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唐甜儿在地牢里一待就是半个多月了。

无论唐茜儿、唐容儿想尽各种办法,即便以爹爹当年的宫职为背景,都没人敢为她们说项,更别说要进别苑见唐甜儿一面了。

然而,被关在牢里的唐甜儿因为一心担忧着京寅的状况,对于送来的馊菜馊饭几乎食不下咽,就这样,她整个人瘦上了好几圈。

此刻的她浑身和着臭水,已不知是水臭还是人臭,蜷着身子窝在角落,披头散发的模样若是让人不注意瞧见,还真会吓一跳!

而她也由于久未好好进食,身子虚软地散发不出一丝人气,闭着眼都会让人以为她已没了气儿。

突然,久未开启的牢门突然被开启,这声音很沉重,却没有震醒唐甜儿,只因她已虚弱的张不开眼,每喘一口气都得费她好大的力气。

这时有个人影慢慢现身,他步履微颠,面色犹带苍白,但仍拖着未愈的病体来到地牢。

「把门打开。」京寅颤着嗓说,因为他已看见那抹纤影……一动也不动的人儿就躺在臭水中。

「是。」牢头赶紧将铁门打开,京寅立即走进里头来到唐甜儿身旁。

「老天!」就着手中的油灯,他看见了她那张满是污秽的小脸,已不再圆润、甜美,剩下的只是憔悴干瘪和一身难闻的气味儿。

「甜儿,张开眼,你快张开眼看看我。」他紧紧抱住她,在她耳畔喊着她的名字。

唐甜儿微颤了下,但她依旧没张开眼,由此可见她有多无力了。

「快……拿干净的水来。」当看见她的唇因为干涩而龟裂,上头还淌着血,京寅气得差点捏碎手中的油灯。

「是。」牢头立即取水过来。

京寅接过碗,就着她的唇慢慢倾倒,「甜儿听话,快喝点水,喝了水我立刻带你出去。」

那水的干净味道吸引了她的注意,终于她慢慢张开嘴,喝下一口,「咳……咳咳……」但就一口却已让她紧缩的喉咙受到刺激,呛得她连连重咳。

京寅丢下碗,轻拍她的背脊,「好些没?好些没?」

唐甜儿这才张开眼,当确定抱着她的人是京寅时,她先是开心的咧开嘴,然后无力地问:「你没事……你真的没事了……」

「对,我没事了,我一切安好。」他紧握住她的手,「我早该来救你的,只可惜之前我体力尚未恢复,就怕张总管挟其天威阻挠我,更怕他会因而伤了你,我才强迫自己等到现在。甜儿,原谅我。」

她笑着摇摇头,沙哑地说:「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突然她闻到自己身上的臭味儿,再摸摸自己肮脏丑陋的容颜,立刻惊愕的推抵着他,「你……你不要碰我,你走……九皇子,你赶紧离开这里。」

「我不要你喊我九皇子,你喊我京寅。」他瞪大眼,「为什么要推开我?」

唐甜儿哭了,哭得肝肠寸断,「我现在又丑又难看,全身又臭又脏,你就别碰我了,快离开这个地方。」

「笨蛋,我怎么可能丢下你?我甚至查出就是因为你不肯离开我,才会被张总管虐待,我……我们这就离开,我已经决定要一辈子跟你在一起了。」京寅说着便将她抱起,直接走出地牢,回到自己的寝居。

随即,他命下人取来一些补汤,由他亲自喂食,直到她勉强喝下半碗后,他又命丫鬟为她沐浴更衣,而他则在外室等着某人。

果真,片刻后张总管匆促地步进屋里,乍见京寅已端坐在椅子上,可是又惊又喜,「九爷,您醒了!这……这是怎么回事?晌午我还见您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已经好些天了。」京寅眸子-紧,虽然体力还有些虚软,但是他相信张总管已不敢再逾越行事了。

「什么?」他意外地抽口气。

「我要告诉你,我已经从地牢将甜儿救回来了。」京寅眯起一双锐眸,指尖轻敲着桌面,「说,为什么要在我的别苑盖那种东西?」

「我……」张总管立即下跪,「小的是想,依您的身分,府邸里有个地牢这是极其普遍的。」

「普遍到关一个弱女子?还把她搞成那副模样?」京寅猛一拍桌,狠狠睇视着他,「你以为你身负我父皇、母后的托付,就可以为所欲为?」

「小的不敢。」张总管垂首道。

「不敢?!可你却这么做了。」京寅眼眸中闪过一丝愤懑的光影,「过去是因为我不想让你难做人,也看在你为人精明的份上,这才答应让你留在身边,从今天起……你离开我的别苑。」

「什么?可是皇上……」

「你回去告诉我父皇,说我会回去,但我会带着我的妃子一块儿回去,你走吧!」京寅闭上眼,已不想再听他说任何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