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魏银屏虽然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奉二叔魏忠贤之命来任两江水陆提督,并指明要除去武伯

衡,那是因为武伯衡狂悼忤逆,犯上谋权。但对魏忠贤想谋害五皇子,企图登基篡位这种大

逆不道祸及九族的大事,却丝毫不知。

如今听侯国英一说,忠奸立判,真象大明。顿时犹如掉入冰窟,身心寒透!但她为了怕

侯国英看出破绽,强摄心神,装出一种漠然的神色,缓缓说道:“你也不要太高兴了。我听

说五皇子聪慧过人,文武全才,生性刚毅,王公大臣,多半归心。你们恐怕不能如愿吧。”

侯国英脸色一正说:“我今晚深夜前来,就是因为刚才接到干父的八百里急投密函,说

五皇子下月上旬来凤阳皇陵祭祖。干父要你速着手挑选五千精骑,亲自率领前往凤阳,相助

我完成刺杀朱由检的大计。”

魏银屏一听,一颗心怦然猛震,几乎从喉咙里跳了出来。为了不露声色,她佯作笑容说

道:“那也用不着深更半夜打门叫户呀!明儿一大早告诉我,不也是一样吗?”一句话问得

女魔王侯国英无言以对,满脸通红。

魏银屏却跟着气势逼人的追问道:“今晚总督大人急急而来,一是怕武凤楼被你们赶急

了,到这里来杀我出气吧?我倒要多谢侯大人的关心了。对不起,我累死了,也困死了。”

说毕,忿忿不已地关上窗户,看也不看侯国英一眼,就甩去斗篷向床前走去。

侯国英叫她给生生地晾在了一旁,十分狼狈。她是出了名的心黑手辣、动辄杀人的女魔

王,要不是魏银屏身分特殊,换了别人,她早就忍不住了。当下她只得说了一声:“不再打

扰,愚姐告退。”一边说着,一边扫视了屋中一眼,确信不会藏得有人,又取出那封密信放

在魏银屏枕边,忿然走出房去。

等侯国英渐走渐远,魏银屏才放松了全身的神经,又暗暗庆幸亏得武凤楼没躲来此地,

否则后果实在不堪设想。直到现在,她才真正认识到侯国英的狡诈难惹。

魏银屏刚想拿起侯国英临走丢下的那封密信仔细看看。忽见窗外印出一个修长的人影。

一颗刚刚平静下来的芳心,顿时剧烈地跳动起来。因为这个身影她是那么熟悉,那么梦系魂

牵,那么揪心挂肠……

她不由自主地从床上弹身而起,猛扑窗前,一下子拉开了窗户。—眼望去,果然是武凤

楼浑身血污,衣衫破碎,静静地立在窗外。魏银屏一下子几乎晕了过去。她到底不愧是将门

之女,心中很有主见,忙不迭地光灭熄了灯光,一打手势示意武凤楼入内。

武凤楼虽然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踊身蹿了进来。魏银屏颤声问道:“你……伤得重吗?

快让我给你包扎。”

武凤楼低语道:“多谢郡主!我伤得不重。只是擦伤几块皮肉,身上的血迹是溅上去的。

我知侯国英必然疑心郡主,所以紧贴在你窗外的横柱上未敢入内。果然这个女魔头跟踪寻来,

幸喜没有给郡主带来麻烦。侯国英说的话,我已全部听见。不知郡主对此有什么打算?”

魏银屏知道武凤楼轻功甚高,既然他听见了侯国英的讲话,那么自己在窗前的自言自语

想必也被他全部听去了。虽然自己和他由父母作主订有婚约,但那是他为了行刺的权宜之计。

现在,两家惨死三位老人,婚姻已成泡影。今日被他窥破心事,不禁粉面一红。

抬眼看去,暗影中武凤楼两只炯炯的眼神正在注视着自己,不由得一阵心酸,幽幽地叹

道:“天老地荒情难变,只恨错生对头家。我……对不起你!”说罢,泪如雨下。武凤楼心

头一颤,不由得靠近了她,取出了嵩山救她时魏锒屏所赠的罗帕,不声不响地递了过去,意

思是叫她擦擦眼泪。

魏银屏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猛地一下子投入了武凤楼的怀抱,拼命地用头在他一怀中

揉搓,眼泪无声地流着,使武凤楼的胸前留下了下大片泪痕。良久,良久,魏银屏才止住了

哭泣,又关紧了所有的门窗,拉严了帘幕,点燃了一支蜡烛。然后,把武凤楼手中的手帕接

了过来,见上面用金线所刺的字迹已模糊不清,遂把它平铺在床前的小几上。

武凤楼好象已知道她要干什么,刚低声而又急促地叫了一声:“郡主!”魏银屏已微蹙

双眉,咬破了中指,强忍疼痛,重写了“救命深恩,永志不忘”。下面又写上“受恩人魏银

屏”,然后将沾满血泪的罗帕叠好交给了武凤楼。武凤楼一把摄住魏银屏的伤手,掏出刀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