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休息了几天,巫奕风终于出院,也回到学校继续念书。

「嗨,我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孟颖拍拍他的肩,「你这家伙还真是,把我们几个都吓坏了。」

「说的也是,平常练琴已经很累了,前阵子下课后还得赶去医院看你,你真是够享福,躺着不必考试也就算了,成天还有美人陪伴,帮你擦澡……还真是天大的艳福。」王睿揉揉鼻子。

「你说什么?擦澡!」巫奕风瞪大眼。

「是呀!你都动弹不得了,又没请看护,不是微希为你把屎把尿又擦身的,你以为是谁做的?」看出他心底的紧张,孙维廷也凑上一脚。

「老天!」巫奕风摸摸脸,「我怎么没想到,那我不是被她全看透、摸透了?」

「呵!你别告诉我,你还没把她给……」邓凯半眯着眸,睇着他那张尴尬的脸孔,唇畔的笑容十分吊诡。

「拜托,这两件事不能相提并论,你想想我什么都不知道,被个女人上下摸着,这不奇怪吗?」巫奕风愈想愈丢脸。

「这有什么关系?你不是爱她?」孟颖笑看他一脸颓丧。

「我是爱她,可就是爱才会不好意思,如果是不喜欢的女人,我管她用什么眼光看我。」他无奈地搔搔耳后。

「哈……什么时候你也会不好意思?」孙维廷跟着大笑。

「你们这几个还真是损友,这几天的笔记谁要借我?」巫奕风不想再谈论这事,他该把注意力放在期末考上。

「你这大忙人还有时间看笔记呀?」王睿说着,将笔记扔给他。

「不看我就无法如期结业,到时候你们去美国少了我那怎么行?」巫奕风接过手对王叡摆摆手,「谢了,我得回去K书了。」

「说是K书,实际上是约会,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孟颖圈着唇,朝他大声喊道。

巫奕风也学他圈着唇喊回去,「是呀!现在有经验了,约会的感觉不赖吧?」

「喂,你……你……」孟颖被他说得脸孔一阵臊热,「谁约会了?」

巫奕风只是眉一扬,不再答话地笑着走远。

其他三个同伴都把目标转向孟颖,「你也有女朋友了?谁呀?」

「你们不要被巫奕风给误导了,我没有女友,我再郑重澄清一次,绝、对、没、有。」说着,他大大吐了口气,小声嘀咕着,「拜托,谁会交那个女土匪当女友呀!」

「你说谁是女土匪?!」孙维廷耳尖地问道:「那个叫杨艾琳的?」

「呿,你们不要扮起乔太守好不好,胡说八道。」孟颖漂亮的五官蓦然一皱,跟着也想溜人,「我也该回去了,我老爸最近直要我看些商业类的书,真是烦人。」

眼看他飞也似的跑走了,邓凯眯眼说:「依我看,这小子心里有鬼。」

「没错。」王叡勾起眉,「唉~~以后我们五个要再聚在一起的时间可能会愈来愈少。」

「你也去找一个,到时成双成对,岂不热闹。」邓凯抿唇道。

「是,再怎么我也会在你后头,要找你先去找。」王睿对他做了个鬼脸,将背包一背也离开了。

「那维廷,我看你——」

「你省省吧!我还想自由一阵子呢!」怕邓凯将话题牵拖到自己身上,孙维廷聪明的先行闪人。

「呿,什么嘛!这几个人都禁不起玩笑吗?」邓凯摇摇头,眼看没人陪他抬杠,也只好跟着回家了。

***bbscn***bbscn***bbscn***

回到家边看笔记边念书的巫奕风愈想愈不对。

擦澡……这是真的吗?

躺在床上看著书,不到三分钟他又赫然爬起来,最后还是忍不住打了通电话给陈微希。

陈微希一看见手机上的电话显示,不禁摇摇头,「喂,昨天不是说好今天不通电话、不见面吗?你犯规喔!」

由于这次的期末考很重要,之前因为他车祸又请了好一段时间的假,再不努力用功,她担心无法PASS呢!

「我有件事想问你。」巫奕风直接说。

「有事明天再问吧!」她噘着小嘴,看着眼前一本本向杨艾琳借来的笔记,「好惨喔!我很多东西都不会耶!」

「要不要我过去教你?」他还真懂得利用机会。

「这样呀!」陈微希心想有他教是再好不过了,只是他来了还有机会念书吗?他一定不会安分!

「怎么样?」他无聊地转着笔,说真的,这些笔记他看过就没问题了。晚上的时间这么漫长,老让「擦澡」两个字困扰着,他会失眠呀!

「嗯,那你得答应我,教完就回家。」她嘟起小嘴,得先跟他约法三章才行。

「当然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为了我向学校请长假,课业严重落后,如果还吵你那像话吗?」他不过是想求证一件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