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缺德十八手又从腰中掏出了一个玉瓶,先交给乾坤八掌陶旺,然后正色说道:“请项老前辈具结永远不得再打开元寺前铁狮子的主意。干结交我,解药让陶二叔交你。咱们公道平安富,两不相欺。”

为了顾全老哥儿仨的性命,铁狮子项刚只好老老实实地出具了干结,并和病太岁娄鼎、瘦达摩薛天一齐在上面打了手印交给了缺德十八手李鸣。

李鸣这才示意陶旺把解药交给项刚。铁狮子只求解药到手能保全性命,接过羊脂白玉瓶,真还感激李鸣不已呢。

缺德十八手看项刚又想服用解药,他立即阻止道:“刚才的当,三位前辈还没有上够?实话告诉你们,你们刚才服下的并不是毒药,就连陶二叔手中的玉瓶,装的也不是什么解药,别再胡乱吃了。”

一席话说得项刚等人张口结舌,不知如何是好。

缺德十八手李鸣这才正色说道:“霸王城与黄叶观地属近邻,两派之间又无宿怨,前辈三人何必为他人作嫁!晚辈今天冒昧登门开个小小的玩笑,确是迫不得已,只求三位前辈置身事外,不再帮助峨嵋,李鸣晚日必登门来谢,就此告辞了。”

听了李鸣的这一番话,铁狮子三人个个面红耳赤,默然无语。李鸣趁机率耿、陶二老收拾好了布袋,一同退出了霸王城。

来到沟西的汉王城中,驼背神龙头一个称赞:“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齐天大圣孙猴子也准能让李鸣哄死。”

大家一齐笑了。

事情出奇地顺利,连满怀愁绪的武凤楼的脸上也绽出了笑容。他让师弟李鸣带路,在荥阳城内的一家馆子里,喝了个痛痛快快。直到金乌西坠,几人才动身向登封方向返回。

出了城门,驼背神龙突然说道:“当年楚汉相争于此,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项羽,曾兵困汉高祖刘邦于荥阳,高祖幸得手下的大将纪信假扮自己诓骗了霸王,才得脱身逃往成皋。霸王得知大怒,将纪信活活地烧死在荥阳。汉高祖刘邦登基后,降旨建庙立碑追悼。我耿直受刘氏厚恩,恰巧来此,想焚香烧纸去凭吊一番,谁愿同去?”

李鸣首先应和,所有的人也都欣然愿往,大家就一同来到了纪公庙。

四人中以武凤楼读书最多,一进庙内,他就从碑记上看出,汉代所建的古庙已遭兵乱毁坏,现在的纪公庙是唐代在原址重新建立。在几十块碑刻中,武凤楼看到属唐武周长安二年大书法家卢藏撰文书写的石碑最为珍贵,碑额上刻有“汉忠烈纪公碑”六个大字。他忙晓耿直等人前来观看。

只听缺德十八手大声叹道:“瓦罐不离井沿破,大将难免阵前亡。在剪除魏阉党羽中,我师父首居头功,我大哥出力最多,又能如何呢?还不是隐身在江湖之中,舔血于刀头之上。特别是明知大哥奉老母临终遗命和银屏姐订了婚约,还三次赐婚,逼大哥入赘青城。”

武凤楼见师弟的话越说越有些离谱,刚想放下脸来喝斥李鸣一番,忽然听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说道:“原来三次赐婚不成,都毁在你这缺德阴损的东西之手,我要你永远闭上你的这张缺德嘴!”话到人到,一个白衣老妇人突然出现在缺德十八手的面前。

别看李鸣胆大包天,刁钻缺损,一眼看清白衣老妇人就是东方绮殊新拜的师父白衣文君薛凤寒,吓得他一缩脖子后退了好几步。

也是活该出事,武凤楼出于对东方绮珠的内疚,见了白衣文君当然有些迟疑。舌尖嘴巧的李鸣一来自觉失口,二来也真怕这个老寡妇的蛮横,不敢出头。

不料,一向随和的乾坤八掌陶旺这一次犯了脾气,他先不答应了。只见他身躯一晃,横拦在白衣文君的身前,因气她说话太凶,就不三不四地说:“哟!一个老娘们家,不在家中侍侯丈夫、抚养儿女,蹿到这里亮什么相?真该给你换个厉害的男人管管你!”

这真是哪壶不开专提哪壶,白衣文君没过门就守寡,几曾听过这等污言秽语,脸上立时罩上了一层煞气。

武凤楼、李鸣哥儿俩做梦也想不到,乾坤八掌陶旺能有眼不识泰山地认不出白衣文君薛凤寒,可再想阻止已来不及。

还是缺德十八手临危不乱地急喊了一声:“陶老伯,不得胡言乱语,她是白衣文君前辈。”

一听老年妇人是当年黑绿白三魔女之一的白衣文君薛凤寒,乾坤八掌真恨不得自己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再向人家赔礼道歉。

驼背神龙气得一顿脚,恨不得蹿上去狠狠地揍老陶旺一顿。他虽没有见过薛凤寒,可对白衣文君的为人正派极为钦敬。如今一看薛凤寒虽已年过花甲,仍恍如四十许人;虽然满头白发,面目仍很秀丽;虽然气得身躯抖颤,却显不出丝毫轻狂。他刚想拉着武凤楼等一齐上前解劝,可惜晚了一步。白衣文君薛凤寒玉齿一错,“呛”地一声亮出了寒芒四射的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