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我们马上记住本站网址,www.qindi.net,若被浏/览/器/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第九十章番外

“其实我不是一个爱炫的人,只是我家宝贝儿太完美,我家宝贝儿。。。。。。”

屏幕那头的娃娃脸女生正一边赶论文一边和一个叫“苏禹晨老公”的网友聊着天,实在是忍受不住他格外痴汉的语句了,果断将论文给放在了一边,啪啪啪地迅速敲打着键盘。

“不要再说你家那口子了,就算他再好能赶得上我们小苏苏吗?我告诉你,我们小苏苏。。。。。。”

秦焕琛坐在更衣室内,皱眉望着那个叫做“苏禹晨胖次”的苏家粉丝群的群管理打着字,又打出了那段自己说的宝贝儿就是苏禹晨的事实,果不其然被群嘲了。

虽然秦焕琛的那个微微小号被曝光了,可是这些个潜伏在十几个苏家粉丝群中的企鹅小号还是坚-挺存在的呢。

不相信是吧?看我找张照片闪瞎你们的钛合金狗眼!

秦焕琛暗戳戳地打开了自己偷拍下来的珍藏,可是看来看去却是一张都舍不得拿出来。

正纠结着呢,门外就传来了苏禹晨的敲门声。

“秦焕琛你是穿礼服还是穿花呢?赶紧的给我出来!”

不就是穿套白西装嘛,至于连人都不敢见了嘛,又不是叫你穿婚纱!

苏禹晨格外地鄙夷自家男银。

那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能鄙夷的地方,不鄙夷个够本怎么能行?

知道自家宝贝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秦焕琛只得拧着眉一脸凝重地走出了更衣室,眼神落在一瞬间呆滞了的宝贝脸上。

果断转身走人,我就说这种白西装不行的了,还非叫我穿。

秦焕琛心下微恼,虽然脸上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

可是才刚刚迈出去了一小步就被人给从后面给死死地抱住了,紧跟着就听到了自家宝贝格外兴奋的叫声:“嗷嗷嗷,我男人穿白西装好帅!”

秦焕琛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地向上翘起了个细小的弧度,方才迈出去的脚立时便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

他强力压下想要牵扯嘴角的冲动,总觉得在自家宝贝儿的面前,面部肌肉老是不受控制呢。

“嗷嗷嗷,秦焕琛你个老闷-骚,我知道你想笑,想笑你倒是笑粗来啊!”

苏禹晨放开秦焕琛那个触感格外好的老腰,走到秦焕琛面前直接就是往上一蹦,然后双臂一弯抱住秦焕琛的脖子。

秦焕琛的大手迅速拖住苏禹晨的屁屁,虽然动作沉稳,心里却是忍不住的一颤。

还好我是秦焕琛,还好我秦焕琛反应的快,还好,我会永远陪在自家宝贝儿的身边。

“啵”的一声,苏禹晨吻上秦焕琛的唇,然后就是一副威胁的口气道:“说,你笑不笑?”

秦焕琛眼神幽深。

这么好的福利,当然,不笑了。

于是秦焕琛摇了摇头。

苏禹晨瞬间就怒了。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到了手就不珍惜,说,你是不是嫌我烦了不爱我了?”

宝贝儿,你昨天一定是偷看了我下到小电里的韩剧了。

不过,这样嫁夫随夫倒也是不错呢。

秦焕琛心里想着,然后俯身低头吻上了苏禹晨的唇。

“宝贝儿,我爱你,比爱我自己还要更爱你。”

“这句台词是哪部剧里的?苏的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苏禹晨脸微红的从秦焕琛身上下来,又故作镇定的替秦焕琛理了理方才被他弄皱了的西装。

虽然他的帮忙反而叫那西装上的皱纹又添了几条。

“这部剧的名字叫,”说到这里,秦焕琛故意顿了顿,双手放在自家宝贝儿的肩膀上刻意的放柔了声调道:“秦焕琛和苏禹晨的爱情故事,你觉得怎么样,嗯?”

对上那一双饱含深情的眸子,苏禹晨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了的好吗?

尼玛,这完全HOLD不住啊喂!腿都软了身子也酥了好吗?

尼玛,今天还要去教堂说那句经典的我愿意呢啊!

“嗯,嗯,好。”

苏禹晨下意识的顺着秦焕琛的话语点了头,然后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各种想捂脸了。

方才那个被迷昏了头犯了花痴的那个蠢货绝壁不是我!

“行了行了,我们快走吧,他们都还在教堂等着我们呢。”

苏禹晨转身就想要往外走,再待下去他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扑倒某人啊!

可是,右手却是突然被人从后面给拉住了。

不要吧,这样一路手拉着手走过去会不会太高调太刺激人了啊!秀恩爱不光是伤人心它也伤人眼啊。

“等等。”

秦焕琛说着走到苏禹晨的面前单膝跪地,动作轻柔的将苏禹晨那只调皮的跑进鞋里的裤脚给拿出来。

“这样就可以了。”

然后男人自顾自的站起身,颀长的身影再次变得高大起来。

只不过,

为了身边的那个矮上他一头的男人,他依旧随时都可以单膝跪地放低身子。

爱情里没有谁比谁高贵,只有,哪个爱的更多一些。

苏禹晨看着自己那只被放开的手,撇了撇嘴,切。

可是秦焕琛却是走到他面前然后弯下了身子,低沉的嗓音缓缓的响起:“上来吧。”

什,什么?

苏禹晨有些发傻,上来是神马意思?

“背你啊,小傻瓜。”

苏禹晨还想问问为毛要背自己啊?可是在秦焕琛招了招手之后,他就习惯性的蹦上去了。

好吧,真的只是习惯而已。

秦焕琛背着苏禹晨往停车的地方走,后面的摄像头悄无声息的跟上,虽然时不时的会传出来一些压抑的充满了兴奋的叫嚷声神马的。

嗯,顺便说上一句,今天的摄像人员都是苏禹晨的忠实粉丝。

坐上小飞人儿标志的车子,然后开车,再然后一步步逼近教堂,苏禹晨发现他的心脏居然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跳动起来了。

掌心湿热,微凉的指间被另一只手掌满满的盖住。

苏禹晨抬头,看到秦焕琛在冲着他微笑。

是真的在笑,这个男人的眼角都已经笑出皱纹来了。

“我们进去吧。”

“嗯。”

手被秦焕琛拉着,苏禹晨突然就不觉得紧张了。

就像水之于鱼,在水中畅游着的鱼儿,哪有不快活的呢?

花白胡子的老牧师用着他那略显怪异的中文语调,认真的念出那句誓词。

“苏禹晨,你愿意与秦焕琛结为夫夫吗?与他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英俊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他、安慰他、尊敬他、保护他?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他永远忠心不变?”

“我愿意。”

苏禹晨注视着秦焕琛熟悉的面容,缓缓却是坚定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等到真正要说出来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困难和矫情了呢。

自打知道自己爱上男人的时候,苏禹晨从来都没敢想过自己也会有结婚的这一天。

他情不自禁的对着秦焕琛微笑,然后在他同样说出“我愿意”这三个字来的时候,绷住湿润的眼眶紧紧的和秦焕琛拥抱在了一起。

亲爱的你,是上天送予我的最好礼物。

我爱你,比爱我自己还要更爱你。