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见屏风后走出七人,缺德十八手李鸣知道是时候了,连看也不看那七人一眼冷然道:

“怎么赌?玩骰子最干脆,一掷三瞪眼,穿脱利索的。刘二,取骰子来!”

李鸣垂了钩子,他要看身旁的七条大鱼认不认香饵。

果然,为首一人开口了:“朋友囊怀巨金来此,就是要赌一个痛快。不客气地说,这一

屋子人都想啃你几口,我看还是元宝过瘾。你独战群豪,也带劲,敢吗?”

缺德十八手心里一喜。他就是要有一个人代自己说话,才省得露出破绽,坏了大计。如

今有人开口了,他还是装做不睬人,只扬声叫了一声:“刘二!”

野鸡溜子刘二孬应了一声,迅即把一个铁梨木宝盒取了出来,躬腰递给李鸣,低声提醒

道:“请二爷高升一步,到那间小屋去。”

原来押宝这玩意儿,纯粹是靠心机,四块子分红幺、黑二、黑三、红四,除去押孤丁是

押一赔三,其他都是押一赔一。如果押二,庄家开的是二,自然就赢了,如果庄家开的是四,

押的就输了,要是庄家开的三或者幺,就算滑头,亦即和局。另外,还能押黑或者押红,颜

色对赢,颜色不对则输。

庄家为了怕被人瞧出神气,一股都是单独藏在一边,由送宝盒的人把宝盒送到赌案上,

再由开宝盒的红堆和算筹码的黑堆一个开,一个收钱或赔钱。

野鸡溜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劝李鸣去暗处装宝子。李鸣故意嘴角带着满不在乎的冷笑,

只是站起来走到西间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撩起衣衫的下摆,把一个空盒和四块宝子藏在下面,

装好了一宝,拿出来,递到刘二孬的手上。

刘二孬把宝盒用右手平托着,来到赌桌跟前,作难道:“侯二爷没有黑红堆,这宝怎么

开?”

李鸣话音冰冷地说:“老子只认识你老小子一人,上哪里去找黑红堆去?就是有人要干,

老子还信不过呢。就咱们二人,我做庄,你一兼三,招呼他们下注。”

李鸣的这几句话也太难听了!野鸡溜子刘二孬拧了两下脖子,向那些御林军和锦衣卫的

军官们苦笑了一下,把宝盒往桌案上一放,大声叫道:“下啦!下啦!”嘴里喊着,扭头瞟

了李鸣一眼。

只见李鸣盒子交出,已闭紧了二目,好象在盘算下一宝装啥似的。刘二孬向押宝的使了

一个眼色,右手微微一震宝盒,宝盒里的子退出了三分之一。

押宝的人霎时间明白了,知刘二孬是诚心捉姓侯的冤,大放外水。因为把宝子退出三分

之一,就跟掀开给人看一样。现在盒子下的宝子露出了两个,一半红点,众人一下都押上了

四。

刘二孬一掀宝盒,正是红四。他喊了一声:“通赔!”没赔之前,先拿两张银票塞到自

己怀里,再赔给大家。押宝的人中暗想:你姓侯的不是相信刘二孬吗?这老小子冤不死你才

怪呢。

一连三宝,刘二孬都是偷偷把子退出三分之一,押宝的也都是看了三分之一才下注。好

家伙!凡是押宝的都打发人去家里拿银子,没有现银就去借,恨不得马上凑足十万两,一注

就赢完庄家的赌本。

李鸣的三盒宝开得很慢,好象有意等着这些人去弄钱来赢自己。直到第四盒宝一上桌,

那个中年文士和刘二孬一对眼神,刘二孬叫道:“候二爷,十万两银子已输了八万,这第四

盒没有钱赔,要不要限一下注子?”

所谓限一下注子,就是让押宝的人只准下与庄家现钱相等的注子。

李鸣好象输疯了似的,两眼圆睁,满头大汗,他一咬牙。又从怀里掏出三颗闪闪放光的

珍珠——这是女屠户李文莲赏给他和武凤楼、曹玉的见面礼,往桌上一放,哑声说道:“老

子身上有输不完的珠宝,不管下多少,老子一文不欠。今夜老子拼了!”

这一下子可乱了营了!中间的文士等刘二孬把宝子退出三分之一,光板没有点子,大家

都知道是幺,他一手按住刘二孬的手面,冷笑说道:“侯朋友有心挤这一宝,你等人下足了

注再开盒。”

赌鬼们都知道姓侯的只有这一盒可开了,纷纷把全部的银子押了幺的孤丁,甚至有的人

把戒指或别的值钱的东西帮一古脑儿押了上去,赌案上几乎成了一座小山。

野鸡溜子把盒子盖好,向李鸣喊道:“候三爷,注下得太多,我负不了这个责!还是你

老自己来吧。”他这是怕李鸣不认帐,叫李鸣亲自来开宝盒。

李鸣走到桌子边上,脸色铁青,嘴唇也颤动不止,扫了一眼赌案上的赌注,铁青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