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魏银屏再也忍不住了,珠泪迸流,凄楚悲凉地说道:“银屏不幸,生于奸逆之家,当今绝不会恕我,君请忍痛割舍吧!”

武凤楼一听银屏说出决绝的话来,以为她太不了解自己的真情,陡然肃容正色,收手而退,一言不发地转身欲走。

魏银屏猛然扑过,跪了下来,带着哭音说道:“君有匡扶之功,妾有杀头之罪。

长此下去,必遭殃及,岂不爱之而反害之。客氏七凶,非等闲可比。

客文芳之奸诈,较侯国英犹甚。君可叩请皇上,以守教为名,速速离京返杭,勿以贱妾为念,以保武氏香烟不断。“

武凤楼陡然转身,怒极反笑,冲口说道:“既然如此,你何不速死?以断我念。”

看了武凤楼那副愤痛欲绝的样子,魏银屏不哭了。她叹了一口气道:“君心如铁,妾罪弥大焉!不说这些了,听我把七凶和魏家的关系告诉你吧。”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携着武凤楼的手并肩坐于床上。

武凤楼紧揽魏银屏的香肩,用手摩挲着武夫人临终之前戴在魏银屏纤指上的定婚戒指,温言安慰道:“银屏,自从你我奉命定婚那天起,你就成了武家唯一的儿媳。没有你,哪里还有武氏香烟!今后,不准你再生他念。

万岁不会寡恩到我武姓头上,他一来是老父的学生,二来和我又是叙盟兄弟,只要我执意到底,顶多不要封赏,咱们回江南老家种田去,你难道还指望夫荣妻贵吗?“

魏银屏见他痴得可怜,心底涌起一股难言的酸楚和欣慰,凄然一笑,接着刚才的话头说道:“客登山两兄弟,是圣泉夫人客印月的两个嫡亲哥哥。客文芳可能是叔父未入宫前的骨血,为客氏所生。她经常去圣泉宫,一住就是十天半月。

客文芳恨我叔父待女魔王侯国英独厚,让她大权总揽,出尽了风头。常为不能公开自己的身分,心怀不满。我叔父只得把青阳宫的财宝竹帛大多交由客家保管,七凶才奉命在青阳宫外另筑巢穴,让客文芳富极国人,也为自己势败后留下一条退路。不料,侯国英出卖了叔父,这些东西自然落入了客家。我估摸,叔父外省心腹可能和客氏七凶已有勾结,起了死灰复燃、东山再起之望。

过去,曾听人说客文芳和一皇亲国戚有染,内情不详。这些情况,我已告知了鸣弟。凤楼,你出宫去吧!请君自珍,好自为之。不管多么艰难,我等着你。此地切忌再来,以免当今生疑。记之!戒之!“说完,已站起身来,准备送别。

武凤楼陡然想起一事,急问银屏道:“过去青阳宫中,除去五毒神砂郭云璞外,还有用毒的恶人吗?”

魏银屏想了半天,才若有所悟地说:“客文芳有一师父,名叫柳万堂,听说好摆弄一些毒虫什么的,我也知道得不多。国英姐姐倒是知之甚详,可惜,她已不在人世了。”说罢,眼圈一红,竟然抽泣起来。

武凤楼知道此地不可久留,又安慰了她一番,凄然相拥,洒泪离去。

回到老驸马府,因为急于想知道小神童曹玉的消息,就一直静坐等待。直到东方现出微明,李鸣才拖着疲倦的身子走了回来。见了武凤楼就说:“我在野鸡溜子的秘密巢穴等到天明,也不见他归来,只好自己回来了。”

武凤楼越发焦急难耐,宛如油煎火燎一般。而缺德十八手李鸣却倒头沉沉睡去了。武凤楼见自己的师弟疲倦成这个样子。也不好发作。他哪里忍耐得下去?刚想再出去一趟,忽然门上人送来一张字笺。

武凤楼从那人禀告中,断定必是野鸡溜子所送,连忙取开一看,上面只有四字:孩儿无恙。

看出是曹玉的笔迹,武凤楼才稍微放下了心来。等李鸣醒来时,已是中午时分。

下人刚刚送上了饭菜,江剑臣匆匆赶到了驸马府,武凤楼、李鸣欣然上前见礼。

江剑臣缓缓说道:“我已由文渊阁编修学士贾佛西奏准,叩见了皇上。万岁限期在大典前找回御宝,一切免究。可贼人又深藏不露。真真急煞人了。”

武凤楼等三师叔平静下来,才一边吃饭。一边把胡眉走后发生的一切以及派曹玉暗窥鼠洞之事说了一遍。江剑臣立时神情振奋,恨不得把这窝藏在暗处兴风作浪的硕鼠一网打尽,立毙掌下。这时,武凤楼把贾佛西手抄的那招血屠三式,一刀三斩呈给了三师叔江剑臣。

钻天鹞子江剑臣杀心正重,看了这一刀三斩,好象着了魔似的,不仅用手比划了一番,还用纸画了一把刀样。最后,站起身来,练习了几个身法。凛然吩咐李鸣道:“速到外面,照纸上这把刀的样子打造一把来,我晚上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