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好个客文芳,大敌当前,生死关头。她还能巧语如珠,娓娓说来,没有一丝惊恐、一丝慌乱、一丝暴怒,甚至没有一丝绝望!

江剑臣也是一副傲骨凌人的脾气,一见客文芳的生性,简直和女魔王不相上下,俏丽也平分春色,真不愧为一母所生,不禁对她微生怜意。他毫无心机地说道:“客文芳,我现在改变了主意。只要你献出御宝,让我能在朝廷面前交差,我就网开一面,放你逃往天涯海角,终了一生,你看如何?”

客文芳听了江剑臣的话,凝神端详了江剑臣许久,然后微微闭上了那双秋水盈盈的秀目。

半晌之后,突然睁开了美丽的双眼,冷静地说道:“这两样御宝,关系小皇帝的登极周年大典。朱由检刚愎自负,又生性多疑。我命邵一目盗宝时留下你的名字,这早已国人皆知。

假若你放走了钦犯,纵然是双手捧宝上朝,你能交得了差吗?为了皇上的尊严,小皇帝能怎样处置你,你想过没有?“

江剑臣颤栗了一下,陷入了沉思。纵观祟祯登极以来,对自己的冷淡和怀疑,是最清楚不过的。他明明知道自己是个人间弃婴,却降旨立逼自己申奏三代宗亲,明明知道杨鹤是自己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却硬是传旨让他带发修行,杨鹤被杀后,他又通过老驸马传谕,逼迫自己去石城岛骗杀侯国英。

侯国英才是这一切的总根子,如今,国英未死,他能容许自己和她双双并立朝堂吗?纵使自己找回御宝,却不把钦犯捉拿归案,岂不是正好给朱由检剪除自己找到了借口。他素来不说谎话,又不好实话实话,只好默默无语地怔在了客文芳的对面。

客文芳又格格地笑了起来,极为娇媚地叫了一声“江三爷”。接着清朗地说道:“谢谢你并不骗我,你知道小皇帝绝不会饶恕于你。事情明摆着,我不献御宝固然得死,献宝也难活。我又不憨不傻,不疯不魔,你想,这宝我能献吗?可你就不同了,没有这两件御宝和我客文芳的人头首级,你就真交不了差。看起来,你的处境比我要糟得多了,是不是?”

江剑臣不愿再听下去了,双臂一抬,打算动手。人影一晃,一条五尺铁枪和一把巨型大斧搭在了一起,拦在了客文芳的身前。

客文芳飞快地扫了江剑臣身后一眼,没有发现有人潜藏。因为,女魔王已悄悄地掩到石室后边去了。客文芳真的相信只有江剑臣独自一人了,她倏地脸色一变,粉面罩霜,恨声说道:“我对君实在恨不起来,恨的只是我那个该死的姐姐。圣泉宫第一眼见你,就酿成了今日的结局。我早已觅就一处世外仙境,想求君陪我同去,作一世逍遥神仙。求君怜我一片痴诚,平生夙望。弥天大祸,一走自消。是敌是亲,在君一言了。”

江剑臣身躯猛颤。心想,真的应了胖师叔的话,这女孩果然也和她的姐姐一样对我一往情深。事出无奈,他只好动用他的盾牌了。

江剑臣轻轻叫了一声“英妹”,宛若一声晴空霹雳,震惊了两颗芳心。

江剑臣一声“英妹”,女魔王侯国英知道这道难题,只好自己出头解答了。她毫不迟疑地从石室侧后隐蔽处纵身出来,不显山不露水地叫了一声:“妹妹!”

侯国英的突然出现,使客文芳浑身一抖,颜色大变。她万万想不到侯国英竟会死而复生,更想不到她竟然和江剑臣一起前来捕捉自己。

她恨极了这个一母所生的姐姐,右手往腰际一扯,一口可软可硬、刚柔相济的软剑已亮了出来。接着左手一挥,樱唇中狠狠地吐出了一个“上”字,三条比怒矢还疾的身影一齐向女魔王侯国英扑去。

一把月牙形巨斧带着撕人心肺的啸音,劈向了女魔王的头部。斧招之快,劲力之猛,不亚于五丁六甲神开山!那条五尺铁枪,硬是给当作了棍棒,一招“拨草寻蛇”,滚向了女魔王的两膝,出手迅疾,力挟千钧,稍一扫中,必然筋断骨折。更为厉害的是客文芳左手趁一挥之势,已掐指成诀,右手软剑挟着暴怒之势抖出五朵剑花,指向女魔王侯国英的胸前各个要害。

三下夹击,是诚心一下子要女魔王的性命,根本不容江剑臣有插手救护的空隙。

女魔王侯国英的功力再高,应变再快,但在她出乎意外,毫无防范的情况下,陡遭三个功力比她低不了多少的厉害对头的拼命夹击,她避开一处,难逃两处。避开两处,却万万逃不掉三处。可三处攻来的狠招,不管漏掉了哪一招,也准死无疑。

正在客文芳心中暗喜,庆幸即将得手的一瞬间,江剑臣象一把锥子似的一楔而入,左臂轻舒,女魔王侯国英的娇躯已被他挟入肋下。两腿猛提,那五尺铁枪从他脚下滚过。借双腿一提之势,已挟着侯国英左移二尺,客文芳的致命一剑,被他轻轻巧巧的闪开了。同时,右手的短刀刀背,也敲上了那把月牙斧的斧身,一声金铁交鸣,激射出一溜火星,凭先天无极真力,以轻而短的兵刃,硬把力大斧沉的黑风峡斧王富哙连人加斧震出三尺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