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两个人的陡然出现,真把一向足智多谋、应变过人的缺德十八手给难坏了。

他知道久子伦和自己的义父战天雷过去在江湖上为了名号之争而结有仇恨,一向互不相容,以致每次相遇无不是拼死角斗。十年前,最后一次在西岳华山拼斗,竟然一齐坠落在华山接天台下的万丈深渊之中。也是二人洪福齐天,都幸而未死;今日狭道相逢,岂能善罢甘休。

李鸣想双方都是自己的亲人,六阳毒煞战天雷是自己的义父,六指追魂久子伦是自己师娘侯国英的盟兄。巧而又巧的是双方都有帮手,自己的义父有少林醉圣相伴,而六指追魂也有他的盟弟秦岭一豹许啸虹同行,这四个人若真为了意气之争而拼斗起来,就连独步当代武林、自己的师父江剑臣,恐怕也分格不开,而且也会破坏了自己此行的请人大事。人见愁第一次感到事情扎手。

李鸣向久、许二人见过礼后,六阳毒煞战天雷何尝不怕坏了干儿子李鸣的大事,他平生第一次向别人说了软话,他向久子伦说:“十年前,你我接天台坠落不死,实赖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狭道相逢,是敌是友?但凭久兄尊意。”

六指追魂久子伦哈哈大笑说:“六阳毒煞也会说出富有人情味的话来,真真难得,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李鸣知道该是自己说话的时候了,连忙把自己奉掌门师伯之命,来开元寺请酸举人出来主持大典的事详细叙述了一遍,并恳切地请求久子伦放弃争名号之怨,而和义父战天雷握手言和。

久子伦脱口赞道:“怪不得战老毒今天会这么通情达理,原来是舔犊情深呀!

冲着李鸣这小子,咱二人的事暂时放开,有要我们弟兄帮忙的地方,尽管张口好了。”

看到两个老人都为了自己而放弃多年的宿仇,李鸣非常高兴,先谢过了久子伦、许啸虹二人,才正儿八经他说:“此次是奉命来请窦前辈,不是寻仇报复,根本无须拼斗,自然不必求各位前辈相帮。等我办妥这件事后,当尽作晚辈的一点孝心。”

醉和尚抢着问道:“光尽点孝心有屁用,给不给烧酒喝?”

李鸣痛快地答道:“自然请前辈们一醉方休。”少林醉圣才没有话说。

不料缺德十八手李鸣的话刚落音,一个小沙弥已来到大家的面前,双手合十当胸,口宣佛号:“阿弥陀佛!敝寺方丈请各位施主到开元寺待茶。”

六指追魂哈哈大笑道:“客未登门,主人先请,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小沙弥脸色一肃,第二次合十说:“敝方丈指令小僧,非把各位施主请去不可,请各位施主随我来。”说完,不管请的人去或不去,他却扭转身子,先行举步带路了。如此一来,连一向不肯露出锋芒的秦岭一豹许啸虹也冷冷一笑说:“好一个霸王硬上弓的请客手段,别人去不去我不管,开元寺的茶,我吃定了。”说完,头一个向小沙弥追去。

众人刚到寺内,开元寺住持方丈冷面如来虚无大师的师弟紫面罗汉虚空大师早已迎了出来,合十致意,恭引众人从东边一个月亮门向大雄宝殿后面走去。

大雄宝殿后面,是一个非常幽静的院落,苍松翠柏,古木参天,三间静室,前后花木扶疏,错落有致。

紫面罗汉陡然反转身躯,再次双掌合十说道:“贫僧奉大师兄虚无禅师之命,专诚恭请各位施主到此,并有话向各位施主说明。大师兄多年和两位好友在后面塔内静修,为了怕俗人打扰,后院中修造了一条特殊甬道,非有绝顶轻功,不好通过。

各位有愿去者,请随贫僧入内;不愿试的,可去静室待茶。”说完,默默地盯住众人,好像是在掂量众人的分量,不再罗嗦。

众人知道,释、道、儒三位奇人既被人称为三圣,那条特殊甬道就绝不是小小的摆设。

好在一行人中除去李鸣外,都是武林中绝高的人物,自然不会怯阵。只是此行的主要人物,正是功力差的李鸣,这不能不使大家有所顾忌了。

李鸣多么聪明机智,一看几位老前辈迟疑,就知道是怕自己出丑露怯,别请不出窦府儒先栽了跟斗。他胆大包天,脸皮又厚,哪里能就此停步,头一个含笑说:“能亲身领教三圣的教诲,真是六生有幸。小子我头一个愿去,请方丈引导指点吧。”

缺德鬼一马当先了。

言出如墨,势难更改。六阳毒煞战天雷首先抢到了李鸣的前面,他怕干儿子李鸣轻敌有失。在紫面罗汉的引导下,来到了最后一进院落的角门。紫面罗汉一闪身形,侧立旁边,把并肩走在前面的六阳毒煞和缺德十八手父子二人给推到了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