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这是一座废庙,已无住持,香火早断。老魔每晚住在后殿,倒未惊动外人耳目。醉和尚

刚一入庙,已被六阳毒煞发觉。二人年轻时曾打打好好,交情虽说是不厚不薄,毕竟是隔世

故旧,久别重逢,倍觉亲切。所以醉和尚一到,战天雷即飞身迎出,二人携手来到后殿坐下。

好在醉和尚怀中不断肉食,葫芦里不乏美酒,等他拿出酒菜,招呼战天雷共醉之时,六

阳毒煞毫不隐瞒地把傍晚之事细说一遍,由衷地夸奖了李鸣一番。醉和尚心中不由得暗暗惭

愧,后悔自己和李鸣错估了战天雷的为人,没有想到他是这么一个热血直肠的人物。早知如

此,何必骗他在那张不象话的字据上按上手印呢。

正想着,又听战天雷道:“醉秃驴,这孩子是我一生中少见的好孩子。我一定想办法报

答他!可惜,我又有什么给他呢?”

醉和尚乘机说道:“眼前,彭城双判有的是冤孽钱。何不讨他几个,一来也算替他们修

修来世,二来也还了你的这个心愿。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一句话提醒了战天雷,他高兴地一拍手说:“我真老浑蛋了,眼下就有一大笔横财,我

正愁设法处置它呢,也是这孩子福大。秃驴,你帮我去拿如何?”

醉和尚故意张目道:“如此说来,云龙山放鹤亭之事,已被你探知了?你还是贼心不死

呀,说说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战天雷撕下一块鸡肉放入嘴内,灌下一气烧酒后,才慢慢说道:“我是晚上查看双判的

动静时,无意中发现的。久子伦那老儿可能也没死。不过,最少也得残废。哪里能干出这等

事来?

再说,他还真不会贼吃贼。也不知是哪一个没出息的,想的这个馊主意?我倒要看看,

他的胃能不能消化掉这块肥肉。”

说到这里,突然脸上绽开笑容,欢呼了一声:“小兄弟!”

一言未了。缺德十八手李鸣已走了进来。战天雷刚想给醉和尚介绍他就是自己傍晚巧遇

的那个好孩子,李鸣已直直地跪在他的面前。

醉和尚心中一喜,知自己和战天雷的谈话已被李鸣偷听了去。看样子,这个一向缺德胡

闹的调皮蛋已改变了策略。当下,故作不知,冷眼旁观。

只听李鸣刚叫一声“老前辈”,战天雷已将他一把扯起,拉坐在自己身旁,满面含笑,

百般爱怜地看着他。李鸣恳切地说道:“我特来向老前辈请罪!有些事,我哄骗了你。”战

天雷哈哈一笑说:“咱俩一见投机,别说你只是有些事哄骗了我,你就是以前砍过我三刀,

我也照样喜欢你。说,你哪些事哄骗了我?”

李鸣正色说道:“老前辈,我不是一个小学徒,我是一个三品大员按察使的儿子。我父

李精文,我叫李鸣。奉父亲所派,暗保小王爷朱由检回京。为了牵扯彭城双判的力量,我才

想出了这个冒名下书的馊主意。我可不是贪那一笔大财,只为了让他们分不出身来。在门外

听了二位老人家的谈话,知道前辈胸襟宽广,古道热肠,我才敢直说出来。”战天雷刚想询

问聚仙楼借钱之事,没等他开口,李鸣已接着说道:“在酒楼上,我怕老人家不好意思,才

瞒了姓名,垫了酒帐。我本来是想奉送你老那笔酒钱的,又听老人家说一生未欠他人恩,无

奈才又请人写了一张借据,证明你老只是暂借,而且还加倍奉还。免得坏了老人家一生不欠

他人恩的名头。”

醉和尚心想:坏小子,你口口声声不骗老家伙,到底还是把老家伙给冤苦了。六阳毒煞

一听,果然哈哈大笑说:“事情说清,我不怪你。今晚三更天,我帮你拿回那批财物,算是

还了你的债务。然后,我还另有好处给你。”

李鸣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古怪透顶,又恶名远播的六阳毒煞,竟然能如此通情达理,这

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这六阳毒煞战天雷还真是说到做到,见天色不早,忙取出一个小小包裹带在身上,向醉

和尚打个招呼,拉着李鸣出了地藏庙,脚尖轻点,人已如箭射击。那么庞大的身躯,却轻灵

飘急,疾如鹰隼,他怕李鸣轻功不行,始终紧握李鸣一只手腕,牵引而行。一直到了云龙山

下,醉和尚竟没能超越二人一步。李鸣暗暗心敬,知他受重伤后,竟能从接天台上坠下而不

死,决非幸致,而是因为他有超绝人世的上乘轻功。由此,又想到那一位同样古怪神秘的人

物——六指追魂久子伦。不知他是否还在人世?假如活着,自己一定拼尽全力,使他们冰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