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刘太后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王承恩赶紧扑地跪倒,奏道:“事情突变,尚未查明,太后不宜再去东岳。奴婢请銮驾回宫,斋戒十日后,再去不迟。”有了王承恩这一句话,刘太后立即传下口谕,全部人马车驾,调转方向,一阵风似地往京城驰去。

江剑臣在王承恩奏请銮驾回宫时,已把眼离开了吴觉仁伸过来的手臂。直到銮驾向北动身,他仍是不忍回过脸来。

是的,吴觉仁已残了一足,哪堪再断去一臂,而且是一条右臂!但没有解药,这种罕见的毒蛇,只要毒汁顺着血液流到中腑,马上就得致人死命。江剑臣不禁身躯抖颤起来,虎目之中垂下了两滴清泪。

吴觉仁哈哈一笑说:“壮士断腕,何足挂齿!大不了拜在三爷门下,传我一套左手拐法。

请三爷快快下手!“

江剑臣为吴觉仁这浩然胸襟深深感动了!

嗖的一声,抽出了短刀。钢牙一错,高高举起。但是,他将要下落的手颤抖了。

这只手曾屠戮了无数生命,但那都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呀。而今要断去的,却是为了帮助自己的血性朋友的膀臂,他下不了手。

吴觉仁左手一伸,夺过短刀,从肩井下只一切,就卸下了自己的右臂,人也昏死在江剑臣的怀中。

展翅金雕萧剑秋亲自下手,为他点穴止血。武凤楼撕下了自己的衣襟,用刀创药敷好,细心地为他包扎起来。老驸马冉兴拇指一伸说道:“真是一条硬汉子!曹玉,雇车去,由本宫带回府去调治。”

车子雇来之后,吴觉仁已经苏醒。他面无血色,满脸痛切地用左手抓住江剑臣的手腕说道:“我的家门不幸,大师兄罪不容诛,杀之实不足借。两个师弟枪霸、斧王如迷途不深,请三爷放他们一马。

还有我的小妹,因为先天残疾一手,名叫吴守美,可能会来找我们。三爷有机会见她,可传我之话,令其速回黑风峡,以奉老父晨昏。结识你,我很荣幸!“说完,被武凤楼、江剑臣挟上车去,随老驸马冉兴奔赴了京城。

吴觉仁走后,江剑臣足足有两盏热茶的工夫没有平静下来。

这个客文芳太狡猾、太狠毒了!她早在极盛之时就找下了今日的替死鬼。看来。

这个侯府二夫人必是柳万堂的独生女儿柳莺儿无疑了。而且这个柳莺儿,也是她为了杀人灭口,遣人暗杀。邵一目有意藏蛇马鞍,也是她安排下的迷雾。可笑自己和曹玉潜肽Э撸旒D褐校裁挥性诖贝惫碛爸斜娉鏊穆秸婷妫贡凰?

自己眼皮底下携宝逃去,怎能不叫江剑臣思潮起伏,悚然心惊!

掌门人萧剑秋喟然一叹道:“为君者,一事不明,就会酿成大乱。两代皇帝,宠信了魏阉,就造成这么大的杀孽。客文芳是谁?逃向了何方?连她是什么模样我们都不曾见过,茫茫人海,何处去寻。这串朝珠必非原物,到底如何追综?要是有……”

众人心中雪亮,知道掌门人萧剑秋咽下去的那句话是“要是有侯国英活着,就好追踪捕拿客文芳了。”但女魔王生死茫茫,香消玉殒,谁又能肯定她是死是活。

所以听了掌门人的话,先天无极派老少群侠无不追念伊人,黯然神伤起来。

这时,树林里突然走出了一个断臂的中年人。

来到切近,大家才看出是追云苍鹰白剑飞,他先给掌门师兄见了礼,江剑臣又率领武凤楼、李鸣、曹玉等人拜见了白二侠。白剑飞向掌门师兄萧剑秋说:“从本派资料上看,明年就是我先天无极派开山一百年的大典,许多友好不断去蒿山黄叶观打探,催问大庆之日。剑飞一向粗鲁贪杯,怕得罪了友好,请大师兄返回黄叶观主持筹备一切。据说,住在天山的三位叔父,也动身前来。”

展翅金雕萧剑秋为人端谨,对师门百年大典,他岂能轻视?一听白剑飞提起,就安排江剑臣等人谨遵门规,小心从事,少造杀孽云云。然后,随二师弟白剑飞向蒿山赶去。

缺德十八手李鸣突然高兴起来。在向南追赶的路上,武凤楼私下埋怨说:“三师叔日坐愁城,十日之限将到,亏你还能高兴得起来。”

李鸣悄悄地对武凤楼说:“大哥,我估计我师娘死而复活了。”

武凤楼愕然一震,但马上又斥责李鸣道:“无凭无据,你胡嚼些什么!玉儿都成大人了,你还是没个长辈的样子哪行?你再像以往那样调皮,我就告诉三师叔,看他调训不好你才怪呢。”

缺德十八手李鸣不吭声了。武凤楼忍不住贴近了他,悄声问道:“喂,你的话有点儿根据吗?”

李鸣反而又端起了架子来,绷着脸说道:“从今往后,我算哑巴了!我可真怕师父他老人家揍我。袁家堡只一巴掌,几平没打掉我左边的全部牙齿。我还想多啃几年鸡大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