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一辆出租车慢慢停靠在一栋位于近郊的白色大楼前,萧伊涵付了车资后便提着一包东西走进大楼厅门。

「萧小姐,-来了。」里头清一色都是穿白色制服的护士,显而易见,这里是一家医院,不过却不是收容普通病人的医院。

这儿总共有七楼,除了一到三楼是员工休息室外,其它四层全部住着患有精神疾病或是重度智障的病人。

「伊依还好吗?」萧伊涵关切的问。

「还是老样子,直傻笑,要不就大哭或不言不语,不知道她需要些什么或想些什么?」楼下护士无奈叹息道。

「那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看她。」萧伊涵朝她点点头,拿了钥匙直接登上七楼,直到病房门口,她才拿着钥匙开门。

「伊依,-在看什么?」

进去后,她看见年仅二十岁的妹妹站在窗口,不发一语地直盯着外头瞧,「云……云……飘飘……」

「伊依,别看了,来这边坐,姊姊买了件羽毛衣给-,最近天冷,可别冻着了。」说着,萧伊涵便从手提袋内拿出一件纯白色的外套。

可是萧伊依还是呆愕地看着外头,不肯离开。萧伊涵忍不住红了眼眶,想起一年前她还是个活蹦乱跳的大学高材生呢!可如今居然成了一个智能不足的小孩,这教她情何以堪?

犹记得一年前的某天,人在南部工作的她,突然接到相依为命的伊依打来的电话--

「姊,告诉-一个好消息。」她兴奋的声音从电话线彼端传来。

「什么好消息?说来听听。」正在南部一家小公司当人事室职员的萧伊涵笑问。

「今年暑假我找到一个不错的工作喔!」萧伊依笑笑地说。

「-又要打工了?姊不是告诉-不用这么辛苦,-的学费包在我身上。」虽然她的薪水不多,但是省吃俭用,要负担妹妹国立大学的学费还算打得平。

「姊,我不想再让-这么辛苦了,而且我这次找的工作是我很喜欢的。」妹妹语气中的雀跃她不是听不出来。

「是什么样的工作?」如果是可以让她信任的,那就还好。

「是服装界最有名的『凯特帝集团』。」她很开心地说。

「凯特帝?!」的确是间大公司。

「这下-可以放心了吧?」萧伊依看看表,「啊!我和同学约好要去买衣服,明天第一天上班,我不想失礼。」

「买衣服?有钱吗?我再汇个--」

「不用了姊,我平时当家教也有一点收入,-还走多多打扮一下自己吧!老把自己的美貌与青春浪费在工作中,多没意思。」说完后,萧伊依便挂了电话。

这也是萧伊涵在妹妹出事前所接到的最后一通电话,再次得到她的消息时,便是在三天后--萧伊依因想不开而在宿舍烧炭自杀,虽然被室友发现紧急救回一命,却因为缺氧太久而伤到脑细胞,丧失智力。

得到这个消息后,她当下傻住,看着一动也不动的妹妹,萧伊涵甚至有股冲动想带她一起走……离开这个令人心碎的人世。可她不甘心,伊依向来开朗,怎会有自杀的念头?所以她发誓要查出原因。

事后,她在妹妹的宿舍里找到了一本日记,从近期的日记来看,萧伊依明白地点出自己爱上公司总裁,而他在一次基层巡视中也看见了她,还跟她多说了几句话,事后便偷偷约她出去。

就在当晚,他在车上强暴了她,还口出恶语,让她心痛难抑,越想越痛苦,觉得对不起姊姊的栽培,隔天居然就想一死了之!

该死的人是李慕丞呀!为何他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

她不甘心,她一定要找出证据!为此,她搬来台北,而为了妹妹的医药费,她不得不下海当舞女。可她怎么也想不透为何李慕丞会知情,难道那天晚上她看见的男人真是他?!

「过来把羽毛衣穿上,让姊看看合不合身?」萧伊涵将外套披在妹妹身上,慢慢替她穿好,「嗯!挺好看的。」

萧伊依对着姊姊傻笑,那模样足以剌痛萧伊涵的心,她抱住妹妹,强忍的悲伤终于溃堤,泪水一发不可收拾。

「姊一定会照顾-……照顾-一辈子,放心,-安心地养病。」赶紧抹去自己的泪,她对妹妹牵强一笑,「那姊走了,这阵子我刚找到机会潜进李家,虽然他真的很难缠,但我会找出证据的,一定会!」

她为萧伊依脱下外套,将它放进衣柜中,再让妹妹躺回床上,唱着她最爱听的摇篮曲,直到她睡着了,萧伊涵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萧伊涵回到李家时,正值晚餐时间,张嫂已经煮好了几样菜,对她说:「萧小姐-回来了呀!可以吃饭了,现在就只剩下-会留在家里吃晚餐,至少让我好过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