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杨-莲刚从浴室出来,身上还穿着睡袍,就听见管家敲着她房门说:“小姐,顾先生来了。”

“让他上来吧!”她娆娇地走向梳妆。

不一会儿,又听见门板被轻叩两声,她撇嘴一笑,“干嘛这么客气,想进来就进来吧!”

顾宜凯打开门,却只是倚在门边问:“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她不解的回头望着他。

“为什么要对记者发出那样的新闻?照片又是从你手机上照的吗?”他微眯着眸,看着她在镜子前拚命抹上保养品的样子。

“我这是在帮你。毕竟我认识你这么久,还没见过你露出那副很无奈的样子。”杨-莲回头对他一笑。

“很无奈的样子?我都还不知道什么是无奈,你又怎能断定?”顾宜凯走进她房里,坐在靠门的小沙发上。

“你怎么了?对那种无聊的女人你从不曾心软过,对于看不对眼的,无论身材、穿着、气质,你也会狠狠的批评回去,可是你今天很不一样喔!”抹完最后一道程序,她才轻旋过身正视他。

“那只是针对个人,但我不希望你闹得众所皆知。你知道我今天接到多少询问电话?”他目露寒光。

“何必这么生气嘛!这样还可以炒热新闻,公司不是有样大工程要展开了吗?记者也会顺道提起,这样岂不是刚好打了免费广告?”杨-莲走向他,大胆地跨坐在他的双腿上,在她行动间,他可以明显感觉出来睡袍内的她什么也没穿。

“用这种方式?这么说你也太小看总裁,也太小看这项工程了。”他眯起眸,逼视她的眼神未褪。

“别这么看我。”她轻扯笑痕,“知道吗?我最爱的还是你这双眼,有时无情到几近冷酷的地步,却又很吸引我。”

“我现在是在跟你谈正事。”他抱着她站起,然后将她稳放在地上。

“我也是在跟你谈正事。”她眯起眼问:“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娶我?”

“我哪时候说要娶你了?”顾宜凯现在心上只有事业,完全没有成家的打算,何况就算有,他也不会娶她来给自己找麻烦。

“你!”她皱起眉,“我哪里不好了?”

“你很好,在别人眼中更或许是不可或缺的跳板,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他冷下脸,“我来只是想提醒你一件事,以后我的事你不要再插手,关于那女孩,我是真不认识她,你这么做反而将我跟她的名字连在一块儿,以后记者会老记得这件事而频频追问,那样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说完这些话,他立刻转身步出她的房间。

她听了顿觉有道理,立刻追了上去,“我真的做错了吗?那现在该怎么办?要如何挽回?”

“挽回?”他眉一挑,“弄得这么拧还怎么挽回?算了吧!”

“算了?那你不会真与那个叫孟含琳的藕断丝连吧?”杨-莲紧张地又问,“说真的,我之所以这么做,还不是因为她实在很漂亮。”

“拜托,如果不是你提起,我早就忘了她的名宇,更别提藕断丝连了。你该为公司多动动脑才是,总裁不是一直希望你能独当一面吗?希望你不要将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顾宜凯一说完,便不再逗留的离开了。

杨-莲望着他的顽长背影,忍不住笑开了嘴,“看样子他跟那女人真的没有关系。我说嘛~~从来不给女人好脸色的他,哪时候会和女人牵上线了?就算有,那个女人也一定非我莫属呀!”

自从电视上播出了她和顾宜凯的新闻后,孟含琳发现每天都有许多怪异的人物藏身在她上班的公司大楼外或她租赁的公寓楼下。

拜托,她什么时候变成名人了?

今天才一步出办公大楼,就见袁小春急急朝她奔来,“含琳,前两天我忙着没看电视、报纸,可今儿个翻开旧报居然有你的消息。老天,顾宜凯……你该不会是为了替我出头,这才……”

“那也不全然是为了你,也算是为了我。”她好沮丧呀!损失了二十二万不说,还弄得名誉尽失,幸好她周遭的同事、朋友都很信任她,否则她干脆切腹自杀算了。

“我不相信你会做那种事,老实说,实情到底是什么?”袁小春急切地再问。

孟含琳看了她一眼,于是将那天的事说了遍,“就这么简单,哪知道会有这种后遗症。”

“你……你真的拿了钱给他……天呀!你是笨蛋吗?”连袁小春都忍不住想要臭骂她一顿了。

“或许是很傻,不过骨气更重要,我才不让人看扁我呢!”她眯起眸并扬起下巴,一字字很用力地说清楚。

“那你现在的感觉呢?”

“很闷。”

“哇~~我就说嘛!骨气有啥用,还是钱比较重要。”袁小春又看看表,“我晚点还跟客户有约,不能再跟你聊了,特地绕过来是想关心你,见你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