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吴六奇早已从郑七星、王一川嘴中得知,自己师兄弟八人已多半死伤在武凤楼之手,尽

管武凤楼和颜悦色,他的一腔复仇怒火还是熊熊地燃烧起来。知道师父是想叫自己替他息一

口气,口中只答了一声:“吴某遵命”,双手一分,一对虎头双钩已握在手中,两道炯炯的

目光瞪视着武凤楼,等着他亮出兵器。

不料武凤楼双掌一错,竟毫无使用兵器的意思。吴六奇不知武凤楼是有意成全自己,不

愿用宝刀让他落败,反而误认为武凤楼看不起自己,愤然说道:“武公子,你有点太自信了

吧?你伤害了我们师兄弟数人,使我燕山派威名蒙辱。吴某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不留情。

这可是生死之斗,我可不想拣你这个便宜。快亮兵刃!”

武凤楼脸色一正道:“我肩头这口刀乃是吹毛离刃、削铁如泥的宝刃,为了公平,我才

不想用它。快请发招!”

吴六奇听罢,双手一合那对虎头钩,重插背后,悻然说道:“既然如此,吴某也空手相

陪。”话一落音,一招“毒蛇寻穴”已指向武凤楼的咽喉。

武凤楼右肩微晃,已向右方闪开了半步。吴六奇撤招换式,变为“推波逐浪”,奔向武

凤楼的肋下。武凤楼身法轻灵,一个“倒踩七星”,又闪向一边。

吴六奇暴喝一声:“打!”左手掌相继打出,竟奔了武凤楼的右边太阳穴。武凤楼一个

“惊鹿回顾”,又甩头避开,身子同时也扑到吴六奇的右侧。

吴六奇连环三招,又快又狠,都被武凤楼不经意似地躲过。直到这时,吴六奇才知道对

手虽然年不过二十,一身先天无极派功夫却已臻绝顶,凭拳脚再打下去,必难取胜。趁着武

凤楼微微一顿之势,一个“顺风扯旗”,两把虎头钩已亮了出来。

旋即左手钩“推窗望月”,右手钩“风吹马尾”,同时往武凤楼身上递去。武凤楼一式

“燕子穿云”,“忽”地一声,竟然往上蹿去。吴六奇不由得暗暗欢喜。

须知,两人对招,最忌悬身空中,况且吴六奇所使的一对虎头钩乃是外门中奇形兵器。

武凤楼不光赤手空拳,身子又凌空而起,岂不是授人以隙?吴六奇求胜心切,这种机会岂肯

放过?右手钩直指空中,左手钩蓄势待发,等武凤楼身躯一落,他就施展燕山派最厉害的杀

手“指天划地”,把武凤楼重创在双钩之下。

哪知就在他踌躇满志之时,武凤楼一声轻啸,左脚一点右脚面,身子又腾起了五尺,半

空中一个“云里翻身”陡然变为头下脚上,宛如一只大鸟,两手箕张,直往吴六奇扑来。其

疾如矢,迅猛异常。

吴六奇这才猛然悟起,武凤楼的师伯展翅金雕萧剑秋,师父追云苍鹰白剑飞,师叔钻天

鹞子江剑臣,合称五岳三鸟,擅长“巧钻十三天”的上乘轻功,自己想借机取巧,岂非梦想?

知道厉害,一个“倒踩七星步”刚想用双钩护身,武凤楼人未落地,峰腰微躬,已扑身

而入。吴六奇无可奈何,只好舍命硬拼,虎头双钩巧搭十字,一招“怒斩恶蛟”,向武凤楼

的颈项剪去。

武凤楼身形一屈一伸,左手一个“倒摘七垦”,正好扣住了邪两柄虎头钩的十字中间。

右手一招“天龙抖甲”,向吴六奇前胸击来。吴六奇心头一惊,知道如不撤手掷钩,必惨死

在武凤楼的掌下。可是,抛掉双钩,自己又有何颜在江湖上奔走?

那知就在他一怔之下,武凤楼身形一晃,好象被吴六奇的大力一荡,那只扣住双钩的左

手陡然松开。他装得很象,况且这只是刹那之间的事,除去吴六奇本人和白剑飞之外,其他

人都丝毫没有觉察。

吴六奇知道武凤楼是不想叫自己丢人,故意相让,不由得一阵子感激,忙不迭地两臂一

张,虎头双钩向武凤楼的双肩削去。武凤楼的那一招“天龙抖甲”,掌风分明已印在吴六奇

的乳泉穴上,只要掌力一吐,吴六奇不死也必受内伤。可武凤楼硬是把掌力收了回来,佯作

招架吴六奇的虎头双钩。

吴六奇佩服至极,随即将虎头双钩一垂,后退了一步,看了武凤楼一跟,凄声道:“武

公子掌法玄妙,吴某认败服输。”说罢,微微弯腰退了回去。

就在吴六奇来到师父虎头追魂燕凌霄身旁时,只见老魔两只威慑人心的目光中,闪射出

一种异样的凶芒。不由他吓了一跳,他怕被师父看出了武凤楼故意相让的破绽。正当吴六奇

暗暗心惊之际,燕山派掌门人虎头追魂燕凌霄已站在了武凤楼的面前,冷漠地扫了武凤楼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