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裘莲肩头挑着木箱,小心翼翼地走在这条狭长的山野小路上,小路的尽头则是一座石洞。一进洞内,她便将木箱内的供品拿了出来,摆在一尊石像前,这石像不是别人,正是「飞燕门」的祖师奶奶。

「祖师奶奶,今儿个是您的忌日,师父特地交代我准备一些素菜鲜果来祭拜您。」将简单的餐盘搁上之后,她又道:「师父本要过来,不过她身子近来差了些,膝盖骨疼得很,所以就由莲儿代替了。」

上了香后,她便在一旁静候。耳闻石洞深处传出阵阵水滴石岩的清脆声音,犹如珠落玉盘、戛玉敲冰,好不悦耳。

以往她也常来此,不过还是头一次听见里头传来声响,基于好奇,她便悄悄朝里头走了过去。殊不知走着走着,居然还有条小径直达洞穴的另一头,出去后还听见哗哗的流水声。再往发声源头一瞧,两山之间的瀑布好似一条飘动的白布,而水声淙淙、清冽可鉴。

「哇……好美呀!」她开心的在山洞与瀑布之间飞舞着,「以前我怎么从不知道这儿有处这么美的瀑布?」

彷似藏身在一处世外桃源,从来不曾被外人察觉,她心底充满了股神秘的喜悦,就不知道她是不是头一个知道这地方的人?

如果是的话,以后她就终于有个可以独处、静思的地方了。

突然,一阵脚步声渐渐由远而近传来,毁了她刚刚才建立起来的幻想,原来她不是唯一知道这里的人。

来不及闪避,而「飞燕门」女子只要外出就要以纱覆面,因此她立刻将头上的轻纱掩下,不想让人瞧见她的容貌。

突然,背后的脚步声瞬停,裘莲这才旋过身去,却看见一位背负箱笼和褡裢的男子,正-起一双眼瞧着她。

「姑娘,请问赫水怎么走?」他开口问道。

「赫水!」裘莲眉一蹙,因为赫水是属于她们「飞燕门」的领域,这男人到底想做什么。「你要去赫水的什么地方?」

「我……」柳——起眸,眼看面前这女子面覆薄纱,难辨芳容,不过声音还甚是好听悦耳。

「到底去哪儿?」这男人还真怪,怎么才说一个字就不说了?

裘莲透过薄纱倒是可以清楚看见眼前男人的长相……看来他年纪不大,龙眉凤目、燕颔虎颈,着实英俊潇洒。仔细再瞧了眼,他神似-星朗月,身如玉树临风,还真可堪称为一魅惑男子。

只是「飞燕门」都为女子,突然一个男人闯入地盘,还真诡异。

「既然姑娘不肯说,那就算了。」柳-是依爹的命令来这儿送礼,说穿了来这种全是女人的地方还真不是他所愿意的,偏偏赫水分支太多,山壑重迭,走着走着居然来到这处不见天日的地方,以至于难以分辨方向。

「等等。」裘莲喊住他,「不是我不肯说,而是我得搞清楚你的身分。」

「我的身分?!」他摇摇头,「在下只是个平凡男人,没有什么身分。」

仰首看了看,上头隐约射下的光影,再对照瀑布反射的虹影,他揣测着目前他正对着南方,应该是在「飞燕门」的后山。

「你倒还挺神秘的嘛!」裘莲玩着鬓边垂下的发丝,冷眼笑睇着他。

「神秘?!」柳-漾出一丝薄笑,跟着口出调侃,「应该还不及不敢见人的姑娘神秘吧?」

「你!」裘莲知道他的挖苦,但她仍不肯就此认输,「我猜你现在应该迷路了吧?」因为她也是第一次发现这地方。

柳-定住脚步,回头笑望了她一眼,「刚刚是真的迷路了,不过现在我已瞧出端倪,姑娘如果也跟我同样迷失在这儿,可以随在下来。」

「哼!我可没像你这么倒楣。」这男人还真-,亏他长得人模人样,没想到说起话来还带刺儿。

「那我恭喜姑娘了。」撇嘴一笑,柳-便朝前继续走。

「恭喜我?!」裘莲气得往前走了几步,跟着才拍拍胸脯说:「不气不气,谁跟这种男人计较,他最好是愈走愈乱,根本摸不回去的好。」

啊!她不能顾着生闷气,看看时间,前头香烟应该快烧完了,她该赶紧回去收拾才成。

转个身,她却突然怔住!咦?这里连接后洞的路呢?怎么转眼间不见了?

不,不可能,她根本没离开过,那条路绝不可能不见的。裘莲紧张不已地东看看、西瞧瞧,拨开四处丛生的蕨形草类,就是没看到那条路。再回首看看瀑布的方向,刚刚她出来时的角度就在这儿没错,老天……该不会是她撞了邪?!

糟了,那她该怎么走出这里呢?

对了,刚刚那男人说什么他已经瞧出端倪,是什么端倪?是知道路了吗?

虽然她刚刚骂了他,不过偷偷跟着他走出去应该也不为过,谁要他先说话气她呢?于是裘莲赶紧跟了过去,幸好他得摸路走得缓慢,她很快就追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