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小神童曹玉正在默默地沉思,突然听见有人走上楼来,知道来人必是红衣仙子无疑,慌忙藏起绿衣仙子写给自己的那张字笺,扭头看时,果然是红衣仙子走了进来。

小神童曹玉先没将绿衣仙子写给葛伴月的信笺拿出,只用右手指了指卧榻,示意叶正绿已经不见了。

想不到红衣仙子对师妹离去的事丝毫也不放在心上,反而没头没脑地说:“经过汪巡查的证实,教主也承认不应怀疑慢待司谷少侠。看在我们姐妹的份上,司谷少侠愿意不愿意留在阴阳教内?”

听了花正红这没头没脑的问话,小神童曹玉再聪明过人,一下子也吃不准对方问话的真意。微一愣神,只好随口答应了一声:“家师祖尚未到此,我们兄弟三人不得不既来之则安之了。”

花正红又追问了一句:“此话当真?”

逼到这个份上,小神童曹玉只好又答出一句:“绝非虚言!”

红衣仙子先称赞一声:“好爽快!”然后正色说道:“本教规定,凡属别门异派之人,进入本教前,由我考证其功力,量才录用。司谷少侠得千里独行前辈真传,必胜花正红多多。为保全我这个二当家的颜面,恳求司谷少侠准我在无人处请教,免得使我在大庭广众之前抬不起头来。请少侠赐教吧!”话一说完,轻盈地抢占了下首位置,随随便便地一站,等待着小神童出手。

人家花正红把话说得很清楚,教主派人专请,汪桂芝以信物相约,又经过了教主问话,自然该考证一下真才实学了。红衣仙子话说得又委婉,讲明不在人前比试,谁胜谁败都不会落进外人眼中,就让你小神童有苏秦之舌、张仪之口,也说不出一点不对来。被逼无奈之下,只好说了一声:“有谮!”甩臂挥掌,拍向了红衣仙子的左肩头。

一向眼明心亮的小神童,这一次估计错风向了,明明看见红衣仙子随随便便地一站,不象是真正动手的样子,哪知道一掌拍出,引来的却是凌厉无比的连环三指。逼得小神童曹玉为了保全自己,一慌神展开了“移形换位”步法,才躲避开红衣仙子花正红的三指急袭。

刚搭上手,就让对方抢占了上风,小神童再想用普通的招数对抗,哪还能够,只好一咬牙亮出了义父鬼王司谷寒所传的地狱十八抓来抵挡红衣仙子的玄阴绝户指。

花正红暗暗一笑,将本身功力一下子提高到了九成,两手的纤纤十指,点、戳、弹、划、指,指风嘶嘶,凌厉逼人,充分显示出玄阴绝户指的巨大威力。

小神童曹玉胆大包天,泰山崩于前而神色不变,纵不能拿生命当儿戏。师父武凤楼描述过玄阳绝户指的厉害,更何况对方身为阴阳教主首徒。被她点中一指,说不定就会丢掉小命。暴露身份事小,顾全性命和颜面重要。他掌法一变,用上了师门绝技先天无极掌,硬接硬架红衣仙子的玄阴绝户指。

想不到三招刚过,花正红趁一指逼退小神童之后,猛地斜飘两步,突然停下了手来。

小神童知道自己受骗上当了。心想:反正行藏已经暴露,何不趁机亮出判官双笔,先除去葛老妖这一条有力的膀臂,等六指和大头两位爷爷一到,直捣葛老妖的黄龙府,铲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忽听花正红冷冷一笑,慢声念道:“解药奇效,辅之以前三丸疗伤圣药,苦命人竟庆生还。君本血性中人,必会对我萌生爱意……”别看红衣仙子是低声念出,但听进小神童曹玉的耳中,不亚如沉雷轰顶,惊得他连连后退了三步。

红衣仙子一见曹玉如此,得意地一笑,又轻声念道:“绿儿百拜恩师驾前,孩儿蒙司谷玉少侠两次喂药,一息虽存,自知不久于人世,提聚残存之气,自去觅地长眠……”

听花正红两次滚瓜烂熟地背诵绿衣仙子留给自己的字笺,小神童知道那两张字笺都不是绿衣仙子所写,全出于站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女人之手。他悔恨自己鬼迷心窍,绿衣仙子伤成那个样子,能去天涯沦落吗!看起来叶正绿准是让她给弄走了。想到这里,关心绿衣仙子死活之心顿炽,抢堵了省心楼门口,向花正红喝道:“绿衣仙子现在哪里?快快交出!否则……”说到“否则”两个字,就有些难以措词了。红衣仙子妩媚地一笑说:“怎么不说下去啦?也觉得无法措词了吧?她是我的亲师妹,要你操的哪门子心?”小神童俊脸一红,失口问了一句可笑的话:“看起来那两张字笺是你瞎编的了?”

花正红粉颈一歪,笑着反问道:“怎么,你敢小看我写不出?实话告诉你,要是真让我那师妹自己写,还真写不出这么让你声泪俱下的好文字呢!要不要我本人也给你写一封有滋有味的情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