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慕丞总是早出晚归,每每回来时不是喝得醉醺醺,就是让女人搀扶着进家门。

曾在酒店待过的萧伊涵,很容易就看出他一定是去了酒店,要不就是去一些灯红酒绿的风月场所。为此,她落寞不已,可又不能说什么,因为她在李家连说话的立场都没有。

每天,带着萧伊依搭公车去医院复诊,变成她最重要的工作,她经常对妹妹说:「-一定要快点好起来,至少要听懂我说的话。」

明天她们就要离开了,以后就只有萧伊依愿意听她说话了。

当晚,她将萧伊依哄睡后,便到楼下喝水,突然她听见后面车库发出好大的碰撞声,下意识地,立即冲过去察看,可她看到的竟是李慕丞的车头撞进墙内,墙和车都有所损伤。

「你没事吧?」她慌张地奔向车子,从车窗往里头窥探,但是他没开灯,昏暗的光线让她看不清楚里头的情形。「你还好吧?」

「呃!」他打了个酒嗝,这才从车里走出来,摇摇晃晃地看着她。「哈……是-呀!-还在呀?」

「你怎么又喝醉了!」她想扶住他。

「别碰我,这时间能够碰我的只有外面的女人,她们可以陪我上床,难道-也愿意?」他语气邪肆地说。

「你不要说这种话,我知道你喝醉了,走……我们进屋去。」她用力撑起他一只胳臂,往屋子里慢慢走去。

「露娜……」他恶质地喊着她过去的花名,让萧伊涵的心口猛然窒住。

「怎么了?很熟悉?」他咧开嘴,笑得好狂傲,「告诉-,我过去是从不玩风尘女子的,从不。」

她点点头,「我知道。」

他用力推开她,「不,-不知道,我不是玩了-吗?还不只玩了一次,哈……想想-还真贱呢!」

「够了!」一进屋里,她恨恨地将他丢在沙发上,咬唇落泪地望着他。「我说过我会离开,你没必要这么急,没必要这么伤人。」

「我伤了-吗?」李慕丞摇头大笑,「我是爱-,难道过去那几个夜里我不够爱-、不够疼-?」

「我知道你恨我,但也不需要这样呀!」她捂着脸,后退了一步,哽咽地说:「你既然还懂得挖苦人,我相信你也可以自己上楼,我要走了。」

「等等。」他伸出手,-起眸笑望着她,「过来。」

「我不要。」她的手已扶在门把上。

「-不会不过来的。」李慕丞极有自信地说:「我现在连楼梯都爬不上去,-于心何忍?」

她拧起眉,挣扎了一会儿,正如他说的,她没办法不理他。慢慢走过去,她撑起他的身躯,「走吧!」

李慕丞得意一笑,借着醉意将整个重量压向她,让她一步步辛苦地扛着他往上爬。

「天……你真重,能不能自己使点力?」她皱着眉,吃力地说。

「好,我使力。」他眸心一黯,紧接着竟反身将她抱起。

「啊!你这是做什么?」萧伊涵尖叫出声,惊恐地望着他那对黯沉的让她心口发涩的眸子。

他虽然满身酒气,可脚步却回复沉稳。

「你骗我?你没醉。」萧伊涵凝泪望着他。

「-不也骗过我?」他冷然回应。

「我没有。」她大声地辩驳,「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为什么?如果真不愿意相信我,那我死心了可以吧!我马上就带伊依离开。」

「要走可以,得等我玩过瘾之后。」一上楼,他立刻踢开房门走了进去。

萧伊涵慌张地不停挣扎,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束缚,但他却直挺挺地站在她面前挡住去路,桀骜不驯地对着她冷笑。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她皱起眉,没想到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想-跟颜毕根那老头应该也有过暧昧吧?」走近她,他用力执起她的下巴,冷冽的语气从他齿缝中喷出。

萧伊涵闭上眼,已不想再为自己辩驳了,「随你怎么说,真的……随你要怎么污蔑我、侮辱我都行,等你说够了就让我走。」

她死心了,真的死心了,本来她就没有爱他的权利和条件,如今她也没有那样的希望了。

爱人太累……那是种钻心蚀骨的痛呀!

「-以为这么简单?」他走近她,用力掐住她的下颚,「虽然我说过不玩风尘女,但是说也奇怪,这阵子我竟会想念-的身体。」

他阴狠的字句一字字刺入她耳中,萧伊涵冷睇着他,「放开我。」

「我偏不。」

半醉的他露出了一抹令人颤栗的笑容,他猛地将她拉近自己,准确有力地侵吞她的小嘴,炙烫的舌头毫不留情地掠夺着她口中甘蜜,完全不给她喘息的机会。

「不……」这感觉就好像她是个妓女,正让他无情的践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