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番外之顾锦言7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邬清的手在他的身上游走着,极尽一切,挑起他深埋在心底的情与欲。

顾锦言已经久****,哪里经得起邬清这般。邬清缠着他,越贴越紧。他的理智一点点被消磨掉。

脑海里,关于何可人的一切,反复出现,折磨着他。

要如何,我才能够忘掉你。

他蓦地推开邬清,往后退了两步,双眸之中已是平静的神色,“清清,你先睡吧。我还有事。”

丢下这么一句,他便转身离开了家。

邬清颓然地靠在墙上,屋子里空空荡荡的。只有顾锦言离开时,门被轰然关上的声音,在屋子里不断回响。

一颗心,摔得零零碎碎,怎么都拼凑不回来。

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顾锦言的呢?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在每一个琐碎的日子里,一日一日,他渐渐走到了她的心底里。

即便是现在,她难过的,也并非是自己走不到他的世界里。

而是,直到现在,他都活在回忆中,活在过去里。他将自己的世界封死,没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外面,也没有一条路可以让别人走进他的心里。他始终,活在他为自己设下的监牢之中,不给自己任何救赎。

邬清一直等到凌晨三点钟,顾锦言都没有回来。隔天清晨醒来的时候,她刚走进厨房,便看见餐桌上摆好了刚准备的早餐,却不见顾锦言的人影。

邬清沉默着,在清晨温暖的光线之中,一口一口,慢慢吃着早饭。

原先爱吃的,现在却变得难以下咽。

快一年了,这长久的时光里,顾锦言一直将她照顾的很好。从饮食起居,到她的父母,他无微不至,却独独,不能给她爱,不能给他自己爱。

当天晚上,顾锦言回到家里的时候,何可人正陪着邬清在厨房里,两个人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顾锦言愣在那里,半晌都没回过神。

还是邬清先看见了他,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温柔地笑着,“回来了呀?”

“嗯。”他点头,又看了一眼何可人,只一眼,便迅速收回了目光,走到冰箱前,将购物袋里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去。

再直起身的时候,何可人看着他,笑容美好,“今天刚好碰见了清清,就过来坐坐。不会不欢迎吧?”

“不会。”他忙接话。

邬清看着何可人,笑,“你去客厅坐着吧。我这也快忙完了。”

顾锦言停了片刻,才说,“我来做饭吧。”

“你去陪着可人吧。难得我想在可人姐面前露一手。”邬清将顾锦言往外推,“你们俩也好久没见了吧。”

顾锦言没再坚持,他看着何可人在沙发上坐下。迟一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着何可人,往她身边挨了挨。

顾锦言倒了两杯水,走过去,放在何可人面前的茶几上。

迟一一抬头看着顾锦言,格外礼貌地喊着“叔叔”。何可人低下头,温柔地说,“要喊舅舅。”

“舅舅是,安年爸爸……”迟一一对这个称呼表示抗拒。

“那个是小舅舅。这个是妈妈的哥哥,是大舅舅。”何可人的声音又轻又柔,春风似的。

“舅舅好~”迟一一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依着妈妈的意思,看着顾锦言,又重新叫了一遍。

顾锦言应下来,走过去,将迟一一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下次舅舅带你去玩好不好?”

“好。”迟一一眼睛格外亮,答得响亮。

哥哥。继母带来的兄长。到如今,对何可人而言,他的身份也就仅此而已。他不曾怀抱过其余的希望,自然也没有失望可言。只是,一颗心,却越跳越慢,跳不动了一样。

何可人看着他们两个,“你和清清,什么时候要孩子?结婚都快一年了吧?”

顾锦言一怔,看了一眼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海绵宝宝,沉吟了片刻,才说,“这个,我们不急。”

“是因为那件事吗?”何可人毫不避讳,直接问道。

那件事,他和她都懂得,无需细说。

果然,顾锦言沉默下来,半天没言语。

迟一一坐在那看电视看得津津有味,眼睛圆圆的,直直地盯着电视屏幕,时不时咯咯地笑起来。

“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给你自己一次机会吧。你这样,对邬清不公平。”何可人的声音很低,清凌凌的,清泉一样。

那是他最爱的声音。

是他最爱的人。

“我不后悔和你在一起的这么多年。可是,如果人生重来一次,我不会选择你。”

她静静说着,每一个字,都像是钉子一样,戳在他的胸口。

厨房里,邬清虽然在烧着菜,可是却明显地心不在焉.她的心思完全不在眼前的锅碗瓢盆至上,目光时不时地落在客厅里的那两个人的身上,想要从顾锦言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只是,顾锦言坐着,背部僵直,几乎没有说话。只有何可人,平静地在说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