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当嘉煜风来到医院,才知道芯芯已经自行出院了。

他心底一慌,立刻冲到护理站问道:「她走了多久?」

「大概十几分钟吧!」护士慢慢说着,眼神却一直黏在他那张超酷的FACE上。

「那我知道了,谢谢。」他想,该不会他昨晚的拒绝伤了她的心,让她不告而别了?

「对了。」另一位护士喊住他,「在她离开之前有个女人来看过她,那女人走了没多久,她也跟着办出院离开了。」

「女人!大概多大年纪?」

「两人年纪差不多,不过那女的头发是卷的,而且是超卷的。」两名护士边说边点头,相互应和着。

「是玉盈?!」他-起眸想了想,向她们道谢后就立即走出医院,快车前往贺玉盈家。

没多久,她终于看见在路边急步走着的芯芯,看她衣着还足这么单薄,他的眉头不禁狠狠皱拢。

吱——

他急忙踩煞车停在她身边,对她说道:「-怎么出院也不跟我说一声,快上车。」

芯芯一见是他,迟疑了会儿才坐进车里,「我又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怎么联络?」

「老天!」他轻叹了声,又望着她,「-要去哪儿?」

「我……你只要载我去个地方就行了。」她拧紧眉心,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自己找上他的目的。在这阵子的相处下,她感觉到他为人并不坏,况且连他自己都有危险了,哪可能还绑架她的家人呢!

「哪里?」

「一间空屋。」她顺口说。

「做什么?」嘉煜风观察到她面有难色的垂下脸,知道她又打算瞒他了,「不说,我就不载-去,-也别想离开我身边。」

芯芯挣扎地握紧拳,不得已才说:「我要去找我家人,有人告诉我我家人在一间空屋内。台北我不熟,身上也没多少钱,我得赶回去换件衣服,赶到那里去。」

「-要找-的家人!这到底怎么回事?」他皱起一双眉。

「先回去,我再告诉你。」她得整理一下思绪。

听她这么说,他立即加快车速赶回住处,一进屋内,就见芯芯回房换了件厚衣,出来之后递给他一张纸,「你看看,这是COPY本。」

嘉煜风立刻拿过来打开一看,他先是震惊三秒,之后居然狂笑出声,「哈……哈……」

「你笑什么?」她很错愕。

「-这是哪来的?是不是黑社会电影看多了,还是得了妄想症,我怎么可能——喂,-要去哪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她绕过他朝大门走去。

芯芯知道自己如果再待下,肯定会狠狠甩一巴掌在他那张俊脸上,之后她就会哭得很惨……而她不想在他面前掉泪,她不得不离开。

「芯芯!」嘉煜风抓住她的肩用力转过来,却看见她已哭得像泪人儿,「-……」

「对,我是黑社会的电影看多了,我是得了妄想症,我是……你离我远一点。」她因为孤立无援又不信他会这么做,才索性将事情说出来,没想到竟得到他这样的反应。可恶!

「那是真的?」嘉煜风-起眸问。

「你还是不信?」她紧皱起一对柳眉。

事实上,她不是个爱哭的女人,只是近来压力太大,都还没时间接受自己瞬变的身世,就赶来这个不熟悉的家乡救人,而今又面临不知如何下手的窘境,她顿时觉得好无力。

他再次拿起那张纸看了看,「这笔迹我不认识,既然纸是我们嘉氏的,我当然不会视而不见,尤其是上面提及的兰花……难怪-上次会问我兰花的事,-不是什么研究专家对不对?」

芯芯缓缓点点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但我爸是植物学家,专门研究培育兰花的配方。」

「好,既然扯到嘉氏,我一定会帮-找到他们。对了,刚刚-说有人告诉-他们在空屋,是玉盈吗?」他搂住她的身子,给予安慰。

「贺小姐!不是,但她们两人的个子、发型差不多,我没见过她。」她难过地捂着脸,「看来已经有人知道我是谁了,可我却安逸的躺在医院。不行,我要去找我家人,否则我不能安心。」

「我陪-去。」

「不需要。」他既然不需要她的爱,她又何必要他陪伴。

「我非陪不可,谁要对方想嫁祸给嘉氏。」他另找着理由。

「那……随便你。」说着,她便不再理他地奔下楼。

嘉煜风赶忙跟上,开车去她所说的空屋。

「-抄的地址没错吧!」这一带哪有什么空屋,倒有点儿像废弃工地,自从921之后,台湾好几个地方都有这样的建筑物。

「没有,我不可能抄错的。」虽然她在澳洲长大,可从没荒废于中文的学习与书写。

「可是这里哪来的空屋?」该不会那人指的空屋就在这栋荒废的工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