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东方绮珠当着钻天鹞子江剑臣和千里独行吴尚的面,说出了这番话来,更证实她出家的决心,和痴心苦恋武凤楼的真情。

身为师长之一的江剑臣,本身也是情海沉浮的过来人,神情一黯,扫了一眼东方绮珠,只见她面容虽然越发消瘦,却无有一丝一毫的幽怨之色;尽管花容玉貌更憔悴不堪,但消退了过去的凄苦之情。知她已决心退出情场,不再纠缠追逐,一心一意成全武凤楼、魏银屏的亲事,自己甘心情愿伴青灯古佛,以了终生,江剑臣的朗朗星目,淌出了晶莹的泪水。

千里独行吴尚虽然约略知道一些内情,毕竟和武凤楼相交太浅,尚没有完全洞悉一切。他本人也是个曾经情场失过意的人,如今眼睁睁看着一代武林娇女,号称青城明珠的绝世佳丽,就这么残酷地被断送了一生,认为太不幸了,连忙瞟了一眼武凤楼。只见他面色惨白,两眼茫然,也象是陷入了“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地步,知一言不慎,大错必将铸成,刚要和江剑臣商议一下对策,再设法劝解东方绮珠,突从大厅门外并肩走进了两个人来。头一个是先天无极派的上代掌门人展翅金雕萧剑秋,另一个当然是武凤楼的授业恩师追云苍鹰白剑飞了。

还没容江剑臣率领武凤楼上前拜见两位师兄,更来不及和千里独行吴尚一叙阔别,展翅金雕萧剑秋就连抢两步,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东方绮珠的秀发,凄然说道:“由于大伯的片纸只字,害得你自绝红尘,我不能看着你一误再误。出家之事,绝不准再提,容我和三位东方叔父商议后,再作定夺。”

展翅金雕萧剑秋到底不愧为先天无极派的上代掌门,他说出来的话,让东方绮珠和武凤楼都不敢再置一词,一场出家的悲剧,暂时被他给制止住了。

千里独行吴尚这才站起身形,迎着向他扑过来的展翅金雕和追云苍鹰师兄弟二人,四手紧握,六目对射,二十五年不见,恍若有隔世之感。

展翅金雕萧剑秋埋怨吴尚道:“自家兄弟,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仅仅为了区区一名,你老兄竟然能遁出武林之外,销声匿迹于山野之间。今日一见,我恨不得立即点破你的气海,让你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用人,看你还存争强斗胜之念不!”

说得在场的人,包括伤心欲死的东方绮珠和胆肝欲裂的武凤楼二人全都笑了起来。

最后还是追云苍鹰白剑飞提出去看望三位东方叔父,大家这才止住了笑声,让东方绮珠先去打个招呼。五岳三鸟弟兄、千里独行吴尚由武凤楼在前引路,走进了金、银、铁三头老豹的养病静室。

常言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一眼看清了三老豹的病情,再用推穴过宫的手法察看一番,展翅金雕就胸有成竹地说道:“三位叔父吃下去的东西,只是软骨散功一类的药物,下毒之人也顾忌三位叔父的名望太大,替自身留了些退路,减轻了药物的份量,合我和剑飞、剑臣三兄弟之力,使三位叔父扶杖走动,当不会太难,只是要恢复功力,就非得解铃还需系铃人不可了。好在已查出阴阳两极葛伴月目前盘踞在古都长安,捕人索药都很容易,大家就不必再日夜扰心了。”

千里独行吴尚突然冒出来一句:“可惜少林大还丹难求,而且需要三粒,就更不好开口求人了。”

一听少林大还丹能救治青城三豹的病毒,钻天鹞子江剑臣不由得想起了对自己痴心苦恋较比东方绮珠更苦的女屠户李文莲来。记得自己当初一日在虎牢关附近力斗十一个江湖上好手,失力致残,女屠户李文莲得讯后,星夜独上嵩山少林寺,倚仗西岳华山慈云师太的威名,强行将八粒少林大还丹,全部抢来,硬逼自己连吃三粒,又给了自己的徒儿缺德十八手李鸣三粒,直到目前还有三粒少林大还丹,在李文莲的身上。可叹李文莲为了救护自己母子,陷身火窟,虽然假天之幸,被她的大师伯生死牌尚天台救了出来,却烧得花容残损,面貌奇丑,从双塔山至今,还一点听不到玉人的消息,这一重重情孽,什么时候才是了局?萧剑秋见三师弟突然陷入了苦思,知他必是从东方绮珠身上触景生情,想起了女魔王侯国英和女屠户李文莲二人,自惭这两代人的爱情辛酸,完全是自己一手所造成。

他暗暗地自下决心,务必寻求妥善解脱之策。

正在大家各有所感,沉闷不语之际,玉面无盐东方碧莲和小神童曹玉从外面走了进来。显然可以看出,东方碧莲已喜欢上了曹玉这个刁钻调皮的大孩子。

小神童曹玉还是磕头虫一样,从青城三豹、千里独行、东方碧莲、东方绮珠到本门的三位师祖,一直磕到了师父武凤楼的面前。他的两道剑眉渐渐皱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