闹大了,马小倩真恨不得姑爹钻天鹞子江剑臣也能一步赶到。无极与峨嵋最关键的一战,大概就会在古都长安展开了。

云海芙蓉马小倩正在沉思,峨嵋四杰已大咧咧地跨上了东厢房的台阶。以擒龙手桑子田为首的四人列成了一队,故意迟迟地不进入东厢房之内。

身为此处众人之首的六指追魂久子伦心往下沉了,他深知这四个家伙,无一不是生具异秉,二十年来伴随峨嵋掌教司徒平刻苦锻炼峨嵋内家心法。别看年纪最大的桑子田都不超过半百之数,其内功成就都跟教主司徒平差不了多少,甚至比起峨嵋三尊来,都有后来居上之势,是苦行者司徒平座下的一支劲旅之师。自己和二弟许啸虹当然不愁对付不了擒龙手桑子田和恶虎抓章子连二人。以千里独行吴尚的一身功力,和袭狮爪蒋子阡或许能不相上下。但以年轻识浅、阅历不足的武凤楼去抵敌力大无穷、一身横练的飞豹掌程子陌,就会让人担忧了。最使人悬心的是武凤楼刚刚接任了先天无极派掌门,以一派之尊,万一折辱在峨嵋四杰手下,那可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老谋深算六指追魂的这种迟疑,聪明绝顶的小神童哪有看不穿的道理,立即摆出大师哥的架子向秦杰、刘祺叫道:“贵客远来,刘祺准备茶水,秦杰代掌门人迎客,也请久、许、吴三位老爷子一同入座。”说完后,站在东厢房内,双手高拱,替掌门人武凤楼肃容进屋。

小神童曹玉的这一手太高了。你峨嵋四杰不是公开亮相了吗,按武林规矩,桑子田等四人的年纪再大,辈份再高,不过是峨嵋掌教司徒平的座下四护法。武凤楼年纪再轻,辈份再低,也是一派的掌门。两下里一无亲情,二无友情,先天无极派掌门人当然没有降尊屈下迎客的必要。

由门下弟子恭请,面子上也就说得过去了,还让你不能挑眼。

不光六指追魂久子伦和许啸虹、吴尚等三人暗暗叫绝,就连恨不得抓过来揍曹玉一顿的马小倩也眉开眼笑了。

别看秦杰年纪小,辈份低,武功二五眼,派上了他的用场时,还真有些大将军威风八面的势派。他迈开八字步,摇摇摆摆地来到了东厢房门外,先用恭敬的目光逐个将峨嵋四杰细看了一遍,表面上装得是三生幸得见峨嵋四杰,骨子里好象在品头论足买牲口。惹得泼辣胆大的马小倩扑哧一下子笑出了声来。

峨嵋四杰刚刚有些反胃,认为是小缺德秦杰捋他们的洋拐。最会掌握火候的小秦杰这时弯腰一揖到地,极为亲热地叫道:“不知四位峨嵋四杰大叔驾到,小侄儿秦杰未能高接远迎,实为不恭。当面向四位大叔告罪。”

好恭敬的态度,好亲热的称呼,因为南京到北京,喊爷是通称,无亲不喊叔,喊舅是骂人。秦杰一连喊了两声大叔,让峨嵋四杰不得不以礼相还,连称:“不敢!”

把峨嵋四杰脖子上的圈套套结实,秦杰该束紧套子了,他陡地向六指追魂久子伦、秦岭一豹许啸虹和千里独行吴尚三人面前一跪,更为亲热地说:“请三位爷爷和峨嵋四杰大叔到东厢房吃茶。”

好一招出水才看清笼里面的鱼的缺德招!如此分别一张,六指追魂、秦岭一豹、千里独行三人又成了峨嵋四杰的大叔了。当面用软刀子捅峨嵋四杰,还叫他们有苦说不出。

憋了一肚子气的峨嵋四杰阴沉着脸,走进了东厢房。

其中飞豹掌程子陌因为窝着的一口气没出,示威性地用铁脚板功夫,在平整的砖地上留下了深约两分的清晰脚印。

秦杰调皮地向大头爷爷许啸虹一挤眼,然后套准许啸虹走过的脚印,也装出运功的样子走过来,脚印竟比程子陌深了一分。

气得峨嵋四杰干瞪眼,无计可施。

武凤楼一看自己门下的一徒一侄戏耍得峨嵋四杰够了,拱手说道:“武某身在容中,无法款待四位佳宾,请多见谅,并请四位说明来意。”

峨嵋四杰之首擒龙手桑子田昂然道:“愚弟兄四人奉敝掌教之命,敦请诸位朋友于明日午间去慈恩寺大雁塔下小酌,一来庆贺武公子荣任先天无极派掌门,二来和解两派之间的一些纠纷,务请大驾光临。”说完,目视其余三杰,霍然起立,功运两臂,想藉躬身告退之机,集擒龙手、恶虎抓、裂狮爪、飞豹掌四种阴毒功力,暗害先天无极派掌门人武凤楼。

这才引出六指追魂久子伦一怒斗四杰;钻天鹞子江剑臣三战峨嵋掌教司徒平;武凤楼力敌四棍八锤一条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