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就如同唐茜儿所烦恼的一般,夏沐那小子吃饱喝足离开后,她便独自一人面对三个女人的逼供。

“茜儿,你该不会追帐追到连心都给了人家?”虽然这个机率不高,但以刚刚那情况看来,似乎也不低。

“我哪有,我只是路见不平而已。”唐茜儿极力解释着,于是将昨天和今天所碰见的事告诉她们,“如果换作你们,难道会置之不理,将老人家的性命交给夏沐那个只会吃饭喝酒的小子?”

“的确不会。”唐甜儿很坦白地承认。

“那三姊,你真要教那个夏沐功夫?会不会太迟了?”唐容儿皱着眉,抚着太阳穴,“真好奇他学起功夫来有没有躲债的那种毅力。”

“是呀!有没有?”唐萱儿也好奇地等着她回答。

“喂!你们还真讨厌,我才刚教他一天,又哪里知道那么多呀?”唐茜儿气恼地一屁股坐在木椅上。

“以前娘不是说过,是不是块练武的料,光用看的就知道吗?你接触那小子一整天,应该知道他有几分重了吧?”唐萱儿拉了张椅子坐在她面前又问。

“大姊,什么叫‘接触’一整天?你少乱说了。”唐茜儿仰首轻叹,真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

“我看我们别吵三姊了,还是让她自个儿静一静吧!”唐容儿总算说了句唐茜儿心里的话,让她着实松了口气。

直到她们离开后,唐茜儿不禁托腮细想着,那个夏沐真有学武的细胞吗?可既然答应了他,她又不能食言呀!

只是再这样下去,就不知道姊妹们会怎么样胡思乱想了,唉!

飞鸟成群从红影霞光中隐没,空气中泛着股一天即将消逝的味道,酸酸的、甜甜的,还带有丝丝意外芬芳的香气。

抬头一望,原来是不远处的碎花正在飘散!

夏沐躺在草地上,嘴上衔着根芦苇草,正悠闲的等着唐茜儿的到来。不过他这一等却等到橘影般的天空渐渐转为漆暗,而该来的人却还没来。

夏沐重重吐了口气,有些恼火地坐了起来,可就在这时候他听见远远传来的奔跑声。眯起眸望过去,就见唐茜儿提着个竹篮朝这儿飞奔过来的身影。

“天!你这小子还在。”她重吐了口气,“先跟你说,我不是故意要悔约,也没忘了时间,只是方才突然来了大批客人,我根本就……”

“没事,你来了就好。”夏沐轻绽笑意,望着她的眸影异常温柔。

唐茜儿被他盯得心头直发麻,暗想他今天的笑容为何这么古怪?

“拿去。”她将手中的提篮递出去。

“这是?”夏沐疑惑地接过手问道。

“我想你从傍晚等到现在一定早饿了,快吃吧!吃饱了就开始练习。”唐茜儿仰高下巴,却不敢看向他那对含带笑意的眼。

夏沐打开盖子,里头有好几样精致的菜肴,“真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好,真不愧是我的好师父,早知道我早几年认你做师父就行了。”

“你别会错意,这些菜钱我还是会记在你帐上。”唐茜儿睨了他一眼。

“你喜欢斤斤计较的个性又跑出来了。”话虽这么说,但夏沐嘴畔的笑容却加深了,吃起东西也更起劲儿。

“我才不是斤斤计较,遇到需要帮助的人我送他吃什么都没问题,可是夏小子,你家里又不穷,干嘛要揩我这些油呢?”她眯着一双柔亮的眸子,直凝视着他那笑意正浓的俊逸脸蛋。

“那你以为我们夏府的银子是打哪来的?”他伸出小指头,“还不是一点一滴揩起来的?”

“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唐茜儿气得一把抽走他手里的碗筷,“已经吃够了,那现在就开始练功吧!”

“喂!我还没吃饱呢!”

“吃太饱身体会变得笨重,你到底要不要习得一身武艺好保护你爹娘?”唐茜儿又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今天练不好我一样不会对你客气。”

“老天,早知道刚刚在等你的时候,我就该把这一带的枯枝都给扔了。”夏沐撇撇嘴,肆笑道。

“别耍嘴皮子,昨儿个你的马步似乎练得还不错,算过关了。”事实上她根本没工夫陪他做太仔细的练习,“今天来练内力,学学怎么样才能将气憋住丹田,再从丹田发出。”

“怎么听来好像很复杂?”夏沐搔了搔脑袋,“我想我不会耶!”

“不会?”她开始甩着木枝威胁着他,“会还是不会?”

“会会,不过……我们今天先别练功好不好?”他可不想把和她相处的时间都花在这种过去已做到不想做的事情上。

“你又在找什么理由了?”唐茜儿不快地说。

“明天是我爹五十大寿,我都还没准备份像样的礼呢!”他偷偷噍着她有些不开心的脸,“你愿不愿意帮我出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