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暗想:魏银屏受我救命之恩,许以重报。幸好,嵩山之上我没告知她姓名,她怎知我是

武门之后?何不借机求见,倘得进入两江水陆提督府,乘机杀了她的全家,纵然身遭凶险,

总可以报了血海深仇。

看来,只有这一招棋可走了。

武凤楼打定主意,又仔细考虑好问答之策,径向水陆提督府走去。刚到府前,一个旗牌

模样的武官迎了过来,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在两江水陆提督重地窥探?还不与我

快滚!”

武凤楼瞟了他一眼,冰冷冷地说道:“往里去传,我要见你们小姐。”

武凤楼这句话一出口,那武官竟然嘿嘿一阵冷笑,说道:“好小子,你长几个脑袋,竟

然要见我们郡主!也不撤尿照照自己那副尊容,配吗?你要一定想见,那也行,赶快回去;

或者上吊,或者抹脖,下辈子投胎在帝王之家,十八年以后再来。”

武凤楼是何等人物,怎能容忍得下那武官的冷嘲热风?刚想出手给他一点厉害尝尝,但

转念一想,我此行乃为复仇而来,岂能因小失大?遂强压怒火,冷然说道:“你别狗眼看人

低,趁早回禀。不然,小爷爷我自己进去了。”说罢,一抬腿,作势硬闯。

那武官一见,哪里容得?左手猛抓刀鞘,右手紧握刀把,拇指一按绷簧,“啪”地一响,

腰刀已经抽了出来。

那武官刚想动手伤人,忽听一个娇脆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厉声斥道:“袁老八你想找死?

快快住手!”

别看那个武官冲武凤楼耀武扬武,不可一世,可一听这声叱喝,顿时矮了半截,乖乖地

将腰刀重新人鞘。

武凤楼一眼看去,正是魏银屏鹰愁涧遇险时,随侍左右的兰儿。

兰儿喝退了武官,快步走到武凤楼面前,盈盈下拜说:“哪一阵香风把少侠吹来的?嵩

山别后,郡主念念不忘大德,渴求一见呢。”

武凤楼侧身还了一礼,说了声:“不敢当。”

这一来,把那个姓袁的武官直吓得真魂出窃,扑通跪倒、连连叩头不止。

武凤楼并不理会,随着兰儿走进府内。兰儿边走边絮叨:“郡主自嵩山遇险回来,一下

子变得沉默多了。昨天还说起受少侠舍身救命的大恩,不知姓名,答报无门,今日少侠翩然

登门,郡主不知该有多么高兴呢。”说着,带武凤楼走进了一座厅堂。

兰儿先让武凤楼坐下,又笑着对他说道:“委屈少侠稍坐一会儿,我先去通报郡主,然

后再来伺侯少侠。”说罢,翩然而去。

武凤楼等兰儿走后,立即站起身来,瞥了全厅一眼。只见东间后墙放着一张凉榻,西间

窗前一张桌子上放着文房四宝,还有几卷古藉。东山墙悬宝剑一口。中间一张大八仙桌,上

放着一套非常精致的茶具。后墙上悬中堂,是一幅《虎啸山林图》。

两边的对联是:暖带轻袭羊叔子,葛巾羽扇武乡侯。

除了两把太师椅外,便是几架书橱,书籍琳琅,种类颇繁。

武凤楼心中一动,看情形,这岂不是两江水陆提督魏忠英的书房吗?乘机把双手一背,

装着无聊的样子,踱到西墙之下的桌子跟前,猛见上面放着一叠邸报。匆匆翻阅一下,全是

京都的消息。正翻着,忽然从邸报中掉下一封加了火漆已经开启的信来。

武凤楼急忙拾在手中,见上面草书一行:京都家报,别无其它字样,知是魏忠贤的私函,

抽出一看,不由得心中一凉。只见上写:“圣上病无转机。一旦驾崩,接位者必五皇子矣。

此人与弟有隙,如登大宝,隐患无穷焉。趁近日彼赴凤阳祭陵,弟欲相机除之。特告吾兄,

预作准备。”

武凤楼匆匆看完,连忙把书信放好,退至原处坐下,心中暗暗钦敬亡父的先见之明。看

起来,面禀五皇子之事势必从速。正在沉吟之际,忽然鼻端送来了阵阵幽香,心头一惊。猛

一抬头,只见魏银屏已俏生生地站在面前。

武凤楼一股怒火已撞向当顶,恨不能将她立毙掌下,但随即又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自

己的主要仇人是两江水陆提督魏忠英,必须借她进见,才能一雪杀父深仇。现在,绝不可现

出丝毫蛛丝马迹。想到这里,忙不迭站起来身来。

魏银屏含情脉脉地望着武凤楼说:“少侠光临,使我欣喜万分。我原以为活命之恩永无

报答之日。哪知少侠……”

刚说到这里,武凤楼已接了过去:“说来惭愧,先父去世太早,我母子相依为命。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