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眼看这一道难关就要顺利通过,道旁树林中几声鬼嚎,嗖,嗖,嗖,已抢出鬼王鬼母并

地狱十八鬼卒来。鬼王司谷寒乱发披肩,鬼母阴寒月形如鬼魅,十八鬼卒宛如炸开地狱逃出

的一群厉鬼。煞是惊人!老驸马冉兴几乎吓得栽下马来。

武凤楼刚想发话,女魔王侯国英已抢先一挥手说:“君山恶鬼谷的人,王法难管,速护

驸马千岁回避。”

四名锦衣卫一名牵马,一人开道,二人亮出兵器,不容分说,已名为保护实则挟持着老

驸马冉兴往回头路驰去。

女魔王嘴角含着一丝冷笑,马鞭一抖,马后的锦衣卫刷的一声,齐崭崭地退往树林之前。

看上去是袖手不管武林搏斗,实际是卡断了三人的退路。顿时形势大变,使武凤楼、李鸣、

曹玉三人陷于绝地。

小神童曹玉早已憋着一肚子恶气,冷古丁地判官双笔左手“魁星点元”,右手“毒蛇归

穴”,宛如一条弩箭射向麻面鼠千里远。剑门三雄一来是锐气先减,二来又知恶鬼谷的人难

缠,哪想到曹玉反倒先下手为强!麻面鼠偏头躲开了上面的一招“魁星点元”,另一招“毒

蛇归穴”已插入他的软肋。

万士其兄弟情切,来不及抽出兵器就吐气开声,暴喝一声:“小子找死!”双掌已化成

“推山填海”,直奔小神童曹玉的右肩右肋砸来。

好个曹玉,他没学好师父武凤楼的绝技,反而把缺德十八手李鸣的损招怪式偷学了个够。

一笔重伤千里远,把右边要害之处全卖给了万士其。也是瘸狐狸万士其聪明一世混蛋一时,

加上痛极生疯,死命地双掌压来。小神童曹玉还怕线短了钓不住这条大鱼,故作惊慌失措地

一式“倒拧萝卜”,俯身前蹿,逃避万士其的双掌下击。万士其心中暗喜,猛提丹田真气,

加足了力道,把双掌陡翻出去。

这就应了“欺敌太甚,兵家大忌”那句话了。由于招式递出去过老,南宫烈刚喊了一声

“老三”,小神童曹玉的判官双笔已分从左右两肋间抖手而出,人也借势向前窜出去五尺左

右。

上下几百年,查遍武林也没见过这种缺德的打法!万士其的双掌,竟被小神童抛出去的

双笔完全穿透了。只听他一声惨叫,跌坐地上,两支判官笔便牢牢地穿在他的双掌之上。瞬

息之间,剑门三雄重创其二。

火神爷南宫烈气炸了心肺,仰面朝天一阵子狂笑,一件火红的长衫猎猎作响。没等他发

功,缺德十八手李鸣已拦在了火神爷的面前。这小子是有名的人见愁,他不光明阻火神爷暗

护小神童,还冷笑着嘲讽道:“南宫帮主,剑门三雄叫一个黄口小儿拾掇了两个,你老还真

好意思和一个小孩子拚命呀?那可是胜之不武,不胜为笑啊!真想出气,冲我来。”

火神爷南宫烈明知李鸣使坏,可又无法反驳,把牙一错,猛提双掌,便想用独门武功六

阳拳和朱砂掌取李鸣的性命。武凤楼深知李鸣不堪南宫烈一击,右肩一塌,还未攥住五凤朝

阳刀的刀把,李鸣己双轮一碰,击出一溜火花,急急说道:“请你老人家别急,听我李鸣一

言。”,南宫烈只好一顿。

只听李鸣朗声说道:“我李鸣纵横江湖,结仇太多,欠的债自然也多。看样子,我是难

逃过今天了。反正我只一条命,只能还一家帐。还有讨债的没有?我得拣大债主还。”

女魔王知李鸣是煽风点火,诚心想挑起恶鬼谷和烈焰帮互相磨擦,刚想出言开导,就见

鬼母阴寒月已一声怪叫,插入南宫烈与李鸣之间。女魔王一皱眉,情知再说也无济于事。

果然李鸣乘机一躬身,冲着鬼母阴寒月恭恭敬敬地说道:“你老人家也来讨债了?我李

鸣承认你是大债主,可不知南宫帮主承不承认?”

鬼母龇牙一笑说:“只要你承认就行了,他不承认管屁用!”

南宫烈虽气得发疯,但恶鬼谷的势力太大,自己兄弟三人已重伤两个,怎敢贸然翻脸。

哪知李鸣非得挑起这一场内讧不可,又把脸转向南宫烈,好象非常惋惜地说:“南宫帮主,

看样子你真挨不上号了。”

这叫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南宫烈也是一帮之主,加上性如烈火,禁不住须眉皆张:“我不管什么大债主小债主,

反正我这笔债是非先结不可。”说着,双掌一分,“斜挂单鞭”闪开鬼母阴寒月,击向李鸣

的当顶。

李鸣胸有成竹,不光不还手,脚下连步眼也未移动。鬼母后发先至,一声鬼啸,两只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