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副董,这个怎么写呀,好难喔。"

上班了一个星期,白雪开心的是可以天天和子搴在一块儿,可讨厌秘书繁琐的工作,让她想偷偷看他几眼都没空。

倒是他,这几天来将全副心思放在工作上,一位主管边教他边学,还认真的做笔记,自己忘了吃午饭不打紧,可连问她一声"饿了吗"都没有,让她烦郁极了。

"别忘了,你可是我们学校的优等生,连这个都不会?"他压根不信她弄不清楚那些简单的事务。

"我……我是会,但是太烦人了。"她瞪著他。"你呢?更是反常了,过去上课几乎天天迟到、打瞌睡的人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优秀青年,猛K笔记,一点都不像你了。"

"这不一样,现在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何况张老还是我的大恩人。就算我能力有限,还是得尽心尽力做好它,哪像你,只当是来玩的。"他墨沉般的眼神瞟向她。

面对他那淡淡的嘲弄,白雪很想生气,却故作下以为意。"本来嘛,我只是打工,那么认真做什么?"

"好,那我跟张老说你不做了,我重新找位尽责又亮眼的秘书。"

"亮眼?!"

白雪什么话都没听见,就只听清楚他说"亮眼的秘书"五个字!

"对呀。"他眉一挑。"下但要亮眼,还要端庄,更能让我带得出去,你说这是不是做秘书的必备条件?"

"你……"她声音沙哑了。"你真要换掉我?"

"不是换不换的问题,如果你开学了一样得离开不是吗?到时我还是得请新的──"

"别说了,我不要听。"怎么搞的,是她用尽心思将他骗来这上班,好与他朝夕相处。她却没想到未来……想到她开学后,情况会变成什么样?

眼看她捂著耳朵低首不语,唐子搴不禁撇撇嘴走向她。"你怎么了?"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立刻就开学?"白雪鼓起腮,忿然地说。

"你如果努力一点,拿出你的实力来做事,我或许会希望你能待久一点。"他嘴角勾起一抹戏谵的笑意。

"那……如果我开学后呢?"她语气急促地问。

"嗯,那就只好换人了。"他说这话是肯定的。

"那我转到夜间部。"白雪想了想,於是说。

"转到夜间部?!"他眉尖不高兴地挑起。"那可以,我马上辞退你。"

"你!"她咬著唇,气恼地低下头,但这下子她更不专心了……甚至是故意不专心。

既然他这么狠,那她又何必那么尽责呢?她就非得让他生气不可。

见她如此,唐子搴只能摇摇头,专心於工作上,反正他压根没期望这丫头能帮他什么忙。

白雪不专心的东看西看,不经意看见行事历上写著今晚有场很重要的饭局!看样子他似乎不知道,本想不告诉他,可又不希望他第一笔生意就因她而泡汤,於是连忙开口。

"喂,你晚上跟日本的本田先生有个合约要签,你知道吗?"

她直等著他对她道谢,夸她能干,可却只听见他说:"这个我早记下了。"

"什么?你记下那我还干么呢?"她深吸了口气。

"你……当花瓶不错。"他撇嘴一笑,接著按下内线电话与管理部谈了好一会儿,让她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白雪鼓著腮,久久都不说话,可也等不到他先开口,只好憋著气一直到下班。眼看他下了班还不打算离开,她恼火地站起来收拾东西打算一个人回去。

直走到门口,他才喊道:"白雪,你要去哪儿?"

她嘟著嘴。"我知道你忙,等下还有应酬,我自己回去就行。"

"你忘了你的身分?"唐子搴往后一靠,绽出一道俊帅绝伦的笑容。

"我的身分?"她不明白地回过头,当看见他脸上的笑容时才恍然大悟。

"你……你的意思是要……带我去?"

"还不去换衣服。"单单这句话就让她开心好久。

"换──可我去哪换衣服?"开心完毕,她却烦恼著当秘书该有的行头。

"去买一套吧。"说著,他走向她,从皮夹中掏出一叠钞票。"这些拿去买,不知道够不够?"

"好多……"她看著那叠钞票,眼眶又湿了。"我们不是才做一个星期,你又还没领薪──"

"这是我过去打工赚的,不是黑钱,放心的拿去用吧。"他抓起她的手,往她手中一塞。

"子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