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孟含琳并没告诉顾宜凯她在花店上班的事,想想他可是一家大公司不可或缺的重要级人物,而她却只是个卖花小妹,两者的差异真的好大呀!

但也因为如此,她心底愈是有他的存在,就愈是在意一堆有的没有的东西。

身分、地位、背景、家世……哦,她都快晕了!

她相信上回他会跟她出去用餐,全是因为她送了束花给他,否则他似乎也没意思先来找她。

昨天袁小春离开台湾,而她与顾宜凯也差不多有半个月没见面了。

袁小春临走前曾提到他,无意间说出他是个万人迷,身旁的女人诸如明星、模特儿总是多不可数,尤其是公司总裁的独生女更是把他当成未来的老公,经常跑到公司去探他的班。

听说过一阵子,她更准备从其他子公司回总公司上班,在近水楼台下,说不定他们的好事还会提前呢!

“唉……”一边包花,她一边忍不住叹了口气。

“含琳,怎么了?年纪轻轻就猛叹气的。”老板娘李亚芳是个年近四十的温柔女人,听说她的男友远在德国,两人谈着辛苦的远距离恋情。

“没有啦!只是有些事想不通。”孟含琳耸耸肩。

“感情的事?”李亚芳笑睇着她。

孟含琳瞠大眸子,“李姊……你看得出来?”

“哈……”李亚芳笑掩着唇,“因为你是个很单纯的女孩,所以光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孟含琳摸摸自己的脸,“真的吗?那还真糟。”

“糟什么?相信我,有智慧的好男人就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她走近孟含琳然后拍拍她的脸,似乎看出了她眼中的疑虑,“有话想问我吗?”

“如果……我是想问,如果我跟他有着很深的差异,那样也没问题吗?像是外表、家世?”孟含琳垂下脸,“我好像有点喜欢他,可我完全不知道他对我的心意。”

“通常一般人会建议女孩子去倒追,问他对自己的感觉怎样,但我觉得你不必这么做,因为我相信他若有眼睛,一定会选择你,也一定会向你表白的。”李亚芳摸摸她的头说。

“真是这样吗?”她苦涩一笑,“但听说他有女友了。”

“什么?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就比较复杂了,不过你听我劝,不要逃避也不用拒绝,一切就顺其自然罗!”

“嗯,我知道了,谢谢李姊。”听她这么说,孟含琳也释怀了。

“时间差不多了,你可以先下班了。”李姊看看表。

“好,我再整理一下就好。”她又回头问:“对了,李姊,晚上真的不需要我留下来帮忙吗?”

“不用,我可不想剥夺年轻女孩的约会时间。”李亚芳笑说。

“我才没约会呢!”孟含琳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

“说不定明天就有罗!”李亚芳走向她,“放心,晚上我一个人忙得过来,而且花店也打烊得早,不凝事的。”

“好。”这时孟含琳身上的手机刚好响起,她反射性的接起,“什么?罗管家……你说……你说嘉劲他怎么了?好,好,我马上赶过来。”

挂了电话后,孟含琳跟孪亚芳快快说了声再见后,便迅速搭车前往刘嘉劲的住处。到了那里她才知道原来刚刚刘嘉劲的气喘又发作了。那是他从小到大就有的病,一直无法治愈,甚至经常会莫名的发作,加上皮肤上的烧灼让他更加不敢走入人群。

“可以了吗?”她赶到时管家已经为他紧急处理过了。

“好是好了,可他直吵着要见你,所以我才着急的把你给找了来。”管家急切地向她解释道。

“我来是应该的。”孟含琳点点头,又为他检查了下身体。

在得知他有这样的状况后,她曾经到医院学了一阵子气喘的急救法,因为他不但不出门,连医院也不愿意去,让他们为他的病伤透了脑筋。

“我已经没事了。”刘嘉劲看着她,突然轻笑了出来。

“去医院看看吧!”她还是不放心他。

“不用,我真的好多了,再说家里什么急救器材都有,不用担心我。”刘嘉劲坐起身来,露出勉强装出来的微笑。

“少爷,那你还一直要我打电话找孟小姐过来。”罗管家在一旁忍不住碎念着。

“我……我只是怕真不行,那我得赶紧将该说的话对她说明白。”

“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孟含琳握住他的手问道。

他逸出抹笑,“我是想告诉你,千万别为含威的事对我歉疚,救他是我自愿的,虽然发生这么多事也怪不得任何人,真的……你不用一直放在心上。”刘嘉劲口中的“含威”就是孟含琳的弟弟。

“我知道,只要你不再继续躲起来,我也就不会继续自责了。”她跟他对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