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就在萧剑秋冒险奔往圣泉宫的路上,他一再思索着百思不解的问题:江剑臣是他一手抚

养大的,二人名义上是师兄弟,其实却情如父子,这个小师弟对自己的话,向来鲜有不遵。

凭他那一身出神入化的功力,纵然拿不到附逆名单,也该送个信来。难道你不知道信王千岁

和我们大家心急如焚?难道这个奴才真成了高官显位、酒色财帛的俘虏,与女魔王侯国英同

流合污了,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他相信小师弟胜过了相信自己。可是,眼前这一切又该怎么解释呢?

还能是小师弟遭到了不测……他越想越糊涂,越想越心急。不觉加快了步伐,竟如飞一

般地疾驰起来。好在夜幕已降,他名列三鸟之首,连江剑臣的一身武功都是他代师传艺,何

况又施展了绝顶轻功,那疾如电光石火般的速度便可想而知了。

正走着,蓦地一条瘦小的人影挡住了去路。他一眼就已看出是郡主魏银屏。一见萧剑秋

停步,她就急急地说道:“我算着你老人家得来,你还真来了。我没有办好你交给我的事,

因为,昨日下午我没有找到三叔。今天一整天,不光没有找到他,竟连侯国英也看不到了。

我多方刺探,都一无所获,用言语试探我叔父,他只是微笑而不答。我看他笑得有点儿

古怪,知道事有蹊跷。可是,弄不清内情,我又不好去找你们。直到半个时辰前,兰儿才从

圣泉宫的宫女嘴中听说,他们二人昨天一下午都关在侯国英的房中交谈,不知道谈的什么,

好象争执得很厉害。送茶水的宫女说,三叔面带怒容,侯国英低声下气地赔话。傍晚时分,

二人同赴密云我叔父的别宫去了。”

萧剑秋没有听完就脸色大变,听到最后,竟颤抖了起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一向

心爱的小师弟竟然能违背他的谕令,触犯本派门规,置国家大事于不顾而擅自行动!

作为先天无极派的掌门人,他如何容得?转念又想,这只是兰儿从宫中人嘴中零零星星

搜集来的消息,可靠性多大,尚未证实。如今事已急迫,一点也拖延不得。当务之急是尽快

找到江剑臣。

想到这里,他急急对魏银屏说:“请郡主去告诉一下凤楼,叫他转告我的二弟,我立即

赶往密云。”

萧剑秋这回可真沉不住气了!

在这之前,不少知己好友一再劝阻自己,不要让剑臣去那充满邪恶的魔窟,不要让他去

接近那个狡诈多端又残忍毒辣的女魔王,自己偏偏不听。特别是二师弟的苦争和醉和尚的谩

骂,都丝毫没有动摇自己对国家兴亡的关注,对小师弟江剑臣的坚信。

听银屏所说,可怕的事情可能发生了。这都怪自己太固执,太武断。果真如此,自己岂

不成了先天无极派的罪人!

心中一急,身法更快,从北京到密云,只用了两个时辰。以他的深湛功力经验阅历,很

快地接近了这座神秘魔窟的腹部。他正想制住一个下人逼问口供的当儿,忽听有一个宫女扬

声呼道:“小爷传的燕窝粥怎么还不送来?活腻了是吧?快送到花厅上去。”

萧剑秋猜想,侯国英绝不会一个人在花厅独处,江剑臣也准在那里。遂腾身跃起,几个

起伏,已落在花厅之前。

只见花厅上并肩坐着两个人,一个竟是自己的小师弟江剑臣,但已不是一袭青衫、束发

光头了,而是头戴紫金束发冠,身穿银红色锦绣花袍,脚登粉底朝靴,俊美中又透出一种雍

容华贵之貌。在江剑臣的身边紧紧依偎着的,却是已改女装的女魔王侯国英。她蛾眉淡扫,

胭粉薄施,清丽婀娜,娇艳婉媚,往日那个叱咤风云,慑服群凶的锦衣卫总督,竟变成了一

个温柔文静的绝色佳丽。

萧剑秋顿时脸色铁青,嘴唇颤抖,强忍一腔怒火,压低了嗓音,厉声喝道:“剑臣,我

有话问你。”

萧剑秋的嗓音虽然极低,可一入江剑臣之耳,却好象一声晴空霹雷,整个身子竟然软瘫

如泥,动弹不得。侯国英没见过萧剑秋,猛然看到这个老者一出现,江剑臣如此害怕,疑是

江剑臣的劲敌。随即脚尖一点,飞扑而上,人未落地,玉指微拢,双手齐出,凌空下击。

猛听江剑臣高呼一声:“不准无礼!”一句话还未说完,侯国英陡觉一股子大力已向她

双腕缠来,原来是那清瘦老者的一只袖子卷了上来。她吃惊之下,人已倒翻而回,横身挡在

江剑臣面前,好象怕他被人抓走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