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在小杏的带领下,她们一前一后走在苑内的小径上,眼前是处花团锦簇的香榭楼台,闭眼闻上,鼻间尽是阵阵温柔的香气,再往前移步,则是美轮美奂的峻宇雕墙,拱门小桥、假山假水处处可见,可以想见为了打造这座「芜熹苑」一定花费不赀。

逛了一圈已整整耗了半天,眼看原本日正当中的炽阳已像渐渐熄了火般的西沉,转为一道灿烂的霞光。

就在她凝神专注于这片美景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原来-在这里。」

听见声音,她立刻旋身,就看见柳-朝她走来。她立即笑脸迎上,「我正在认识新家。」

「新家?!」他蹙起眉。

「嗯!从小我就期望能有个家,虽然『飞燕门』就像个大家庭,但人口实在太庞大了,而我喜欢的就是像这样子,能有自己的花园,自己的摆设。」她微笑地看着身处的这一切,「只是……」

「只是什么?」他-起眸望着她那多变的亮丽小脸。

「只是太奢华了,有点儿不真实。」她说着便转向他那张直瞅着她的脸孔,「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也不算错,只是……反正有天-会离开,不用对这个家有着太多期待。」像是被她那张充满期盼与喜悦的小脸给弄乱了心,他赶紧别开脸说。

裘莲像是受了伤,敛下小脸不再说话了。她当然知道他指的是这场「假婚姻」。

「-怎么了?」他可是好心帮她回到旧情人身旁,瞧她装得这张是什么脸?

「你好像很讨厌我。」她不依地噘起小嘴儿,「就算这门亲事来的突兀,你就不能学我一样慢慢去接受吗?」

柳-见一旁站着的小杏露出一副怪异的脸色,于是将裘莲拉到一块大石头后,压低嗓说:「-我并没有感情,硬要凑成一对是绝对不会有幸福的,难道-忘了昨晚答应我的事?」

「话虽这么说,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要咱们在婚后好好培养感情,这也没错吧?」这男人真怪,她都不嫌他了,他还顾虑什么?!

「跟我培养感情?」呵呵!他还真想大笑,这种话说给谁听谁都不信,「-不把我当怪物吗?」

「把你当怪物的是你自己吧?」她反问。

「我……」

「好了,你别再说了,我不要听。」她可是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要好好跟着他,他干嘛老爱动摇她的决心?!

话落,她捂着耳朵立刻从大石后头跑出来,垂着脑袋不再说话了。

见她如此,柳-也只好叹了口气,这才说出寻她的目的,「我来找-是要告诉-,我爹就要回『柳日堂』去了。」

「啊!爹要回去了。」她这才急急问:「爹人在哪儿?」

「正在前厅。」

「我马上过去。」她猛地旋身,这才发现她不知前厅该怎么走,「小杏,带我去前厅好吗?」

「是的,少夫人。」小杏加快脚步领着裘莲往前厅的方向走,途中她不禁好奇地问:「少爷刚刚为何说……您有天会离开?」

「这……」裘莲随即止住步子,噘起嘴儿说:「别理他,那是他自个儿想的,我可没打算依他。」

「什么?」小杏愈听愈不明白。

「反正-当他信口胡言乱语就是了。」裘莲掩嘴一笑,又加快脚步朝前走。

尾随在她们身后的柳-一听裘莲这么说,立刻僵住了身。这个女人在说什么?

竟然说他信口胡言乱语?!

昨儿夜里他们不是已经谈好条件,说好彼此给对方自由?难道是他会错意,还是女人的话根本不能信?

***bbs.fmx.cn***bbs.fmx.cn***bbs.fmx.cn***

在裘莲眼中柳益还真是位好公公,对她的赖床不但没有苛责,还当着她的面直细数着自己儿子的不是。他也告诉她目前「飞燕门」由她师父代为掌理,一切安好,要她趁新婚时好好在别苑里休息。

既是师父要代理掌门事务,那她就理所当然地可以趁这机会偷懒一下;另方面,她对自己的能力还存疑,更刚好可以空出时间好好想想该怎么做。

目送公公离开后,她才旋身要走就见柳-挡在面前,「-哪时才回『飞燕门』?」

「爹刚才说我可以暂时不回去,反正『飞燕门』有我师父在。」说实在她还没有当掌门的自觉,也不爱这个头衔。

「爹?-喊的倒顺口。」他一副不悦状。

「要不你要我喊什么?」她嘟着嘴瞧着他不开心的样子,「你好像巴不得我回『飞燕门』去,难不成你这么早就想回『柳日堂』了?」

「那是当然。」他仰首说道。

「噗!」她很不给面子的喷笑了出来,「少骗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