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清梵曲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清梵曲作者:加兰

青烟袅袅,竹帘内,暖酒一壶,竹箫一管。

帘外,白衣少年端然跪坐,展开一卷刚从鸽足上解下的丝绢。

‘师尊,三师兄来报,凤仪门主遭少林十八罗汉阵围杀,战死。‘‘知道了。‘仿佛漠不关心般,帘内男子随口答应了一声,提起酒壶。

‘你们……退下吧。‘纷繁的脚步中,没有人听到酒液散乱滴落几案的微响,以及……酒壶蓦然碎裂的清脆声音。

默不作声地,男子举手、翻腕,将满杯青碧美酒倾落地面,之后,莹洁如玉的瓷杯划过一道弧线,越窗而出,寂然不见。

她,究竟还是死了。

挥袖震开房门,北风呼号,满目飞雪如梨花漫卷。

惠瑶……惠瑶。

我竟不能为你报仇!

1.少时抚剑独闲游

浓荫匝地,清影摇风。

马蹄不紧不慢地击打着地面,青衣男子悠然自得地环顾山道上野草闲花,忽然轻轻皱眉。

有杀气。

手在鞍上一拍,青衣人化流光飞身跃起,只十余起落,就见前方窄窄山道上一顶小轿款款而行,周围深林中,长草隐隐摇动。青衣人一皱眉,刚要出声,猛然间一支响箭从头顶摇曳而落,数十把雪亮长刀闪动,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轿子。山贼们还没喊出‘打劫‘两个字,两个轿夫早就吓得抱着头蹲在地上,恨不得挖个坑钻到泥地里去。

白光一闪,轿帘被长刀挑开,山贼们贪婪的目光立刻就变成了炽热。

‘好美的娘们!‘‘咱兄弟这可发了……‘简陋的竹轿里,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尽力蜷缩成一团,脸颊早已褪尽血色。山贼们已经乱糟糟地拥了过去,离得最近的一个差不多要搭上少女衣襟,忽然顿了一顿,跟着就是长声惨呼!

这一声呼号未绝,小轿外,青衣人身随刀走,连绵不断的一团刀光绕着轿子每闪烁一下,就有一个山贼倒下。片刻之间,山道上几十个人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而第一个人发出的惨叫犹自在林间回荡不绝。那青衣人随手将长刀还鞘,弹了弹长衣下摆,这才从容转身。

‘姑娘,不必害怕……‘‘谁叫你多事的!‘少女秋水般的双眸即使嗔怒也自然流转着一分明艳,青衣男子在这炽烈的目光中呆了一呆,眼前一道白影闪过,只见少女已经俏生生立在山道上。

‘我怎么多事了?‘看着这样一张俏脸,让人实在没有办法生出怒气来,青衣男子声音里已经带了笑意。

‘还说你没有多事!人家本来盘算得好好的,他们抢到我肯定要献给寨主,到时候我就坐免费的轿子上山,顺便擒贼擒王。这下好了,人全给你干掉了!你说怎么赔吧!‘这样也算多事啊?青衣男子瞠目结舌,刚要反驳,却瞥见少女嘴角轻抿,眼梢向上微弯,美目之中戏谑之色一闪而过,不知为什么,笑意忽然从心底直漫上来。两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不由得同时放声大笑。

长笑声中,男子一揖到地,朗声道:‘是在下鲁莽了,这就去把此山贼人诛尽,权当给姑娘赔礼罢!‘说着也不起身,轻轻一个倒纵,已经上了树梢,转眼去得远了。

‘喂!你……你!‘少女要喊已是不及,一顿足,对两个抖成一团的轿夫道:‘你们把轿子抬走吧,本姑娘不坐了。‘飘身上树,急急追去。谁知那男子的轻功也远在她想象之上,任凭她尽力追赶,仍只见那道青影越来越远。少女才赶到半山腰,已经有零星的惨叫和着血腥气被山风吹落了下来。

衣衫猎猎飘动,少女把速度提到了极致,在踏入山寨时额角已是微微见汗。而杀戮显然已经结束,满地血泊中,青衣人正还刀入鞘,听到她的脚步声传来,转过身,向她微微点头。

那是这一对传奇男女最初的相逢。

她知道了他叫京无极,他也知道,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梵惠瑶。

如此而已。

除此之外,便如风拂水面,悄过无痕。

2.披霜卧萍州

此去经年。

他从一个魔门的普通弟子成了魔门日宗宗主指定的继承人,而中原武林的种种风起云涌,也逐日送到他的案头——于是他知道,她消声匿迹四年后,如一颗新星在中原武林冉冉升起,一剑光寒,所向披靡;于是他知道,她成了凤仪门的少门主,一个原本不起眼的小门派,在她手中光彩日生;于是他知道,她周围总是围绕着无数爱慕者,却誓言终生不嫁;于是他知道,她的武功已被江湖上列入绝顶高手行列,也成了人人敬仰的女侠;他甚至知道,哪一日她身上新添了几道伤痕,哪一日她病倒在客栈里,逆旅凄凉,举目无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