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二天嘉煜风请来警方鉴识人员来,当仔细鉴定后发现花架的确是遭到人为切割,且依表面的痕迹看来,应该是近一个月内的事。

一个月?!坦白说嘉煜风根本无法确定是谁做的,因为平常会来他住处的人太多了,但问题是谁拿过那把钥匙,爬上花架过,而且聪明的不留下指纹?

江嫂是绝对不可能,她担任老爸多年的管家,虽然有点儿懒散,对他倒是非常忠诚与关心、另外是玉盈,他曾经给她一把钥匙,好让她有急事时可以自行过来,但她一直很依赖他,不可能害他。

至于其他人……大卫、白毅与KTV内的高级王管……谁比较可疑呢?

也就在他理不出头绪的时候,突然屋里的电话响了。他接起一听,竟然是正在环球旅行的老爸嘉震东打来的!

「爸,是您。您和妈现在在哪?」他绽出一抹阳光般的笑容。

「怎么你跟祺天问的一样,那我也同样告诉你,是在一个风光明媚、有山有水的地方。」嘉震东开怀畅笑。

「看样子你们玩得很愉快了,其实我倒满赞成这样的做法,去哪里都别说,省得被找到,让一堆公事伤脑筋。」嘉煜风恣意地靠向椅背,一边按着滑鼠改正一些电脑程式,一边与老爸打着哈哈。

「自从将公事交给你们兄弟后,我已经乐得轻松-!」有这么优秀的三个儿子,对嘉震东而言已经够满足了。

「爸,既然放心就别常打电话回来查勤了,好像我们会把公司给卖了。」嘉煜风是三兄弟中最幽默的一个,也因为他总是面带笑容,让旁人无法理解他内心的孤寂。

「你这是什么话,我是怕你们想我呀!」

「我看是您想我们吧?哈……」父子俩就这么大笑出声。

「妈呢?我跟她说几句。」

「她正在做SPA,等下我再叫她打给你。」嘉震东说到最后仍不放心地问:「KTV没事吧?」

「当然没事。」他没说关于芯芯以及花架遭人动手脚的事。心想老爸老妈难得这么悠闲,他又怎能拿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去打扰他们。

「那就好,我还是会经常打电话回来报告近况的,别为我们担心。」

「我知道,好好玩。」父子俩又闲谈了会儿便挂了电话。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见外头传来琴声……并不是钢琴声,而是竖琴!他很疑惑地走了出去,来到那间放置乐器的房间。

站在门边,就见芯芯轻拨琴弦,曲子正是著名的西班牙国宝级盲人作曲家JoaquinRodrigo所写的ConcertoSerenade。这曲子时而轻快、时而温柔,更以热情做结束。

嘉煜风看着刚沐浴出来的芯芯穿着一套连身白色染纱裙,打着赤脚,身畔摆着那把竖琴,微湿的长发披在肩上,闭眼沉浸在这股清亢的音律中,整体看来是这么的性感而诱人。

当她拨下最后一个音符时,嘉煜风忍不住鼓掌,「真的太好听了,没想到-还会弹竖琴。」

她站了起来,指着这里所有的乐器,「信不信,这里的乐器我全部都会。」

「真的假的?」他讶异地挑起眉。

「要不然你考我呀!」她甜甜一笑。

两人都很有默契地绝口不提昨晚发生的那段插曲,谈笑风生中倒是暗藏了些许暧昧。

「那……考-吉他。」他走到一旁,将他花了一晚上好不容易调好音的吉他交到她手中。

「小CASE。」芯芯撇嘴一笑,然后坐下来,轻松地弹了首西洋老歌「离家五百哩」,「还想考什么?」

「可以了,因为我不能要-表演打鼓,否则肯定引起这里住户的抗议。」嘉煜风这才发现她与众不同的地方。

闻言,她掩嘴一笑,「现在你相信了吧?」

「嗯,的确相信,-是个天才。」他竖起大拇指,对她的感觉也愈来愈不一样。突然,他居然发现心底有种害怕她离去的愁丝。

「谢啦!」她拉开裙-,单脚点地,对他做个极可爱的答谢礼。

就在她站起身的同时,他猛地进一步逼近她,将她推至钢琴边无路可退的地方,用力地吻住了她。

芯芯错愕地张大眼,小脸瞬间发出醺热的酥麻,有数分钟她几乎呈现僵硬的状态,直到她想起她该抵制时,他的长舌已毫不延滞地侵入她的小嘴,狂热又带着些粗暴的啮吻着她的舌。

「呃……」她身子迅速燥热了起来,只好使出全力推开他。

芯芯微喘地瞪着他,没想到他却笑得这般洒脱开怀,那张倜傥俊容上还带了一丝诡邪。

「原谅我,我是情不自禁。」他抹抹唇上所印下的淡淡唇彩,态意一笑。

芯芯立即倒退一步,「我想你误会我了……」

「误会-?」嘉煜风挑起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