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辽东第一勇士、多尔衮的帐下总管铁阁达一挥手中的铁琵琶,抢先攻上。

小神童曹玉虽然泼辣胆大喜欢滋事。但对铁阁达的武功,却是亲自领教过的,知道由于一时大意,已陷入了敌人所设的陷阱。真后悔这次出来瞒过了师父,不然有师父的一口五凤朝阳刀,又何惧铁阁达这么区区四人。

不说小神童暗暗后悔,只见缺德十八手李鸣微然一笑说:“我李鸣不过武林中一个不起眼的人物,竟蒙多尔衮亲王把我列为首要对手,来加以铲除,我真是虽死犹荣了。只不过大总管可还记得五凤朝阳宝刀吗?”

铁阁达哈哈地狂笑起来,然后狞然说道:“李鸣,你死到临头,还敢逞口舌之利,实话告诉你,你今日之死,也是从口舌上引起,你要不巧骂我家王爷,也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王爷曾起过誓言,不杀你李鸣,他誓不瞑目,你认命吧。上!”

阴氏三兄弟刚想一拥而上,缺德十八手李鸣双手连摇,口中忙说:“今天乃两国之间礼尚往来,非关外会猎可比,铁总管一意孤行,我掌门师兄一步赶到,恐怕你难逃刀下厄运。”

辽东总管铁阁达到底是一个粗人,哪里及得上人见愁李鸣的机智聪敏,一听此言,更是得意非凡,阴沉地一笑说道:“王爷千岁一向运筹帷幄之内,决胜千里之外,已密令四棍八锤等人监视在外,看住了你李鸣的靠山,你就死了心吧!”

小神童曹玉看师叔李鸣从容不迫,既不忙着先下手为强,又不打算突围逃走,只凭三寸不烂利舌喋喋不休。他刚想猛然切入,和师叔并肩厮拼,舍出性命为师叔减去一些危机,突然一条极为眼熟的黑影从左侧贴了上来。这孩子眼快,一下子认出了来人正是自己的师父武凤楼。

曹玉这下明白了,这全是师叔李鸣的鬼门道,他明知多尔衮恨自己入骨,决心杀掉他解恨,才故意打手势叫我和丧门剑约斗,知多尔衮必然派人盯住,又故意和自己商议瞒着武凤楼私下偷走,再暗中告诉师父真情,叫他设法避开四棍八锤几个猛汉的监守,脱身来此,也诓得铁阁达说出了真情。

只要捉住在场的四个人之一,逼他写出口供,就可使多尔衮逃不脱企图暗杀天朝人员的罪名,如此一来,说不定真能使多尔衮无颜再去京城面圣,最低也可以煞煞他的凶性,在周年大典中,不敢再有所图谋。

小神童想到这里,心情好不舒畅,煽风点火地说:“光说不练是嘴把式,动真的吧!”

随着话音,两只判官笔出一招“双龙出水”直点铁阁达脑后的玉枕穴。

铁阁达冷哼一声说:“手下败将,硬来送死。”他怕空了自己这一面,让那个多尔衮下死令除掉的李鸣逃脱,便原地不动,使出一招“倒敲金钟”,想凭自己的力大,用左手中的铁琵琶把小神童的一对判官笔磕飞。再合力去杀人见愁。哪想到自己的铁琵琶还没有挥出,左侧却传来了一声“住手”,声音虽然不高,却字字沉稳有力。

铁阁达扭头看去,武凤楼披着一身皎洁的月光,正好卓立在自己的上首。铁阁达心中一寒,知道今晚的图谋可能要落空了,但多尔衮下令时那两只鹰隼般的目光所喷射的厉芒,迫使他不得不咬牙拼命,遂低吼一声说:“三位看死了武凤楼。若放走了李鸣,在场众人一齐去领王爷的重赏。”他故意把重责说成重赏,是暗示三阴非杀死李鸣不可。抛下武凤楼向李鸣扑去。

场子中热闹了,丧门剑阴世礼仍然找他的老对手曹玉,而追魂刀阴世义、断骨斧阴世智分两面夹攻了武凤楼。

断骨斧阴世智哪知厉害,反手挥出巨斧,一道凌厉的寒芒向武凤楼膝盖间砍去。

武凤楼嘴角掠过一丝冷笑,修长的身影一欺,踏中宫直进,左手五指成钩,恰好抓住了阴世智的断骨斧背,右手五凤朝阳刀电闪而出,架在了对方的左肩胛上。

铁阁达一声惊呼,还未喊叫出来,突然一个威猛的声音,起自荒庙的台阶之上:“武侍卫,请手下留情。”武凤楼扭头一看愣住了,发话的竟然是满洲枭雄多尔衮亲王。

李鸣这盏不省油的灯突然亮了。他先示意大哥武凤楼放开了断骨斧阴世智,然后抢出两步拱手说道:“午夜更深,惊动了王驾,李鸣在此请罪了。”

多尔衮对李鸣既恨之入骨髓,又畏之如蛇蝎。知道在嘴皮子上非受奚落不可。

见李鸣一软,心中一宽,刚想交代几句场面上的话就带领几名属下走开,不想小神童曹玉开口了,他陡然向多尔衮问道:“夜寒露冷,不知王爷何故驾临荒亭?”问完,还深深地打了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