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萧伊涵落寞的回到李家,心底一直在为要不要离开而伤脑筋。

来到萧伊依的房间,她意外地看见穿着白袍的医生和张嫂也在,她急忙走了进去,对他客气地点点头,「你好,我是伊依的姊姊,请问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哦!敝姓吴,我刚刚已经打电话告诉过李总裁,她的情况还算乐观,虽然脑细胞受损,不过我有自信可以提升她的行动力与控制力。」吴医生同样有礼地回答。

「是这样啊!」萧伊涵心想,李慕丞并没有骗她。

「对,但是她已延误了一段时间,得马上进行治疗才行。」他劝她,「这对她绝对是有好处的,而且是极大的好处。」

「我……」她深吸口气,「好,我答应让吴医生负责,我妹妹就交给你了。」

「那好,她还是住在这里,我每两天会来复诊一次,当她有好转的征兆产生时,就要麻烦-天天带她去我那儿了。」他略做说明。

「好,不管要怎么做,我都一定会配合。」萧伊涵点点头。

「这样我就放心了,那我先回去了。」吴医生笑道。

「我送你。」

「不用客气。」虽然他这么说,但萧伊涵还是坚持送他下楼。在她心里十分感谢这位和蔼的医生,可对于出钱的李慕丞,却有着复杂的感觉。

吴医生离开后,张嫂便在楼梯口对她说:「伊依可能累了,已经睡着了。」

「嗯,谢谢-,张嫂。」萧伊涵紧握住张嫂的手。

「不用客气。」她摇摇头,「-该谢的是我们先生,他真的为了-花费很多心思呢!-该感受得出来吧?」

「我……」她眉一蹙,只能感受到自己被欺压的可怜。「或许吧!」

「-怎么了?」张嫂发觉她今天有点心不在焉。

「没,可能近来事情较多,有点不舒服,今晚我想陪伊依睡。」萧伊涵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混乱的心情,只好逃避了。

「会不会感冒了?刚刚吴医生在的时候,-应该让他看看呀!」张嫂关切地摸摸她的额头。

「张嫂,我没事,只要休息会儿就好。」萧伊涵勉强对她一笑,便转身上楼,来到伊依身边躺下。

望着妹妹安稳的睡颜,她稍微感到欣慰,只要她能好,她所受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张着眼数着羊,直到第一千只羊跳过围栏,萧伊涵一双眼还是张得大大的。不知怎地,她今晚就是没有丝毫睡意,虽然她已经好累好累。

觉得有些口渴,她偷偷下楼来到厨房,打开冰箱却发现里头没有普通饮料,只有瓶装海尼根。

拿起一瓶啤酒,她来到二楼尽头,那里有个小露台,是个不错的赏月地点。推开玻璃门,她走了出去,一阵冷风袭来,她拉了拉领口,找了张木椅坐下,打开瓶盖才喝了一口,却听见意外的声响。

「-也睡不着吗?」李慕丞帅气地靠在前方围栏旁,手里也拿着一瓶海尼根。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她吃了一惊。

「小姐,现在几点了?我还不回来还能去哪儿?」李慕丞走到灯光下,伸手轻拂她的发,柔柔地笑着。

「现在几点了?」她只知道自己对着天花板数了好久的羊。

「半夜两点了。」他喝了口酒又说:「听说-晚餐没吃?」

「我不饿。」萧伊涵赶紧站了起来,在自己的心情尚未平复前,她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既然那么晚了,我是该睡了。」

「等等。」他喊住她,让她颈后的寒毛不禁竖了起来。

「你还有事?」萧伊涵连头也不敢回地问。

「-想通了?决定不走了吧?」他像是深知自己的魅力有多大,一点儿也不在乎再次惹恼她,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

萧伊涵眉头轻蹙,努力建设好自己的心情后,才转身对他笑了笑,「是呀!我非常的识时务,有人愿意出钱医治我妹妹,我难道不该开开心心地接受吗?」

他-起眸,盯着她的笑容,「-笑得很难看。」

「你!」萧伊涵怒视着他,「自以为是。」

「我现在就让-看看什么叫自以为是。」将酒瓶往旁一搁,他用力地抓住她的手腕,夺过她手中的酒瓶,同样将它搁在桌上。

「你不要碰我!」她瞪住他那双如磷火般幽亮的眼,「我不想步上我妹的后尘,请你放开我。」

「-这女人真小家子气,我随便说说而已,-还记恨呀!」他撇嘴一笑。

「随便说说就可以把一个女人的自尊和清白往脚底践踏,你这种玩笑,我们开不起。」萧伊涵心底的这股气直到现在才爆发出来。

「是吗?」

此刻,他布满情欲的眸心映入她固执顽抗的眼底,长臂猛地紧收,放肆的大手撩拨着她绵滑的颈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