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合籍大典paly ②】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其实刚知道这个新任魔君就是君墨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亢奋的。

龙渊大陆的所有势力都经历了一场浩劫,整个大陆所有排得上号的势力,都因为当初脱离了自己老窝,前往玄真宗这个事发地,而造成后方空虚,给了魔道众人可乘之机,以至于势力大损。

这之后,又是分神期以上的老祖宗的大量陨落,当真是雪上加霜。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众人才悚然发现,原本应该损失最惨重的玄真宗,竟然反而是实力保存最完整的!

当他们知道魔道新实力头子竟然是君墨的时候,心中的警钟顿时就嗡鸣了——万一玄真宗跟魔道彻底合并,谁还能抵抗得了这个庞然大物?!

所以,看到君墨如此大张旗鼓地上山的时候,他们其实是期望看到这位新兴魔君,为了争夺主位,跟整个玄真宗掐起来的。

想想吧,合籍大典,尤其是这种道侣双方都是男人的合籍大典,若是不能在大典上表明优势,很明显,就会在所有人眼中留下不可磨灭的、低对方一等的印象。

在众人心中,这样的事情,只要是个男人就忍不了的吧?

当双方的人马对上的那一刻,他们几乎是在内心里呐喊——干起来啊!哪怕是留下个心里不舒服的印子也是好的!

然而,君墨那一句响亮至极的“嫁妆”,却打断了所有阴谋家的幻想,甚至惹得好几个都忍不住面目扭曲了起来。

你作为男人的尊严了?!

你作为如今魔道第一人的脸面了?!

还要不要了!你竟然,竟然提前这么久冲上山来,就是为了把你的嫁妆送上来?!

君墨可不管这些,他这么郑重其事的来,为的就是一个门当户对,为的就是打肿这些想要看笑话的人的脸。

他与师尊,就是绝配,不容半个人质疑!

“算你小子识相。”肖子烨低低地哼了一声,故作挑剔地看了那些嫁妆一眼,嘴角微微上扬:“还有一个时辰就开始了,你先去见你师尊吧。”

他说着,侧身让开了位置。

“多谢肖师叔!”君墨温润地笑了一声,声音不紧不慢,然而那动作,却快得让人看不清。

他话音还没有彻底落下的时候,背影已经消失在通往内院的拐角处了——这真是他们这辈子见过的最着急嫁人的……至尊强者。

楚秋冷着脸看了肖子烨一眼,一张娃娃脸就像是被冰冻了一样:“所以他明明说了要把人接走,你还是同意了!”

肖子烨啊了一声,呆了呆,原本满意的眼睛顿时就变成了恼羞成怒:“不是说好了成亲以后还住在这里吗?!”

当时议亲的时候就说好了的,掌门师兄可以作证。

楚秋呵呵了一声,熊着一张娃娃脸,转身就走:“他当时的原话是——只要师尊愿意的,我都同意。然而你以为,你现在这一让,林霄可能不改变主意?”

肖子烨忍不住又啊了一声,肯定地道:“小师弟是个说话算话的人……”

萧柔温温柔地笑了一声,眨了眨眼睛,呢喃一般地叹息了一声:“我听说,山下不远处的那个城镇,如今已经变成了某位魔君的老巢,阵法严密,禁制数不胜数,哦对了,据说还有不少类似于小绝杀阵的阵法遍布,连茅厕都没有放过呢……”

所以说,这样守卫森严,禁制无数,却又华丽得让人惊叹,巧夺天工得让人呆滞的城镇,说好了是要作为新婚礼物送给小师弟的……

在这种情况下,人不被拐跑?呵呵。

肖子烨茫茫然地看了两人一眼,想起孟清云几次三番对自己欲言又止,最后只说了个“不要对那小畜生太客气”之外,便再没有了交代,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此刻,正被他怨念着的小畜生,却已经闪身来到了林霄的房门外,伸手,轻轻推开了房间的门。

才三天不见而已,君墨却觉得像是过了三年那么久。

然而当他走进了屋子的那一刻,当他看到屋子里正静静坐着的林霄的那一刻,他却又觉得,他仍旧和他亲密得像是从来都没有分开过。

“师尊……”

他低低地呼唤了一声,走了过去,轻轻伸手将人抱在了怀中。

林霄恩了一声,没动,微闭着的眼睛甚至都没有睁开。

他盘膝而坐,两只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仍旧跟往常一样,不紧不慢地运行着真气,吸收着空气中的灵气。

“三天不见,师尊有没有想我?”君墨俯身在他耳边低喃,微热的呼吸就在耳侧,痒痒的。

林霄淡淡地恩了一声,仍旧没动。

君墨有些不满地眯了眯眼睛,干脆张嘴叼住了他的耳尖,语气中带着几分委屈:“师尊怎么都不理我?马上就要开始大典了,徒儿觉得自己的心里紧张极了。

这短时间以来,徒儿真是吃不好,睡不好,唯恐中间出了什么变故,所以只能不停地检查整个合籍大典的程序,努力让一切都变得更加完美……”

他简直是玩命地在办这一场合籍大典啊,程序上一遍遍检查停不下来,每一个细节都一遍又一遍的在脑中演练,推测,将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全部都想好了解决的对策。

至于那些有可能威胁到这一场合籍大典的人……

可惜那场景实在是不太适合在今日说出来,不然,他一定会说出来让师尊高兴高兴的……

好吧,他承认自己真的紧张的要死!这三天没来见林霄,何尝不是因为他怕控制不住自己呢?然而看到林霄这般淡定地还在修炼,他又忍不住委屈和手痒了。

师尊怎么可以这样让他一个人紧张呢?

“我……”林霄周身的灵力终于有了一瞬间的凝滞,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一双清透黑亮的眼睛里,隐隐带着几分血丝:“我也……很紧张。”

他板着脸,俊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然而眼睛里的血丝,却在无声息地透露着什么,比如——他已经很久没睡好了。

“师,师尊……”君墨瞧着那双兔子一般的红眼睛,忍不住呆了呆。

林霄伸手,一点点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撕了下来,一手捏住了他的后颈,缓缓地朝着自己压了过来:“不修炼,我完全不知道可以做什么。”

他捏着君墨后颈的手紧了紧,紧绷着的俊脸上依旧清冷一片,然而那漂亮的耳尖子,却早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灼烫一片。

他恶狠狠地贴上了君墨的唇,一字一顿地道:“所以,你把所有事情都做完了,又躲起来不见我,不修炼的话,我可能会……”

……紧张得想要逃婚!

君墨片刻的愣怔之后,脸上露出了畅快的笑意,他正要亲回去,却不想林霄狠狠地吻了他一通之后过完了瘾,压完了惊,直接扔开他就站了起来。

“师尊……”他不禁有些委屈地叫了一声,清润的眸子里带着水光,显然对这清浅的久别重逢感觉到深深地欲求不满。

林霄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伸出了手来:“走吧。拜堂……成亲!”

君墨被最后的那四个字弄得心潮澎湃,脸上的委屈瞬间消失,只剩下了一片灼热和偏执一般的痴迷。

他看着林霄逆光而站的样子,一伸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死死地将人攥在了掌心:“恩!拜堂!成亲!”

他顿了顿,眼睛里就像是燃烧起来了炽烈的火,与他并肩而战,在走出了院子,穿过长长的通道之后,他紧了紧握着林霄的手,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感觉到了他的回应。

他们走向了众人,在玄真宗所有人欢快愉悦的目光中,紧紧地依偎在一起。

君墨唇边的笑意一点点加深,又重复了一遍拜堂成亲之后,用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够听到的声音,缓缓地加了一句:“然后……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